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武不能娶-第三百七十一章 人自醉
更新時間:2018-07-11  作者: 玖拾陸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威武不能娶 | 玖拾陸 | 玖拾陸 | 威武不能娶 
正文如下:
正文卷第三百七十一章人自醉

第三百七十一章人自醉(第1/1頁)

萬壽園地方不小,在名冊上的姑娘又不是彼時相熟、站在一塊說話的,因而珠娘只能一個一個觀察。

她最先尋到的就是許寺丞的姑娘。

只看模樣,小姑娘很是嬌俏,笑起來甜甜的,挺討人喜歡的。

珠娘悄悄觀察她,還未看出端倪來,這邊王玟與紀致茗的交鋒就吸引了附近姑娘們的目光。

不少人都圍過來,有人靜靜看著,有人交頭接耳低聲與身邊人說道,許姑娘的反應卻是另一種。

許姑娘的眼睛亮極了,雖沒有在肢體、言語上表現出來,但她的眼睛透露了她的心境。

她希望王玟那兒鬧得更大些。

不只是口舌交鋒,最好能動上手,等金安菲下場了,她眼中的期待和興奮越發明顯。

珠娘見狀,暗暗搖頭。

大伙兒都喜歡看熱鬧,這無可厚非,可許姑娘太熱衷了些。

也就是事情與她無關,但凡能插上一句嘴,以她的性情,少不得摻合進來,煽風點火。

而皇家選皇子側妃,最要不得的就是這樣“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最后弄得烏煙瘴氣,誰都不舒坦。

因著人都圍過來了,珠娘在其中看到了賈婷。

年前圣上提到幾位側妃人選時,珠娘和向嬤嬤一道都打聽過,彼時最出挑的就是賈婷了。

若沒有上元那夜的意外,只要在面見皇太后時不出岔子,十之八九,賈婷已經被指給三殿下了。

可,到底出了那么一樁要不得的事情。

京中傳言雖沒有坐實賈婷出事,但彼時參與其中的孫恪是一清二楚的,他親眼看到賈婷被送到順天府,自也不會瞞著皇太后。

邊上也有姑娘注意到了賈婷,有人驚訝,有人詫異。

有與賈婷熟悉些的,問道:“你怎么來了?我以為你不來呢。”

“好端端的,怎么可能不來,”賈婷笑了起來,神色十分坦然自若,“我要是不來,豈不是叫你們擔心嗎?”

賈婷有好些時日沒有出府露面過了。

割去身上的痣時,她的確是心一橫,咬著牙動手的,哪怕是痛得幾乎厥過去,賈婷也沒有后悔與猶豫。

彼時,她不得不那么做。

傷了那么一處,休養也費了她不少時日,后來雖說傷口愈合了,但走路時依舊不順暢。

好在,內宅姑娘家,幾個月不出門,也不會叫人驚奇,但若是七月會都不來,興許又會被人猜測一番了。

賈婷如今最盼著的就是把自己從上元的流言里摘得干干凈凈,便轉了話題:“我剛過來,先前又是因著什么事兒鬧騰了?我好似看見王玟了,去年也是她鬧吧?”

此話一出,便有人解釋之前狀況,倒是再無人追著賈婷問了。

再者,賈婷看起來不像是出過事的樣子,一舉一動都與從前無異,很是淡然。

珠娘不由多看了賈婷幾眼,比起許姑娘,賈婷的確出挑多了,旁的不說,只這“裝腔作勢”的模樣,就比很多人高出一籌了。

“裝腔作勢”絕不是貶低,珠娘在宮中多年,見多了主子們的起起伏伏,不管真實處境、心情如何,表面功夫是一定要出眾的。

連“裝”都裝不好,就不夠看了。

這么一想,珠娘越發可惜。

四周看了看,珠娘沒有找到工部都水清吏司郎中姜大人家的姑娘,反而是一個錯身,險些與明州同知趙大人的孫女撞到一塊。

趙同知是京城人士,他的求官路不算順,年輕時幾次落榜,好不容易中了,又遲遲等不到京城的空缺,最終收拾了包袱去了明州府。

從九品的知事做起,奮斗到了現在,小孫女都能說親了,他總算爬到了五品同知。

以他的資歷與年紀,再熬幾年,最多升任知府,繼續攀升怕是無望了。

趙同知外放明州府,身邊帶了一房兒子,其余家眷都留在京中。

趙知語就是從小到大在京城長大的,因著趙同知不在京中,趙家也沒有其他官身,她雖是官家女,但與其他官家女往來很少。

兩人險些撞個滿懷,趙知語怔了,珠娘反應快些,趕緊福身賠禮。

“是我不小心,不怪你。”趙知語道。

珠娘試探著與趙知語搭話,說道了幾句,她心里漸漸有了高低——若是矮子里頭拔高個,趙知語還算是個頭高的那一位了。

前頭的這些動靜傳不到后園。

樂成公主與她們行了一陣酒令,輸多贏少,吃了不少酒,微醺靠坐著,半垂著眼簾,似是在聽邊上人說話,又似是什么都沒有聽。

壽安知道公主出神,也不打攪她,只嘀嘀咕咕與顧云錦說話。

“要是沒有受傷,你要雕個什么樣的花瓜?”

許了婆家的姑娘,逢七夕時,都會備些花瓜、巧果送去,只因顧云錦傷著手,安陽長公主特特使人來囑咐過,叫她省了這事兒,安心養傷要緊。

顧云錦一怔,瞥了眼右手。

她其實并未細細琢磨過,畢竟蔣慕淵不在京中,她雕什么炸什么,等蔣慕淵回來,也都瞧不見了。

僅僅只是給長公主看一眼的,中規中矩的就可以了,所以她沒有提前準備,哪曉得傷了手,這事兒也省了。

此刻叫壽安一問,顧云錦的腦海里不由想著,若是給蔣慕淵看的,她又會雕什么呢……

顧云錦今夜也飲了些果酒,雖不醉人,叫夜風一吹,思緒也有那么一點兒飄。

歪著腦袋,顧云錦柔聲道:“可能是一把傘吧……”

是前世頭一次相遇,蔣慕淵讓寒雷交給她的那把傘;是十年后她命不久矣,白云觀里蔣慕淵給她撐著擋雪那把傘;是今生重來,同樣的湖心島、同樣的大雨,沒有再通過寒雷,蔣慕淵親手給她遮雨的那把傘……

想起那些片段,顧云錦的唇角一點點上揚,笑容從眼角眉梢溢出來,帶著滿滿的歡喜。

壽安不知“傘”的故事,想要問一句,但見顧云錦的神情,她終是沒有問。

“酒不醉人人自醉”,應該就是她此刻看到的這幅模樣吧……

閱讀網址:m.

大文學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玖拾陸其他作品<<佞妝>> | <<棠錦>> | <<善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