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貴不能吟-合歡(31)
更新時間:2018-07-06  作者: 青銅穗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富貴不能吟 | 青銅穗 | 青銅穗 | 富貴不能吟 
正文如下:
歡迎來到

作者:青銅穗

拜帖送到左府,左晟正與長子左翌在下棋。

聽說蘇沛英要來訪,左晟便微笑道:“蘇家雖然半路被蘇士斟給作了個死,但沒料到又在蘇沛英手上東山再起。他是太子面前的紅人,你平日可與他多交往交往。”

左翌笑道:“父親可是讓兒子拍拍這位紅人的馬屁?”

“非也。”左晟扶桌起身,“是讓你學學人家那氣韻風度,難得世家子弟里有他這樣踏實不張揚的。”

左翌笑著應下。

蘇沛英剛到左府門下,大少爺左翌就已經春風滿面地迎了出來,雙方寒暄過,便入了花廳。

左晟已在座,十分熱情,問長問短,又道:“庶吉士不足一年便將散館了,世侄算是這屆百里挑一的人物。”

蘇沛英道:“哪里,大人的東床快婿,子韶兄文采斐然,常讓沛英贊嘆不已。”

左晟深覺面上有光,撫須笑說了幾句。

又道:“老夫也沒有想到子韶與世侄竟也如斯投緣,上回承蒙世侄引薦,聽說他還面見了皇上,得了皇上嘉許。

“子韶入京未久,很多事情上不如世侄你,看在同衙的份上,還望多關照關照。”

“大人言重。”蘇沛英謙辭,又道:“不過說起子韶兄,近來我倒是總覺得他有些心事重重,不知道他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難處?

“前幾日跟順天府幾位年輕官員吃茶,又聽到提及不久前子韶兄似在順天府衙有過什么糾紛,事情可曾解決了?”

左晟望著他看不出絲毫破綻的臉,微微頓住。

蘇沛英在官場都已經混跡兩年了,加上他入仕前的那段經歷,他自然不可能基于無聊而跟他說起這番話。

那他是什么意思呢?譚子韶心事重重?還提到順天府的案子?……難不成是那事兒其實還沒完?

他緩了下神色,笑道:“連日忙碌,也未來得及找他說話,世侄可是聽到些什么?”

“大人多慮,即便外頭有道聽途說也不敢學來污大人的耳。

“只不過晚輩方才自靜瓶寺那邊過來,也似乎看到子韶兄急色匆匆進了寺左首的巷弄里,好像是與人有什么爭執,擔心他是有什么難處,所以多嘴一說罷了。”

蘇沛英放下茶杯,依舊一臉的朗月清風。

靜瓶寺左巷?左晟目光微閃,但也未動聲色,不肯讓人看出他對這準女婿的猜疑來。

笑道:“難得你們結成了這樣的情份,回頭我問問他。”又道:“既然來了就用過飯再走!我們去書房坐!”

“就不叨擾大人了,還約了友人在前面街頭,改日再來拜訪。”

左晟目送蘇沛英上了馬,轉而即喊了人來:“即刻著人去靜瓶寺附近找找看,子韶有沒有在那邊?”

譚子韶文弱書生,雖然兩拳挨在了臉上,但也痛到他夠受的了。

蕭珩這個時候卻沒有再理會他,而是在聽紫瑛將與他的過往一五一十地細數。

看到紅腫臉的她在他面前流暢自如地說及他的“罪狀”,再回想了一下他跟顧小霜同時出現,他才后知后覺地感到,也許他疏忽了一些什么,蕭珩為什么會那么巧的剛好出現在這里?難不成這不是意外?

再想到他的身份,他再次后知后覺地打了個激靈。

這個楚王跟別的皇子不一樣,他不拘小節,也不好拉攏,一天到晚自由自在,坊間都傳說他沒什么架子。

所以也常讓人會忘記他是位居至尊的皇帝的兒子,當今太子信任的弟弟,以及前不久才跟著定北王在北地立下赫赫戰功的楚王!

他莫非是魔怔了?

剛才居然說要去御前告他!

“王爺——恕罪——”他流著冷汗,口齒不清卻也極力低聲下氣。

蕭珩扭頭看過來,笑了下:“譚大人何罪之有?”

“下官,下官與林紫瑛確屬有些私怨,卻并非她所說的這般,方才氣急而沖撞了王爺,請王爺恕罪!”

“你就是不沖撞我,這事也不能了。”蕭珩笑道,“譚大人,你剛才可是想光天化日地強暴官眷呢。

“你是新科進士,天子門生,堂堂朝廷命官,你覺得就憑現在這地兒是林姑娘的家,你在這里,究竟皇上是會信你還是會信我?”

譚子韶汗如雨下,轉眼望著林紫瑛:“我沒有強暴她!”

“讓你強暴了那還得了!”顧小霜一腳踹在他襠部。

譚子韶慘叫趴下去,蕭珩眼角也忍不住抽了一抽。

“敢問這家主人何在?!”

顧小霜還打算來第二腳,門外這時候忽有了中氣十足的問話聲。

她離門最近,探頭一看,只見一行十來個人赫然然站在了院中央,為首的幾個人錦衣繡服,面色凝重,看膚色看體態看打扮都絕對來頭不小。

尤其是當先站著的那人,四十出頭,乍看著挺和善,但實際上眼底隱隱含威,讓人心生敬畏。

“您找誰?”她走出去。

譚子韶從地下仰頭也看到人了,當下喉頭一甜,一口血沒能忍住,竟然涌了上來。

蕭珩看了眼這人,笑站出了門:“左大人來得可真巧。您的東床快婿也在這兒,快來快來!”

顧小霜和紫瑛相互換了個眼色,這才明白來的竟然正是左晟!

左晟已然在院子里聽了有一會兒了,雖然沒能全部明白,也已然知道譚子韶在這里犯事居然讓蕭珩抓了個正著!

再結合蘇沛英先前的話一聯想,之前所聽說的傳話十有八九也是真的了,而那個姓林的女子根本就沒有回去!

這樣一來他心情還能好去哪里?勉強賠笑跟蕭珩彎腰行了個禮,說道:“不知王爺在此,下官失禮,還望王爺恕罪!”

說完即上了石階,走進房里,掃了眼正自地下費力爬起的譚子韶,而后抬眼望著顧林二人,拱手道:“敢問哪位是譚大人的舊識?”

他這聲“譚大人”出口,在座就都聽出幾分意味來,紛紛面面相覷。

左翌走上前來到得譚子韶身邊,狠狠瞪他一眼,然后也往二女看過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