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貴不能吟-第506章 讓朕背鍋
更新時間:2018-06-14  作者: 青銅穗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富貴不能吟 | 青銅穗 | 青銅穗 | 富貴不能吟 
正文如下:
您可以按"CRTLD"將"傲宇閣"加入收藏夾!方便下次閱讀。

第506章讓朕背鍋

這孩子按理說是不能要,可冷靜想想,的確如果孩子爹娘沒有要落掉的打算,旁人是不能強行作決定的。

燕棠可是功勞甚重的功臣英雄,且他身世又還有段鴻飛殉國這段才公布的隱情,哪怕戚家是娘家人,真要給他們做了決定,跟燕棠結了仇不說,回頭還得擔個欺人太甚的名聲,犯得著么?

就是橫心留著他,那回頭生產時真出了什么岔子,怎么著皇帝也得跟著著點急。

全天下最得用的太醫不就在宮里嗎?他若說留下這孩子,那怎么著也得想辦法給她妹妹多添點保障吧?

有他皇帝發話,還能由著那幫太醫們耍滑頭?

滿屋子人愣完半晌之后隨便眼睛全都亮了!

可不就是這么回事兒?

眼下就是把燕棠打殘也不過是暫且出口氣,事情真的在解決么?

說來說去擔心的都是戚繚繚的安全問題,宮里那么多太醫,全是有著精妙醫術的高手,萬一到時候生產時發病,若皇帝能發話,集那么多人之力,總歸能讓她活命的機會增加不少吧?

就算是皇帝也不想冒這個險,下旨說不留,那旨意是他下的,自有他去跟燕棠解釋!

而戚繚繚小產后的身子骨,他不也得讓太醫好生調理才像話?

總而言之,只有哄著皇帝上了這趟“賊船”,讓太醫們不得不上心,戚繚繚的安危才能有更大保障不是!

倒沒想到她居然把皇帝都給算計了進來,靖寧候都忍不住稱贊了:“是這么個說法!現如今孩子爹給不了交代,孩子祖父又不在了,那不就得去跟他這‘半爹’拿主意?我怎么沒有想到!”

戚繚繚也忍不住跟她大姐投去祟拜的一眼,心道這人怕是活成精了。

“要不我們家怎么向來都是如煙當家作主呢!大哥你要是疲于家務,不如還是交給嫂子去,她們辦起事兒來不比咱們差!”這時候蕭謹又慢吞吞地開口了。

一句話說得在座女眷們皆面上泛光起來,心頭那沉甸甸的石頭也卸下去不少。

這時候門外走來丫鬟:“太太,太妃親自帶著太醫過來給小姑太太請脈了。”

眾人相覷起身,靖寧侯聞言也撐膝起來道:“看看也好。索性我這就進宮,——子煜,你著人去給我備馬!”

乾清宮里,皇帝剛剛打發走了與蘇沛英一道來稟事的太子,盤腿在炕上翻著禮部與鴻臚寺共擬來的宮宴章程。

因著燕棠重傷,這慶功宴沒了他這個主帥卻不行,因此宴會定在兩個月后,差不多也就是臘月中旬,那個時候他約摸是能到場了。

時間雖然還充足得很,但近來閑暇時候也多,找些事做做也不至于那么無聊。

李芳輕步進來道:“靖寧侯求見。”

那宮宴章程紋絲晃動都沒有,皇帝目光也沒有挪,看完了手里那頁內容才道:“傳進。”

少頃,腳步聲響起,接而人到了跟前,卻撲通跪下地來:“臣叩見皇上!”

皇帝把眼挪開,對著地下人的頭頂:“行這么大禮做什么?犯什么事了?”

“回皇上,臣沒犯事兒,是臣的妹子只怕是活不成了,還求皇上給個示下!”靖寧侯抬起頭,眼淚汪汪望過來,“臣那小妹子,就是皇上您給作主嫁給燕隨云的繚丫頭,她懷孕了!

“她可是有頑疾的人啊,她怎么能輕易懷孕生子呢?這可是要命的事情啊!

“當初他們成親之前臣就跟他說好了暫不考慮子嗣的,那鎮北王他也答應了,如今意外懷上了,當然臣不怪他,可是臣再大度,這孩子畢竟是有了呀!您說這是生還是不生呢?”

皇帝看了他一會兒,放了折子,伸手拿著紙鎮在手里撫了撫,復望著他:“這事兒找朕干什么?”

“臣實在是很為難啊!按理說這事得找鎮北王他爹,可他爹不是為國捐軀了么!

“臣想來想去,只好來求皇上給個示下,您說究竟是保孩子呢,還是保大人?”

靖寧侯嘴舌利索,順著話頭就往下:“保大人的話,戚家可擔不起謀害功臣子嗣的罪名,保孩子的話,那——那臣那可憐的妹子!臣可是嘔心泣血才把她養到這么大的呀!”

說著說著他又嗚咽起來。

“起來說話。”皇帝道。

“臣不敢,承蒙皇上指了門這么好的婚事,哪知道剛過門就懷上了,這生產那一坎可怎么過呀!一想到這,臣這腿就直不起來!”

靖寧侯嗚咽。

“那你是不想要?”皇帝無語地放了折子。

“這可輪不到臣作主,臣要是作了主,還不得被世人口水給淹死!到時候都察院和兵部怕是還得告臣殘害功臣子嗣呢!到時候少不得又得來驚擾您!”

皇帝忍了他半晌,扭頭望著簾櫳,跟李芳道:“傳太醫!”

太醫院倒也不遠,大白天旨意傳到,太醫們就麻溜地過來了。

皇帝道:“把鎮北王妃的情況跟他說說!”

幾個人領了旨,就輪流說起來:“按王妃的體質脈象來看……”

這幾個都是當初在西北以及回朝之后給戚繚繚把過脈的,靖寧侯逐個逐個地聽完,已經把剛才醞釀好的打定主意哭訴到底的情緒忘到了不知哪里。

“實際情況就是如此,只要王妃能克服恐慌,順產機率將大大增加。”

最后年紀最長的千金科太醫作出結論。

皇帝側首看向木然愣坐著的靖寧侯:“聽明白了嗎?”

靖寧侯回了神,兩掌在膝上搓磨兩下,說道:“那皇上的意思是,這孩子能留下?”

皇帝嘴角略抽:“朕能說不留嗎?”

靖寧侯呵呵著起身謝恩:“那臣就替妹子謝過皇上保命之恩了!來日有什么事兒,還請皇上看在她是您栽培長大的功臣遺孤的媳婦兒份上多疼惜疼惜!”

皇帝斜瞅著他冷哼:“你不就指著朕發話,回頭讓朕來背這個鍋嗎?”

“皇上言重!”靖寧侯攏手嘿嘿嘿,“主要是有您這九五至尊拿主意,臣這心里有譜啊!您可是天子,天子都說這孩子能留下來,那還能出得了事么!

“您放心,到時候他們母子平安,出了月子后,臣就是拿雞毛撣子趕也趕著她帶著孩子來叩謝皇上!”

網站地圖導航:

20122015傲宇閣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