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貴不能吟-合歡(24)
更新時間:2018-07-02  作者: 青銅穗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富貴不能吟 | 青銅穗 | 青銅穗 | 富貴不能吟 
正文如下:
賬號:

密碼:

最開始戚子湛的古董羹只有泰康四煞作為擁躉,一趟北征回來,如今已經發展成了整整四大桌。

今日黃雋正好到王府來拜年,因此也在,輕車熟路地路去廚下給戚子湛做了左右手。

他們倆現如今十分投契,時常在一塊兒搭檔。

戚子湛本無架子,黃雋跟在坊間混得多了,已經比從前自信大方了很多,除了面對燕棠的時候仍像耗子見了貓以外。

蘇沛英出門走親戚,到得晚了些,坐下先自罰三杯。

然后邢炙揚首看了看在座,說道:“好像還差了個人。”

“二姐去姑母家了。”邢小薇一看他似笑非笑瞥著程淮之就知道他什么意思,接著話說了下去。

程淮之面上也在笑,朝著戚子赫他們這邊,仿佛并沒有在意他們說什么。但終究不夠自如。

由于邢小薇拒絕了程淮之,他們倆那點事早已經傳遍坊間,好多蛛絲螞跡被挖出來。

當中是非外人雖無從知曉,但程淮之是男人,無論如何都沒有把邢小薇推上風口浪尖的道理,因此玩笑話里的矛頭多還是沖著程淮之來的。

求婚被拒之后,昔日從自己嘴里吐出來的那番擲地有聲的話反倒字字句句格外清晰,燕棠他們私下里問過程淮之多次緣由,但他哪里有什么臉說呢?扎心也好戳肺也罷,都是該他受的。

“說起來又還缺了一個,最近楚王都沒怎么上坊間來!”

戚子煜岔開話題。

有了同袍作戰的情誼,蕭珩儼然也已成了半個泰康坊人。

“他呀,最近被皇上逮得緊,昨兒又跟陳國公家老二拼酒,輸得落花流水,怎么回去的都不知道,我猜著這兩日怕是不會露面的了。”戚子赫笑著說。

昨日里陳國公世子在翠湖邊請了幾個子弟喝酒,戚子赫也在,半道忽然下起大雪,幾個人酒興就上來了,不知不覺喝到了夜半。

戚子赫因還要去沈家接沈氏,因此沒怎么多喝,蕭珩那幾個收不住勢,最后那場面便很可觀。

大伙酒量如何彼此都有數,也都能猜著蕭珩那德行。

“來來來!吃肉吃肉!”戚子湛領著一路捧著盤子的丫鬟一進來,氣氛便到了高潮。

屋里蒸蒸熱汽與屋外漫天雪飛一對比,好不快活!

蕭珩拿著把躺椅在窗下,雖沒有炭,但褥子鋪得厚厚的,如此身在簡樸小院里醒著酒,也很快活。

打從前陣子皇帝讓燕棠勸他留京,后來這些日子宮里那位便隔三差五傳他去喝茶吃飯聊市井,縱然他有言和之心,也架不住這么頻繁。

一口氣也吃不成個胖子,要往和諧父子的路上走,豈是一朝一夕的事。

那夜被顧小霜撿回來著實是意外,但他也確實是事先看到了她的。

他覺得這院子挺好,顧小霜做飯手藝看上去也還行,先住它個十天半月,等到年假過去,宮里忙得沒法兒顧及他再說。

“你去禮部和吏部去查個叫宋明遠的人,他是去年的同進士,看看他現如今在哪個衙門。”

晌午后秦止岸來了,他交代了一些接下來他隱匿期間需要注意的事情,末尾就把這事交了給他。

秦止岸瞅著他道:“下個月邢世子大婚,王爺該不會也不露面吧?”

邢炙和蘇慎慈的婚禮在二月,他要是不去可就太不夠意思了。

“再說吧。”

蕭珩想到戚繚繚挺著個肚子跟燕棠站一塊兒就覺得挺礙眼的。

秦止岸笑了下,去了。

顧小霜和胡嬤嬤在鎮北王府也領了份賞,每人兩只大銀錁子。

許靈鶯問她此去情形,實在沒什么好說的,她便把戚繚繚肚子有多大給形容了一遍,然后把戚繚繚說過回頭要來拜訪她的事兒也給重復了。

許靈鶯沒說什么,點了點頭。

退班后顧小霜買了點豬肉,還買了點芹菜白菜什么的準備回家包餃子,見到廊下正在跟阿吉對話的蕭珩才想起來家里還多了個人――這可失算了,她才買了他們三個人的菜。

紫瑛仿佛成了她肚里的蛔蟲,看到她低頭看菜,就猜到她什么意思,連忙上來小聲說:“我已經買了菜回來,都擱廚房里了呢。”

顧小霜進了廚房一看,果然米面都有了,還有全都收拾好的雞鴨魚肉。

“要不要這么隆重?”她疑惑。這位新租客可是大喇喇地占據了本屬于阿吉的房間,且還是個覷覦人妻的無良家伙。

紫瑛笑道:“想想人家給的銀子可都抵得上咱們半年賃錢,就能平衡了。”

她說的都有理,顧小霜沒說什么。

“對了,”紫瑛又想起來:“王爺怎么把侍衛都打發走了,還不讓咱們往外透露?”

“不失戀了嘛,不矯情一下都對不起喝下去的那幾斤酒。”顧小霜低頭生火。

火光映紅了她的臉,忽明忽寐的。

紫瑛不明白,學著她的樣子聳了聳肩,出去了。

顧小霜望著漸漸升起的火苗,想起自己從前失戀那會兒。

與大學時候的男友相戀四年,最后人家出了國,她也一扭頭扎進了軍營特訓隊,幾個月舍生忘死的苦訓下來,好像也沒覺得特別痛苦。

對方回國后約見面,她瞄了一眼對話框就扭頭玩游戲去了。

如今想想,人家長什么樣子她都已經快不記得。

不過蕭珩這種可能不同吧,畢竟看模樣浪得跟個情種似的。

她往火堆里添了幾根柴,一轉頭,只見蕭珩不知什么時候已經到了門下,正饒有興味地看過來。

看在他答應幫忙宋明遠的份上,顧小霜暫時把他的獸性拋到腦后,起身問他:“王爺喜歡吃什么?”

紫瑛白天不在,阿吉在書塾里吃,看他這樣是決不可能下廚的了,鐵定中午他就是隨便對付的。

“隨便,你什么拿手我就吃什么。”他走進來,拖開餐桌旁的椅子坐下。

顧小霜看了看食材,除去她買的白菜豬肉,還有土豆,半只雞,十來尾小鯽魚,還有雞蛋什么的。

便拿了幾顆小胡椒投進碾磨里,打算碾粉做道椒汁土豆泥,而后是雞湯白菜,湯里撈出的雞肉細細撕碎,拿麻油拌上,再把切成絲的芹菜也拌進去,然后再把鯽魚一條條地煎得兩面焦黃,裹上茴香粒,再灑上點芹菜葉,這樣來來去去就有四道菜。

再剝兩個玉米混著糙米一塊兒煮了,四個人吃很夠了。

(求月票)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歡迎收藏本站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