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貴不能吟-合歡(33)
更新時間:2018-07-07  作者: 青銅穗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富貴不能吟 | 青銅穗 | 青銅穗 | 富貴不能吟 
正文如下:

小說:、、、、、、、、

蕭珩摸了摸下巴,說道:“沒什么,就蘿卜白菜。”

“敢情你是豬,吃蘿卜白菜都能長胖?”皇帝擺明了不信。

蕭珩被噎住,有話卻沒辦法往回反駁。

皇帝由著他噎了會兒,然后道:“這林紫瑛跟你到底什么關系呀?”

“沒關系。”

“沒關系你還住她們家?剛才還敢抗旨要重判譚子韶?”皇帝滿臉不信。

“那還不是因為譚子韶罪不可赦?”

“拉倒吧,朕看你就是有夭蛾子。”皇帝篤定地喝著茶說。

“真沒有。”蕭珩道,“您怎么判都隨您,分明都察院都已經斷出來了,兒臣剛才也只不過是就事論事。”

皇帝輕哼兩聲,沒再追問。

反正不管是什么關系,他什么時候能給他拐個姑娘回來當媳婦兒就行。

至于姑娘是不是出身權貴世族,有沒有強大后盾,他哪里還管得了那么多?

“那就來把譚子韶的事兒跟朕好好說說吧。”他指著凳子讓他坐下,一面道。

今日能撥云見日取得這樣的結果,真是讓人松了一大口氣。

自都察院出來顧小霜就笑聲不斷了,沿途買了許多菜,著意要好好慶祝慶祝。做飯時也不忘跟紫瑛討論起譚子韶的下場。

說到半路紫瑛就緩下擇菜動作,遲疑道:“先前我跟衙門里的人打聽過,據說跟都察院遞折子的是太子殿下面前的要員,也不知道這人會是誰?”

“不知道啊。”顧小霜也猜不透誰會這么做好事不留名,也不可能是蕭珩,一來他自始至終跟她們在一起,二來他也算不上東宮要員。

據她所知,他天天游手好閑不務正業,唯一的上心的就只有她每天準備做什么吃的!

不過說到他,她才想起他跟御史進宮之后到現在還沒回來,院里既聽不到他練拳腿的聲音,也看不到他晃來晃去的身影。

往日只要她回來他鐵定亦步亦趨跟在后頭,今日突然不見,這眼前便仿乎少了點什么似的。

她看了眼灶臺上,活蝦活魚什么的都買回來了,粥也在熬著了,先前還嚷嚷著要吃粥,也不知道他還會不會回來呢。

紫瑛一時也沒有說話。

她也不覺得遞折子的人會是蕭珩,不是說他不會這么做,而是他真要告,完全用不著走三司,直接告到東宮,或者乾清宮,速度不會比遞折子要慢。

那這位東宮要員會是誰呢……

她不知怎么,就想到了蘇沛英。

蘇沛英在詹事府,而且他正好也知道了她的住處,除了他,她實在也想不到會有誰了。

那他為什么沒有露面呢?

她剛剛才平復下來的心又開始有點不安,無論如何,倘若是他,她也該當面向他說聲謝才是。

晚飯后蘇沛英便收到譚子韶被罷官并即刻遣回原籍的消息。

雖說料到皇帝不會輕饒他,但是消息下來也才算是真正塵埃落定。

只是不知道,接下來她又會有什么打算呢?

蘇沛英不知道自己不知不覺就走了神,以至于蘇慎慈神色不定地走進來時他都沒發覺。

“剛才淮大哥把小蓁拉出坊去了,不知道去了哪里,看神色很暴躁,他想干什么?不會亂來吧?”

過了門邢小蓁反過來還得叫她嫂子,她很緊張,怕程淮之一時沖動干出什么傻事來。

蘇沛英回神沉吟了下,說道:“不會。”

程淮之的為人他有數,他斷斷不會是那種會傷害姑娘家,尤其是邢小蓁的人。

不過這為情所困的人會不會做出什么荒誕的事情的確也很難說。

于是他又道:“還有誰看見?”

“敏之和阿爍他們都知道。”

既然他們這么多人都知道,那更加不會有什么事了。

他又退回椅背里,說道:“讓他們倆把話說清楚也好,這么拖著,什么時候是個頭?”

蘇慎慈瞄著他:“哥哥案頭那堆議婚的帖子,怕是半個月了都沒碰過吧?”

蘇沛英不提防她又扯到他頭上,放了書卷,撇下她走了。

顧小霜等到戌時蕭珩還沒有回來,那鍋魚片粥早就涼透了。

她拿到柴火爐上溫了兩遍,在火塘旁坐著把瓦罐里的木炭集滿才起熄火回房。

翌日早起,里里外外依舊原樣,她挽袖把這鍋粥給倒了,把鍋刷得干干凈凈,撂到了碗柜頂上。

蘇沛英連日見著蕭珩在宮里進出,這日終于找著機會在承天門下問到他:“譚子韶那案子都辦完了吧?聽說他要回乾州?”

蕭珩哪里知道他跟林紫瑛也是認識的,只當他隨口問問,當下道:“辦完了。回頭找你喝酒。”

蘇沛英未置可否,又問他:“王爺近來沒上林姑娘那兒去?”

蕭珩就停了腳,笑道:“你也知道林姑娘?”

蘇沛英笑笑,沒有否認。

他跟林紫瑛也算是相識一場,此外還有一兩分欣賞,這并沒有什么好回避的。

“過兩日再去。”蕭珩笑了笑說道,“我現在去趟戶部衙門。”

說完好像很忙,一陣風地走了。

蘇沛英站了會兒,也回衙了。

剛到翰林院外大街,他便停住了,路對面裊裊婷婷站著個人,攏手沖他笑了笑,正是林紫瑛。

天氣連著晴了一段時間,氣溫就回暖了。

蕭珩一直沒出現,顧小霜也幾乎把他給忘了。恰逢泰康坊護國公府馬上要辦喜事,迎娶世子夫人,孫家也要去赴宴。

許靈鶯雖然不去,但賀禮卻得好生斟酌。顧小霜少不得又要陪著上街采購。

傍晚回來見門虛掩著,以為紫瑛在家,遂揚聲道:“我買了冬筍哦,晚上炒臘味吃!”

這可是難得的美味!

北方基本沒有什么筍,更別提產量少的冬筍,今兒是運氣好,正碰上孫府的采辦帶了南邊的貨過來,她因為在府里內外混了個臉熟,才買了幾斤到手。

“答應我的魚片粥呢?”

回應的聲音卻不是紫瑛的,而是另一個人。

蕭珩從屋里走出來,抬手閑閑地撐著柱子,好整以暇望著她。

顧小霜在門檻下頓了三息,緩緩地吸了一口氣:“什么魚片粥?我可想不起來了。”

相關、、、、、、、、、

__其他小說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