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神識一縷-第四百二十八章
更新時間:2018-07-13  作者: 小巷寂寥   本書關鍵詞: 科幻空間 | 時空穿梭 | 快穿之神識一縷 | 小巷寂寥 | 小巷寂寥 | 快穿之神識一縷 
正文如下:
正文https://

類別:其他小說作者:小巷寂寥本章:

那便是一個深坑。

鈴蘭的目光已經變得危險起來了,就像是在尋思要先殺死那一個。

而那三個孩子也是貪生怕死的主兒,這斧頭一拿出來,什么猶豫就都沒有了,悶不吭聲的撿起地上滿是灰塵的藥丸,直接丟到了嘴里然后咽了下去。、、、、、、、、

三個孩子都被噎的臉紅脖子粗的,看模樣倒是更可憐了一些。

對此,鈴蘭并沒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能夠逃脫她那樣嚴密的搜查,事后還能跑回來撿漏,這其中還有一個殺死了一個小胖子,這三個絕對不是什么要人可憐才能活下去的脆弱奶娃娃。

事后鈴蘭得知,這三個孩子都是土匪的后代,只不過他們的父輩并不在鈴蘭殺死的那些人當中,他們的父輩死在了土匪的權利更迭之下。

新的頭領上位,原本的頭領死去,原本跟著老頭領的人也都死在了那次權利更迭當中,這些孩子便是死去的那些土匪的孩子,這些土匪把他們留下來,也只是為了做一些雜活罷了。

至于那個死掉的小胖子,據說便是心頭領的孩子。

這些孩子很機靈,面對鈴蘭的詢問,他們表現出了十二分的乖順,一副完全聽候鈴蘭差遣的模樣。

鈴蘭現如今確實缺人,所以倒是也不在意收下這三個人。

三個孩子跟在鈴蘭的身后離開了這個藏寶庫,只是在行走間,那個原本拿著袋子的孩子悄無聲息的,趁著鈴蘭不注意,把一枚寶石藏在了寶庫的墻壁夾縫中。

他的這個動作做的很是小心,所以也沒有人發現有什么不對的。

直到鈴蘭帶著這三個孩子離開,才有一些更小的身影摸摸索索的跑了進來,一個瘦小的孩子無意間看見了這枚寶石,一時之間,這些寂靜的孩子都忍不住驚呼出聲。

鈴蘭這次是真的離開了,帶著杰克和三個孩子,因為馬匹有很多的緣故,鈴蘭倒也沒有吝嗇。

并且,在離開的時候,她還盯著打開的木門發呆,看的跟在鈴蘭身邊的三個瘦小的孩子心跳加速之后,才一揚馬鞭離開了。

鈴蘭的離開讓這三人顯然松了一口氣,對視了一眼之后,三人才跟著鈴蘭一起離開了。

半個月后的一個小鎮上來了一隊馬車,拉車的馬都是那種膘肥體壯的好馬,一看就是精心挑選出的好馬,用這樣的馬拉車,讓不少愛馬人士扼腕不已。

不過,就算覺得可惜,也沒有人真的站出來說什么。

畢竟,這一行人的穿著打扮,一看就不像是普通人。

三個仆人打扮的小伙子就不用說什么了,就是前面走著的,那個一看就很名貴的馬車就讓不少人倒吸一口涼氣。

馬車看起來和普通的馬車款式沒有什么區別,但是這馬車上卻有不少精美的雕刻,在這個世界,這樣的手工活還是非常少見的,尤其是這樣精細的雕工,就更是沒有人見過了。

人們都覺得,這馬車里面拉的應該是貴族老爺,直到到了這個小鎮最好的旅店門口,人們才看見,這馬車當中坐著的不是富態的貴族老爺,而是一大一小兩個孩子。

高一些的是一名少女,穿著一身束腰長裙,并不是現在貴族夫人們喜歡的那種蓬起來的裙子,而是貼附感很強的那種長裙,單單只是這么一件長裙,裙子上面沒有任何蕾絲作為點綴,也足夠吸引人眼球了。

要知道,這個世界的布料普遍都很厚,提供給貴族使用的那些上好的布料,也只是稍微薄一些罷了。

而鈴蘭,在林子里生活的生活,遇到了一種會吐出很有韌性的絲的蜘蛛。

這種蜘蛛是群居的,鈴蘭收集了很長時間,才收集了一匹布數量的蛛絲,最后全用在給她自己制作衣服上面了。

至于杰克,用的也還是她從土匪那里得到的那些昂貴布料。

鈴蘭牽著有些呆的杰克下了馬車,在仆人的殷勤下進入到了這間不大的旅館,順利的入住了下來。

土匪窩里有不少好東西,在那其中,鈴蘭就弄到了一個可以獲得新的身份的途徑。

能夠為他們獲得一個新的身份的是一個偏遠地區的伯爵,這個伯爵是真實存在的,這個伯爵本身也是拿錢辦事,根本不會詢問鈴蘭他們到底是干什么的,原本的身份如何,在鈴蘭找上他之后,很順利的代替了他原本的兩個孩子的身份。

也就是說,現如今的鈴蘭和杰克已經是這位伯爵的親生子女了。

這個伯爵的嘴巴很嚴,一臉的嚴肅刻板,所擁有的領地很窮,但是他活的卻有板有眼的,嚴格遵守了貴族該有的生活方式,很難想象,這樣的一個人,居然會做出販賣身份這種事情出來。

不過這也不是鈴蘭應該關心的,她很順利的拿到了新的身份,然后便以為弟弟求醫的理由離開了那里,一路來到了這片,據說離戰爭最近的地方。

之前說了,這個世界本身并不太平,有太多的沖突點了。

皇權和神權,貴族和奴隸,劫匪和平民,更何況,這個國家的君主已經老邁了,而他的孩子卻正當壯年。

鈴蘭到沒想要去摻和那些爾虞我詐,她只是想要把自己手上的糧食賣出去!

是的,她盤算了一下,要是她能夠把自己手上的所有糧食都賣出去,只要價格不是給的太離譜,一千金幣應該是能夠湊到的。

當得出這個結論的時候,她都快對這個任務無語了。

所以說,她忙活了一圈,最后分文也沒打算給她是不是?

鈴蘭覺得這個系統發布的任務本身就是個坑爹貨,但是這種念頭她也只是想想,畢竟她現在就是這個系統本身了。

鈴蘭想要把這批糧食賣掉,但是這么多糧食,想要賣掉也不是那么簡單的。

畢竟,天底下沒有不透風的墻,要是一個弄不好,說不準她這個身份又要白瞎了。

把杰克安頓好,鈴蘭想了想,轉悠了一圈之后,決定先圈快兒地。

也不知道是不是成為了系統的后遺癥,她現在總是想要又快屬于自己的土地,沒有土地她便覺得哪哪兒都不對。

有錢好辦事,更何況這塊兒地方還是戰亂多發地,之前奴隸起義還沒有平息,那些叛亂的奴隸就被困在了不遠處的那片荒蕪之地,有的時候,那些奴隸活不下去了,也會來這塊土地進行打劫。

現如今是冬天,打劫的來的也就更勤了一些,不少有能力的人都搬離了,鈴蘭想要買一塊土地的想法其實還是很容易辦到的。

畢竟,這會兒這塊地方的土地那是真的不值錢。

在這樣的條件下,鈴蘭當然是不能放過了。

尤其是這塊兒地方暫時還沒有領主管轄之前的領主已經被奴隸殺死了趁著這塊兒時間買塊地,絕對是一件再好不過的事情了。

她手下的那三個小子也是得力的,在見識到鈴蘭的不凡之處之后,更是干活麻利的很,踏踏實實的辦事,一副竭力討好鈴蘭的狗腿模樣。

對此,也是因此,鈴蘭對他們的態度也有了很大的轉變。

至少,一些錢財上面的東西她并不吝嗇。

三個半大少年這會兒辦事已經很有章程了,每過兩天便買了一處不錯的莊園,據說曾經是原領主的財產。

現如今領主死了,他的后代把這些財產都變賣了,鈴蘭購買的時候已經是過了第二到手了。

莊園面積還是很大的,并且當初那個領主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這個莊園的占地面積不光龐大,更是修了一圈高高的圍墻,在這么一個偏遠的地方修了這么一個莊園,兼職不知道那個領主腦子里在想什么。

到鈴蘭手上的時候,這個莊園已經荒廢很長時間了,并且因為是冬天的緣故,這個莊園透著一股子衰敗的氣息。

鈴蘭對這個莊園還是挺滿意的,畢竟那么高的圍墻,就算她在這個莊園內部種一些生長快速的植被也不怕被發現了。

辦事的那個少年得到了鈴蘭的嘉獎,一枚圓滾滾的藥丸。

那個少年在得到了這枚藥丸之后表現出了很大的喜悅之情,一連串的好話簡直像是不要錢一樣的冒了出來,之后轉過頭,便把這個藥丸吃了下去,就像是怕有人跟他搶一般。

剩下的兩個少年看見了這一幕,都忍不住露出了一抹嫉妒的神色,但是最終,二人也沒做什么過激的事情。

鈴蘭對這三個人的小心思不感興趣,她現在更想做的事情是探索一下這個看起來就不是很簡單的莊園。

是的,不簡單。

鈴蘭不知道別人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她覺得,既然存在,那便有存在的理由。

這個世界上,真正的,想一出是一套的人還是少數。

更何況,根據她的了解,之前那個領主本身也不是什么有錢沒處花的豪富,他能花費那么巨大的人力物力財力,在這么一個偏遠的,基本上沒有任何特點的,甚至還能用貧窮來形容的地方建立了這么一個莊園,一看就很有問題嘛。

莊園內的建筑本身并不大,說是城堡也夠不上,但是比其他的莊園建筑要更大一些,看外形就像是根據城堡仿制而成的。

推開厚重的大門,鈴蘭牽著杰克走入到了這個已經很久沒有訪客的地方。

其實原本這個莊園當中應該會有管家或者是仆人的,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在領主死后的第二天,那些仆人便全都跑光了。

并且根據少年的打聽,原本跑掉的仆人也都被人秘密的處理掉了,基本上一個活口都沒有留下。

如此這般,這里便變得更加可疑了起來。

鈴蘭到沒帶著杰克到處亂走,她把杰克安頓在了客廳的沙發上之后,自己帶著一個少年冒險了起來。

少年為鈴蘭打著油燈,鈴蘭走在前面,手指在墻壁上摸索著,最后落在了一個金色的獅子擺件上面。

這里原本應該放著一些畫框之類的東西,只是原主人已經把這里給賣掉了,那些東西當然也就搬走了。

而所有的東西都搬走了,但是這個一看價格就不菲的獅子卻留了下來,一看就很可疑啊。

鈴蘭伸手在這個獅子頭上面點了點,然后輕輕一轉,只聽‘咔吧’一聲,樓梯下面的便出現了一個暗門。

對于這樣的發現,跟在身后的少年明顯露出了驚奇之色,而鈴蘭卻像是見怪不怪一般的抬腳走了進去。

原主人在離開之前顯然也是把這里打掃過的,因此里面基本上什么都沒剩下,只能從陰暗的走廊那深淺不一的墻壁中看出來,這上面應該是掛了一些畫像之類的東西的。

少年沿路把鑲嵌在墻壁上的燭臺點亮,走走停停之間,他們找到了一排門。

這些門在過道兩邊,看起來就像是普通的木門,打開之后里面也是很普通的房間規格,如果真的要說有什么不普通的,那邊是這些房間當中,一點兒家具都沒有了吧。

是的,這里面空無一物,別說是家具了,連一張廢紙都沒有。

這些門后面的房間都一樣,被收拾的干干凈凈的,一點兒東西都沒剩下。

而鈴蘭在其中走了一圈,倒是發現了不少蛛絲馬跡。

等把所有的房間都看完,鈴蘭最終得出了一個結論。

“這里的那個領主,應該是一個變態。”

對于這樣的評價,少年是懵逼的,但是鈴蘭卻沒有過多的解釋,只是繼續帶著少年往下走去。

這個走廊還有很長,除了房間之外,這里還有一個很大的廚房和地窖,這里的生活氣息還是很濃的,不少墻壁和地上都能看到一些深淺不一的痕跡,多多少少能夠猜到一些東西,只是,為什么這里的東西全都被搬走了呢?

鈴蘭在看完最后一個地窖之后,忍不住撇了撇嘴,少年跟在鈴蘭的身后也不敢問什么,只能悄無聲息的跟著,直到鈴蘭把他帶離了這個空無一物的暗室。

,,,內容來源于互聯網或由網友上傳。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