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貴不能吟-合歡(19)
更新時間:2018-06-30  作者: 青銅穗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富貴不能吟 | 青銅穗 | 青銅穗 | 富貴不能吟 
正文如下:
正文卷

吳學士完全可以把這段瞞下來,或者打個馬虎眼兒,但他選擇了直言相告,蘇沛英當然得承他的情。

譚子韶錯在哪兒呢?官場有官場的規矩,走后門有走后門的套路。

無論如何譚子韶上面還有個吳學士,他昨日明言說他會去找吳學士,就表示這件事他來處理。

但譚子韶自作主張搶在他前面把這件事給說了,蘇沛英還能說什么呢?

從頭到尾,譚子韶這個分寸看上去拿捏得很好,他不掩飾自己想受重用的野心,也不掩飾他想求助他。

前面的事情看著都很上道,后面抖的這機靈,是不是就顯得有些聰明過頭了?

譚子韶如今他的收獲都是靠他的機靈獲得的,在昨日搶著去跟吳學士說過這件事并得到滿意答復后,他滿心以為自己這件事情是做到了圓滑完美的,當然不會想到此舉反而給自己帶來了麻煩。

衙門里等了蘇沛英一個上晌,誰知他也沒有要帶他進宮的意思。

耐著性子等到下晌,見他已經跟幾位學士交接公務,終于忍不住,拿著卷宗到了他的公事房:“時候也不早了,靖遠兄眼下可方便引小弟前去乾清宮?”

蘇沛英看了眼他,將手頭幾本冊子摞起來,說道:“聽說譚大人與吳學士私交甚好,我倒覺得大人經由吳學士舉薦面圣會更有勝算的多。

“畢竟我也只是個芝麻小官兒,雖然在宮里多走過兩趟,但往日還得仰仗院里各位學士指點關照。”

譚子韶察覺氣氛不對,立時道:“可是出了什么變故?”

蘇沛英笑而不語。

譚子韶縱然見識不如他多,到底腦子還算靈光。

仔細琢磨了一番他這話里話外,再聯想到他早上似去尋過吳學士,再想想自己,差不多也摸到了點影了,這么說來他昨日竟是不該去吳府那趟!

原還道自己做事圓滑周全,沒想到反倒壞了事……

想到這里也顧不得深想了,當即深揖到底:“是小弟疏忽,小弟原是擔心吳學士會有些別的看法,因此自作主張先去了吳家說明。

“一時失了輕重,小生賠罪。還望大人看在家岳面上,勿要怪罪于我。”

蘇沛英聽到他提及左晟,嘴角淺淡地扯了一扯:“賠罪不敢當。不過譚大人腦子很靈活,離睿智卻還差一點。”

譚子韶臉脹得通紅。

官場上有小聰明頂什么用?哪個爬上高位的沒點大智慧?

他這話說的隱晦,實則是在指他上不得臺面。

從前只覺得這位蘇公子面善好說話,如今這一接觸才知道人不可貌相,話里話外處處機鋒。

蘇沛英倒也并不是真要把他按到地下搓磨,不過是給喜歡自作主張的他一點小小警示而已。

看到他臉皮紫脹,便也收回目光,自一旁拿起張帖子伸過來:“今日當值的黃門郎姓張,你把這個給他,他會安排個合適的時機讓你見到皇上。”

譚子韶沉到谷底的心情又忽地揚上來。

他原是不抱希望了的,是他自己辦壞了事,蘇沛英就是撂手不管他也無話可說。哪里想到他還會給彼此留余地?

這么一輪下來,在他面前他竟再也沒有那絲身為侍郎府女婿、可以勉強與同僚平起平坐的底氣了。

“小生,謝過大人。”

到底把這禮給施下去了,才又接帖子離開。

蘇沛英等他走了,也起身下衙。

乾清宮這里,黃門郎收到帖子后看了譚子韶幾眼,最終讓他在廡廊下等待通傳。

倒沒見得等上多久,便見到了皇帝。

皇帝看過卷宗后也贊許了,問了問他的名字,提出了幾點意見,但也僅此而已。

昨夜里想好的要如何在御前表現自己的那番決心,經過蘇沛英那么一番軟刀子下來,已然打了折扣。

但到底事關前途,他又只能打起精神展現,皇帝落在他身上的目光也超不過一息。

出得宮來手心已攥出兩拳汗,想來想去也摸不透皇帝究竟對他印象如何。

“譚大人,左侍郎府上剛才來人傳話,說讓大人下衙后盡早去左府一趟。”

恰剛回到衙署,衙役就來傳話。

他心下微凜,含糊應了一聲,進屋收拾準備。

衙門里嚴格控制上衙時間,至于下衙,倒是沒限定什么時候,總歸是不耽誤公務便成。

左晟在書房里坐著,素日極八面玲瓏的一張和善臉,此刻卻眉頭微凝,不知道在想什么。

譚子韶打起精神,上前行禮:“岳父大人傳見子韶?”

左晟放下手里一枝筆,直了直身,沒像以往一樣和顏悅色地示意他坐,而是道:“你方才進宮了?”

“正是。承蒙沛英引薦,讓小婿拿著親自校正的文稿去面圣。”

到這里他還是有點心虛的,越過他而去見皇帝,很容易會讓人對他有些別的想法,所以他故意直呼了蘇沛英的名字,以暗示他們私交不錯,并不涉及別的方面。

左晟皺了下眉頭:“你跟沛英有往來?”

“同衙共事,多少積累下幾分交情。”他笑了下。

左晟也沒有往下追究,說道:“我記得你說你在乾州無親無故,也沒有妻室婚約,但我方才自鐘鳴坊串門回來,卻聽到點消息。

“說前些日子有個與你同鄉的女子找到京師來了,還自稱與你有婚約,在府衙與你對簿公堂,可有這回事?”

譚子韶剛剛才收住的汗立時又嚇了出來!

“沒有這回事!”他連忙上前半步,“岳父切不可聽信外人謠傳!那女子只是昔日我先生的女兒,兒時的確算是青梅竹馬,但我與她絕無婚約,一定都把她當成妹妹看!

“倘若我們曾經訂親,難道府尹大人還不會當場判下來嗎?!”

左晟未置可否。

先前聽到這消息的時候他也是大吃一驚的,譚子韶這個人雖然不如各權貴子弟那般雍容大氣,但他也自有他的優點。

他肯學,上進,雖然掩不住仕途野心,但是也有幾分真本事,而且知進退,也擅逢迎,從某些方面來看,這都是難得的。

大文學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