富貴不能吟-第504章 看走眼了
更新時間:2018-06-13  作者: 青銅穗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富貴不能吟 | 青銅穗 | 青銅穗 | 富貴不能吟 
正文如下:
第504章看走眼了

第504章看走眼了

戚繚繚驚:“您難不成想讓我跟他和離?”

沈氏臉色一沉:“離不離的,再說!”

戚繚繚蔫了:“他還在養傷呢……”

“王府身邊那么多人,連個侍奉的人都沒有嗎?還想讓你大著肚子上前侍候不成!”沈氏拍起桌子。

知道再說便等于火上澆油,戚繚繚立時閉嘴。

三人見她老實,火氣稍歇,楊氏耐著性子道:“怎么不早跟家里說?!”

也不是不知道他們年輕人新婚里頭會把持不住,所以出閣前是服了藥作準備的。

眼下這……這可真是防不勝防!

“早說又能有什么別的不同?”戚繚繚攤手,“只要我懷孕,燕棠就會被認作言而無信,你們一樣也會為我擔心憂慮,但這種事情不可能倒得回去。

“而就像他剛剛說的,之前我們自己都沒有想好。沒想好之前,怎么好跟你們說呢?”

她要不是之前把燕棠逼著做了決定,到眼下只會更亂。

屋里三雙眼睛便全都瞪起她來。

半晌,靳氏忽然驚聲:“完了!大姐一到關鍵時刻總不得勁兒,我怎么覺得她只怕會站在小妹這邊?”

當初所有人反對她去西北,只有戚如煙一個人力挺她!

沈氏楊氏聽到這里面色也是一滯,還沒來得及答話,丫鬟就進來了!“太太,侯爺和世子都回來了,還有大姑太太和大姑老爺也都過來了!”

三人木著臉自戚繚繚臉上掃了掃,隨即出了門。

戚繚繚攀著門框往外瞅去,只見靖寧侯果然當先打頭大步如飛過來了,臉上寒霜仿佛能直接把人凍死!

而后是沉著臉看不出深淺來的戚如煙以及一來就把視線直直對準了燕棠的蕭謹,戚東域緊隨其后。

再之后就是去而返回的戚子煜,這會子他的神色倒是不如之前難看了,進了門還能先跟葉太妃施禮,然后環視眾人。

她抬步要出門,魏真不知自哪里閃出來,悄聲道:“王爺有吩咐,請王妃就在屋里呆著,免得受驚。”

她便又把伸出去的腿給縮了回來。

她倒不是防備著孩子受驚,而是想著她這一露面,只怕靖寧侯他們瞧了會更生氣!

這一行人進了屋,廳堂里就捅擠起來了。

燕湳原在隔壁邢家玩兒來著,聽說家里出事,也趕了回來。

靖寧侯繃著臉掃視了一圈屋里,目光落在燕棠臉上定了會兒,而后提袍坐下來,說道:“這是通知我們娘家人過來收喜餅,還是來讓我們過來給姑老爺夸功呢?”

燕棠縱是做好了準備,臉上也難免掛不住。

黎容走出來道:“侯爺息怒,我們王爺今兒是特地請諸位過來當面賠罪的。”

“賠罪?”靖寧侯哈地一聲,“這可擔當不起啊,你們王爺何罪之有?他能耐都大到上天了,打了個仗還帶了個孩子回來,誰有他能耐?

“戚家有這樣的姑老爺,我們很榮幸啊!還賠什么罪?是我該跟他賠罪!咱們有眼不識珠啊!”

每當這個時候戚家上下總是格外齊心,包括戚如煙和蕭謹在內都涼嗖嗖地往燕棠看過來。

燕棠無地自容,但他心里有數,今兒他姿態只有更低沒有最低。

于是道:“大哥教訓得很是,我年輕,不懂事,您肯管教我,是我的榮幸。”

葉太妃也說:“是啊,這回是他錯了,北溟你們只管說他,他年輕氣盛,有時候稍不留神就逾矩了,也是欠教訓!”

又怒瞪著燕棠:“還不把事情前后都給說清楚!大家肯過來是看在你受傷的份上,難不成你還要等著大家問你么?!”

燕棠沉了口氣,順著話將事情大略給說了,然后道:“不管是不是意外,追究起來也沒有意義,總之錯在我,大哥想怎么發落,只管說就是。”

靖寧侯肺都要氣炸!

“合著那日你跟我說想生孩子不是想生而已,而是已經有了!你們干的好事兒!”

一張楠木桌子,就這么在他掌下裂成了兩半!

燕棠垂頭不吭聲,戚子煜瞧著,也冷著臉扭頭看向了門外。

靖寧侯火冒三丈,指著他道:“我沒有想到你是這樣一個人!當初是我看走眼了,我就該聽從子煜勸阻不讓你們成事兒!

“我戚北溟嫁妹子給你讓你拿來疼的,不是讓你拿來糟踏的!

“子煜你去把你姑姑給我請出來,領回戚家去!這親事,我回去還得好好斟酌斟酌!”

要不說怎么說是夫妻呢?這連氣都沒通過,撂出來的話都是一樣一樣的!

戚子煜聽到扯上他,也驀地抬頭頓在那里。

“不可!”燕棠撐著扶手就要起身,腰間傷處被扯到,疼得他冷汗都飚了出來!

“我和繚繚已經明媒正娶成了親,怎么能說往回帶就往回帶呢?大哥你生氣我能理解,想怎么著我都行,這人可不能隨便往回帶!”

葉太妃也起了身:“有話好好說!實在不行,你就打他一頓泄泄火!就是打殘也是他活該!說起來都怨我,都是我不夠仔細,養出這么個不知輕重的東西來!

“這拳頭你要是下不去手,那就我來!——云嬤嬤!你著人去架板凳!板子挑那扎實的來!”

靖寧侯忿然拂袖。

沈氏見狀則沉氣上前,與葉太妃道:“我們也不是那混帳的人,這事兒怨不著您!”

燕棠心下猶自氣血翻滾:“打我也好,罵我也罷,就是卸我胳膊腿我都沒意見!

“可繚繚是我妻子,他肚里孩子是我骨肉,意外的事情誰都算不著,可若我連妻兒都保不住,我也枉為人夫人父!她不能走,我則隨便你們處置!”

“你給我住嘴!”靖寧侯往那裂開成兩半的桌子上又拍了一掌,“合著這個時候你知道這是你妻子了?讓她懷孕的時候沒想過她生孩子有危險?!

“妹子是我的,你不把她當回事,我們戚家便不用你伸手!她留在家里我好吃好喝供著她到壽終正寢為止,不比當什么王妃差!”

說完他揮手道:“你們還愣著干什么?還不去把人帶出來?!”

熱門、、、、、、、、、、、、、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