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貴不能吟-合歡(23)
更新時間:2018-07-02  作者: 青銅穗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富貴不能吟 | 青銅穗 | 青銅穗 | 富貴不能吟 
正文如下:
看小說就來6毛()

位置:都市言情

推薦:

顧小霜莫名想送他兩個字“活該”,基于人家是王爺,沒敢說。

但對方這么有誠意,她也不好裝聽不見,便復坐下,說道:“不喜歡就死心唄。”

“不能死心。”蕭珩掩嘴打了個嗝,“我長這么大就遇到這么一個對胃口的女人,哪那么容易死心。”

“那就追。”

“追不上。”

“這么沒自信?”

說實話顧小霜還確實有些意外的,畢竟像他這樣的人應該失戀的機會很小。

“她成親了。”蕭珩望著她,扶著并沒有茶的杯子嚴肅地說,“我求過她,也逼過她,還拿她丈夫的性命威脅過她,可她死活不肯改嫁。”

顧小霜默了三秒,脫口道:“禽獸!”

人家都已經嫁了人居然還不放過!

蕭珩笑起來,莫名覺得有趣。

顧小霜不知道他哪里來的臉笑,他究竟知不知道他這樣道德敗壞罔顧人倫?

但她沒那個興趣教育他怎么做人。何況人家的情感隱私,她也沒資格置喙。

拿起碗來要走,他忽然又說道:“你租這個院子多少錢一個月?”

顧小霜覺得他問得稀奇:“您體驗民生?”

蕭珩給了個欣然聽之的表情。

她說道:“一兩五錢銀。”

蕭珩想了下,伸手拍拍荷包,沒有碎銀。再摸摸袖口,只有幾張銀票。他隨手抽出一張來擺在桌上:“我想在這兒住幾日,這是賃錢,希望你能答應。”

顧小霜看了下那面額,又瞇眼研究了他半晌,說道:“不答應。”

“為什么?”

“廟小,容不下大菩薩。”

顧小霜堅定地銀票推過去。

放著好好的王府不住,偏花十兩銀子跟她租房借住,這不是閑得慌么!

再說了,銀子雖然可愛,可是失戀的人惹不起。照他昨夜那副德性,誰知道他會不會天天買醉喊她侍候?她要有那當下人的興致,當初還至于四處碰壁?

“顧小霜,”蕭珩又嚴肅起來,“你看咱們也認識這么久了,不如從今天開始交個朋友。”

“交不起。”顧小霜舒適地靠在椅背上,喝了口茶。

蕭珩陰臉瞪著她。半晌,他散了臉上烏云,又道:“上次好像聽你說你在找什么表哥?找到沒有?”

顧小霜扭頭看過來。

他咧嘴道:“我幫你找。”

顧小霜出門時看到挾著個枕頭回來的彭胤,才想起剛才他那幫侍衛不知上哪兒去了。

再看看這枕頭,才反應過來蕭珩那家伙竟是早就打定主意賴下不走。

但已經沒有辦法了,銀子已經收了,也沒能抵抗得住他給出的豪華誘惑,只能睜只眼閉只眼。

當然這是跟紫瑛商量過的結果,紫瑛起初也納悶了一下,后來聽說對方失戀心傷,扛不住泛濫的善心,滿口答應了。

由于蕭珩側面地幫過她們兩次,她已民經對他有了先入為主的印象,加上他是高高在上的皇子,又不是不知根底的宵小,住幾日就住幾日。

她不肯收錢,但顧小霜說不收錢就名不正言不順,她想想也有道理,就認了。

顧小霜當然不是真的這么想的,收錢是因為不甘心讓他白吃白住啊。

踏著大雪到了孫家,許靈鶯正在跟身邊的嬤嬤說話,于是她站在廊下看了會兒雪景才進去。

“我要送份禮去鎮北王府,你幫我去一趟。”

這陣子府里老有禮尚往來,這不稀奇。她說道:“我一個人嗎?”

“胡嬤嬤會跟你去的。”許靈鶯在說到這件事的時候,眉宇之間又浮現出讓人看不懂的情緒來。

顧小霜不知道她跟燕隨云之間有什么過往,不動聲色地應了,跟胡嬤嬤拿著幾乎占據了半車廂的禮去往泰康坊。

她如今對燕京已經有八成熟悉,這個近年來很負盛名的泰康坊這卻還是第一次邁入。

這次來拜訪的是葉太妃和定北王妃。

“孫夫人近來怎么樣?”

巧的是這對婆媳正在暖閣里喝茶,在場應該是還有女眷的,因為桌上還有兩三個杯子。見過禮之后這位定北王妃就笑瞇瞇地問起她們來。

“承蒙王妃惦記,我們夫人還是老樣子。”胡嬤嬤陪著笑說道。

顧小霜由于只是陪同前來,不必上前答話,此刻默默觀察著這兩位大殷朝的貴人,總算是又刷新了很多對貴眷們的認知。

守寡多年的鎮北王太妃看上去也就四十左右,打扮雖然較為保守,但是神采奕奕,目光清澈,因此看上去比實際年齡要年輕很多。

而這位以“煞名”出道的定北王妃,肌膚豐潤,水眸櫻唇,目光犀利,言笑自若。

雖然看外形只有十六七歲,但是氣質上卻又顯得比同齡女子更成熟嫵媚,端正坐姿下,又顯得風情萬種,是那種讓人仰視而不是可隨意褻玩的迷人風情。

由于也聽說過定北王是個端凝自持甚至是有些高冷的男子,此刻面對這樣魅力外放的王妃,一時間她倒想象不出來性格看似完全不同的他們,究竟是如何相愛的了。

“回去跟你們夫人說,過幾日等雪化了,我去拜訪她。”

正漫無邊際地想象著,那邊廂王妃又已經有話下來。

顧小霜跟著胡嬤嬤施過禮,退身告辭。

戚繚繚等她們走后,跟葉太妃道:“孫家這次送來這么重的禮,怕是許靈鶯還在為許潛的事內疚罷?”

葉太妃道:“人之常情。你收下便是了。”

戚繚繚笑了笑,然后起身:“我去看看子湛的古董羹能吃了不曾?”

葉太妃囑道:“少吃些肉食,仔細躁,夜里睡不好。”

“我就去湊個熱鬧!”

戚繚繚回應著,人已出了去。

暮雪齋里氣氛已經高漲到屋頂都快掀破了,原來是戚子昂跳起了前不久不知道自哪里學來的韃靼舞,屋里男女分成四桌,戚家大小七個都來了,人差不多齊了,只差蘇沛英還沒來。

燕棠在門下張望,看到她來就勉力下了石階:“斗蓬呢?”

“熱。放屋里了。”戚繚繚順勢往他懷里蹭了蹭,然后進了屋。

燕棠終不放心:“怎么會熱呢?這么大的雪。”

“有身子的人都怕熱,你居然連這都不知道?”戚子煜隔桌鄙視。

燕棠不能久站,坐下來:“是啊,哪像你,親都沒成,卻什么都懂了。”

戚子煜僵了一下,看向藍明仙。

藍明仙托腮看著他倆,挑了挑眉。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本站所有小說均轉載于網絡,若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本站管理員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回應,感謝您的合作與支持!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