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貴不能吟-合歡(30)
更新時間:2018-07-05  作者: 青銅穗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富貴不能吟 | 青銅穗 | 青銅穗 | 富貴不能吟 
正文如下:
正文卷

蕭珩下晌躺在太陽底下看了會兒書,又自告奮勇劈了兩堆柴。

然后抹著汗來到桌前吃顧小霜做好的下午點心:百合糯米粥加炸南瓜丸子。

吃粥的時候他撂下碗跟顧小霜扭了頭:“前兒做的那鍋夾著蝦仁豬肝的魚片粥還挺好吃的,晚上還想吃。”

沒等人回話,他又接著說:“你放心,蝦仁我來剝,菜我也會擇的,我肯定不白吃。”

顧小霜對這位大爺的不把自己當外人已然無力吐槽,只當沒聽見,低頭舀粥。

“慢點兒,又不跟你搶。”蕭珩自如拍背安慰。

顧小霜反倒被他的動作弄得嗆到了,好容易止下來,抬起憋紅的臉沖他長長地吐了口怨氣。

面前的人嘴角眼底皆帶著兩分笑意,身上穿著錦衣,一條胳膊搭在她椅背上,同時一只腳也架到了她的椅子踏腳位置,顯出他這個人骨子里的幾分痞氣。

但他的目光卻很專注地跟她的視線交匯,好像藏了些什么東西,顧小霜分辯不出來。

“我去洗碗。”

她收碗起身。

紫瑛托腮看了他倆半天,忍不住咳嗽了一聲,也挑眉起身:“我也吃飽了。”

蕭珩收回手腳,垂頭津津有味地吃起來。

紫瑛留下他們在廚房,走到院子里來收衣服。順眼看了眼天邊,斜陽已經落到一半,也差不多是時候去接阿吉回來了。

“林紫瑛!”

剛撈了件衣服在手,虛掩的院門就被人踹開了,譚子韶快步走到她面前,不客氣得像是前來討債。

他抬手往驚愕的她臉上扇了一巴掌:“你是不是打定了主意要跟我對著干?!”

他知道顧小霜如今在外當差,白天不在家——當然,就算是她在,他也不怕她。

他是一甲進士,是天子門生,就算是犯了大罪也不需要受刑的,顧小霜擔不起毆打朝廷命官的罪名。

“這個人渣!”

廚房里的顧小霜驚愕著居然被他尋到這里,透過窗戶遠遠看到,當即解下圍裙就要出去。

蕭珩眼疾手快將她拉住,皺眉往外一瞧,說道:“慌什么?”

顧小霜怔住,只見他已經轉了個方向,面朝窗外,并將她一把拉到身旁坐著。

“譚子韶!”

紫瑛又驚又怒,驚的是沒想到他這么快便尋到這里來,怒的是他居然敢打人?!

“這段時間是不是過得挺得意?”譚子韶陰沉臉掃視著四面,最后回到她臉上,逼近半步:“背著我搬了家,以為躲起來我就找不到你了?你就這么喜歡纏著我,非得要讓我過得不安你才高興?”

“你給我滾!”

紫瑛氣急敗壞,抓起旁邊晾衣服的木桿便朝他撲打。

譚子韶將棍子奪回來,拽著她朝著其中某個房間走去,隨便挑了一間進門,將她往炕上一甩,惡狠狠道:“你既然不走,那就別怪我,左右我對你這張臉和身子還是滿意的!等你成了殘花敗柳,你就給我去死!”

如果當時不是因為她的皮相,他又何以會跟林父提出想議婚?

他是讀過圣賢書的,知道這么做有損品格,可是他也是被她逼得沒辦法了,搭上左家能讓他平步青云,躍居人上,至少能跟大部分平起平坐,可是就是她,讓他如鯁在喉寢食難安!

偏生他無權無勢又無財,眼下一萬個想要趕她走,走得越遠越好,最好永世不見,可他卻完全沒有能力做到!

現在他確定顧小霜不在家,不然她早就沖出來了。

林紫瑛出身書香門第,對貞操看得極要緊的,只要奪了她的身子就好了!

等她失了身,不用他再動一根手指頭,她也一定會去尋死的!

她死了就好了,一了百了了!

蘇沛英剛下衙到府,管家就送來譚子韶在靜瓶寺左巷出沒的消息。

“可看真切了?”

“千真萬確!”

蘇沛英深凝眉,隨后道:“去靜瓶寺!”

譚子韶如同發了狂,紅著雙眼,掐著紫瑛的脖子瞪著她。

“你早離開了多好,早離開也不至于有如今結果!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什么結果?”

門外忽然傳來不高不低的聲音,短短四個字,卻也足夠讓人心驚膽顫了。

他驀地松手,退到地上。

“紫瑛!”

顧小霜先沖進來,箭步到了紫瑛身邊。

“譚大人真是威風!”

還沒等譚子韶煞白的臉色恢復回來,門外又進來個人,明明貴不可言,偏偏又透著幾分痞氣。

“……王爺?!”

譚子韶后背開始飚冷汗,人也不覺地往后退了半步。

還沒站穩,左臉已經猝不及防地挨了一拳。

“王爺!”譚子韶退后站穩,捂著臉道:“我是朝廷命官,就算是王爺你,也沒有權力對我動手!皇上向來英明,不知道我若去御前告上這一狀,于王爺又有什么好處?!畢竟這里沒有人能證明我對她做了什么!”

蕭珩笑了下:“既然你要告,那我就得多打幾下撈點本回來!打完再把你送到左家去!”

說完又是一拳捅到了他右臉上!

譚子韶終于栽倒,和血吐出兩顆牙來!

蘇沛英到了管事領著過來的院子外頭,在此盯梢的兩個人立刻過來了。

“譚子韶在里頭生事,里面住的是兩姓分別姓林和姓顧的女子,還有個小男孩一起住,已經進去有一會兒了,但里面好像還有人,如果小的沒聽錯的話,那個人很可能是楚王殿下!”

雖然他們對于蕭珩為何會在這里感到極為不可思議,可是蕭珩的聲音和說話的語氣方式他們都太熟悉了,聽完又聽,實在不能違心地把這點瞞下來。

蘇沛英聽完立時止住了推門的動作,側耳聽了聽,果然似有蕭珩不屑一顧的嗤笑聲傳出來,再就是有女子的哭泣聲。

他剎那間停步,他知道之前林紫瑛和譚子韶鬧上公堂的時候蕭珩已經幫她說過話,可以算是認識了。

眼下他卻又在這里幫她出頭,不知道意味著什么?

他想了下,終究退后兩步,說道:“我們去左府!”

不管怎么說,既然都來了,先幫她把譚子韶這個威脅徹底去除才是要緊。

(求月票)

大文學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