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貴不能吟-合歡(22)
更新時間:2018-07-01  作者: 青銅穗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富貴不能吟 | 青銅穗 | 青銅穗 | 富貴不能吟 
正文如下:

而他也不能把顧小霜怎么樣。

就算她有可能是潭州顧家的小姐,如果她要躲的話,其實顧家上京來的速度也快不過她躲避的速度。

而且他對顧家情況又不了解,他怎么知道事情一定會朝他想要的方向發展?

把銀票攥了半天,回想起跟林家這段緣的始末,不禁又想起紫瑛曾經令他傾慕不已的姿容,令他立志要娶她為妻而許下的誓言。

當初也以為自己定然在考完之后抱得美人歸,沒想到世事多變,老天爺讓他有了別樣的選擇。

他沉了口氣,把銀票往抽屜里一壓,攥拳撂下來。

宮里那場動靜頗大的慶功宴過后,顧小霜終于知道那個“隨云”是誰了。

又道聽途說了這位定北王與王妃相關的軼事,常常聽得津津有味。

蕭珩偶爾會來府里串門,但沒有再跟她打聽“知心大姐”。

招呼還是會打的,有時候還跟她嘮兩句她的功夫,她也沒當回事兒,半真半假跟他扯兩句就成。

這家伙著實極大程度上刷新了她對古代王爺的認知,在她接觸的有限的虛構小說里,身為皇子而且還是這么扎眼的皇子,不奪權當個皇帝好像都活不了多久。

但當她跟護衛們側面的聊起皇室時,他們倒出來的關于太子與楚王之間的軼事卻讓她幾疑人生。

她疑心太子會不會是口蜜腹劍,故意哄著蕭珩,但沒那膽子說。

說話到了年關,紫瑛幫著張帖出去的告示平靜得沒激起半點反應,倒是孫府這邊忙碌起來。

由于許靈鶯已能緩慢行步,于是她也開始了少量的外出。

近期就是去交好的人家串門,或者上街購物什么的,顧小霜白日里留在府里的時間很少,有時候連晚上還需要陪她出去應酬應酬。又或者家里來客需要留在左右。

這日去永郡王府作客回來,把人送回府時已是戌時。

外面天空下著雪,放眼四處白茫茫的,視線里隱約有星點燈火,映出街道宅邸的輪廓,這情形不多見,令人在街頭駐足了會兒。

“嗒嗒嗒!”

這天氣,路上居然還有馬來,為數還不少。

她讓開些,為首那匹馬眼看著到了跟前,馬上坐著的人卻忽然身子一歪,驀地往她這邊倒了下來。

顧小霜迅速撈住,一股酒氣撲面而來。

“王爺!”

后方的彭胤迅速下馬過來。

顧小霜就著雪光看著懷里這張臉,再嗅了嗅空氣里濃烈的酒氣,驀地撒了手。

“疼……”

四仰八叉倒在地上的蕭珩抱怨,身子一翻,又抱住了顧小霜的腿。

“這……”

侍衛們顯然有點不知如何是好。

顧小霜試著抽了下腳,抽不出來,翻了個白眼,只好蹲下去。撥了撥他手臂,哪里撬得開?沒奈何又只好抬頭:“喝了多少?”

“四五斤吧。”

“他酒量多少?”

“三斤上下。”

侍衛們也不知道怎么辦?就算能拖著抬到馬上,也定然會翻下來。

顧小霜暗里罵了聲“豬”,想起身后自家的柴房,說道:“先弄進去醒了酒再說。”

來開門的紫瑛認出了蕭珩,連忙去把阿吉的房間收拾出來讓他躺上去了。

又去熬了醒酒湯,端來讓彭胤他們給喂下。

接著又是嘔吐又是胡說八道的,折騰了半宿,天邊已經微微亮了。

顧小霜覺得自己怕是前兩次道的謝還不夠,以至于他逮著機會來折磨她。

簡單收拾完,要回房,床上人連嘆了兩口氣,卻睜開眼皮轉過頭來了。

顧小霜一肚子氣找到了正主兒,索性房也不回了,拖來椅子坐在了床對面。

“你怎么在這兒?”蕭珩花了有兩三息的時間認出她,然后東倒西歪地坐起來。

“因為我住這兒。”顧小霜抱著胳膊涼涼望過去,“楚王殿下不知道還記不記得昨夜怎么到的前面街上,又是怎么滾落到我腳底下,然后抱著我的腿不松手的?”

說到這里她長舒著氣,往前傾了傾身子:“您是故意的吧?是不是覺得那十兩銀子還了我又后悔了?”

不然的話分寸怎么拿捏得那么精準?偏偏就找上了她?

蕭珩也不知道聽進去沒有。

保持揉額的姿勢看了她有半刻,然后疑惑道:“你不是住柳絲胡同么?怎么住這兒來了?”

顧小霜端起桌上的殘茶潤了潤喉:“四海為家。”

蕭珩低嗤了一下,揚首打量了一圈四周,說道:“會不會下面?我餓了。”

顧小霜白著兩眼盯了他半晌,最終起身去下面。

蕭珩忍住心頭惡心,叫來外頭待著的彭胤:“讓別的人都回去,然后你去把我的枕頭接過來。”

彭胤愕住:“王爺不回?”

“不回。”他大爺往后一倒,又奄奄一息把被子拖過來,“這兒挺好的,絕對沒人找得到我。”

顧小霜端著面進屋,只見蕭珩已經下了地,正閑閑坐在圓桌旁研究梁下的燕巢。

“怎么有兩碗?”他說道,“我吃不了那么多。”雖然聞起來挺香的。

“一碗是我的,謝謝。”顧小霜塞了雙筷子過去,埋頭吃起來。

原本她是可以蒙頭睡大覺的,這大雪夜里,她們又燒不起炭,不鉆被窩還能干什么?

紫瑛卻完全把這家伙當成恩人自居,燒了水熬了湯,還打算守個夜。

她自己好歹是個練家子,熬個幾夜也不成問題,她這么柔弱,怎么撐得住?

最后只好把她推了回去,自己認命留下來侍候。

折騰這一夜,他都喊餓了,她能不餓?

“好吃。”蕭珩嘗了一口之后,開始大快朵頤。

顧小霜生受了。

兩碗面見底,她說道:“王爺走的時候煩請把門帶上,我就不送了。”

蕭珩不置可否。看她一眼,反揚唇道:“你還沒告訴我,你怎么會搬到這里來?”

顧小霜也扯了下嘴角:“那王爺是不是能告訴我,昨夜里又是為誰神傷?”

“這我可不能說。”

“一樣的。”顧小霜端起碗起身。

蕭珩嘆氣:“真想聽?”

顧小霜不想聽。他為誰傷神關她屁事?她不過是為了堵他的問話而已。

他卻主動地往下說起來:“我喜歡的那個人,她不喜歡我。”

(求月票。)

熱書耳根大神新作《》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