奮斗在饑荒年代-第348章 退伍回來
更新時間:2018-06-03  作者: 采蘭贈芍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都市生活 | 奮斗在饑荒年代 | 采蘭贈芍 | 采蘭贈芍 | 奮斗在饑荒年代 
正文如下:
第348章退伍回來

第348章退伍回來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郝紅旗生不生氣,二喬才不要去管,直接和莊欣兩人脫了鞋,一人躺在床的一頭,靜靜的瞇著了。Щщш.sUimEnG.lā

早上大家都見識到了莊欣堂姐的厲害,又見她中午的時候直接向著沈學開和郝紅旗開戰,還把隔壁的老虐婆給弄來了,都小心翼翼的,和莊欣關系好的,則都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考了兩天,學校就放了三天假,莊欣就趁機回了縣城,自從九月份開學到現在,她還沒回去過去,把二喬給她的大米和臘肉都帶著回去了,二喬見狀又給塞了兩塊布。

自從搬過來之后,二喬就沒再賣過肉了,王不歪給幾個供肉的都去了信,歉意的表示,以后不能再供肉了,雖然都很遺憾,但是卻不約而同的給二喬郵寄來了一些票據和干貨。

二喬感觸頗深,這兩人也太會做事兒了,等以后松快了,給這兩人弄點好東西。

菠菜雖然才八個月,已經是個狗都嫌的小孩了,早上睡到自然醒,也不哭,爬起來嗚嗚啊啊的叫一通,馬上就有人進來把她給收拾整齊了抱出去。

小家伙一睜眼想的就是吃什么,二喬早上給弄得蒸雞蛋,上面放些自制的肉松或者魚松,菠菜一口氣能吃掉一個還不夠,咿咿呀呀的還鬧著要吃東西,二喬只得再給喂上幾口軟和的小蛋糕。

吃了飯,二喬就把她抱著去了爺奶的屋子里,院子里的菜都是爺爺在打理,老太太趁著天氣好把棉襖都給拆洗了,這會正在重新縫制呢。

菠菜趴在炕邊的窗戶臺子上玩,突然就扭過頭去看外面的大門,聽了一會忙轉過頭來對著二喬啊啊的叫著,然后用小手指著外面。

二喬以為小丫頭要出去玩呢,就皺著眉頭嚇唬她,卻見她執意指著外面,二喬細細一聽,是大門被敲響了,散發出精神力朝著外面一看,二喬的眉頭輕輕皺起。

老太太也發現了孫女表情有異,剛要問怎么了,就見二喬已經出去開門去了。

門外是莊向陽和劉淼兩人,手里提著兩個網兜,一網兜是蘋果,一網兜是點心和罐頭,禮不輕呢,二喬說是誰啊,那邊忙喊道:“三妮兒,是我,我是你大哥!”

二喬哎了一聲就打開了鐵門,驚喜的道:“哎呦,大哥,你怎么來了,你休假了?”

說著側開身子就把人往里面讓,莊向陽一邊笑呵呵的答著話,一邊和劉淼一起看著這棟院子。

莊向陽是第一次來,只覺得好奇,而劉淼卻是震驚了,這還是之前自己還給莊二喬的院子么,剛開始站在這院子門口的時候,她就在懷疑,自己是不是走錯了地方,進來之后她就更加懷疑了,這還是之前的院子么?

二喬帶著兩人進了堂屋這邊,已經燒著炕了,一進屋就感覺暖烘烘的,莊向陽笑著走進去,把禮品都放在桌子上,然后對老太太道:“奶,我回來了,我辦理了退伍,直接回來了!”

老太太笑著道:“好,怎么都好,你想清楚就行,來,都坐!”

莊向陽心里嗤笑一聲,這老太婆對于他們家的事情都是隨他們的便,對于三叔或者二叔家的事情,都是關心的不行。

只是莊向陽卻沒想過,你都辦理了退伍,過來只是和老太太說一聲而已,又不是在退伍之前找老太太拿主意的,酸個什么勁啊。

莊向陽心里發酸,二喬是不知道的,她只是笑著觀察著這兩人的微表情,劉淼觀察了好一陣子才詫異的道:“你們把房子重建了?”

二喬有些得意的道:“沒,就是找人給修葺了下,里里外外粉刷了一下,瞧著是不是新了?”

劉淼跟著點頭,可不是新了,里面特別的舒服,一點都不悶,就像是新房子似得,但是從外面看似乎真的就像莊二喬說的,修葺了下,并沒有太多的變動。

只是這房子不管是從外面看,還是從里面看,都特別的舒服,房子結構也特別的舒服,之前的感覺差太遠了啊。

中午二喬炒了白菜木耳,涼拌了干豆角粉條,臘肉炒蒜苗,一人一碗西紅柿雞蛋湯,吃的二和面的蒸饃,飯吃的差不多的時候,莊向陽開口了。

語氣有些為難的道:“奶,我這次退伍后工作安排,劉淼家里給出了力,安排在了機關里,就是我們準備要結婚了,房子這塊一直沒落實下來,劉淼家里就這一處房子,也換給了二喬,現在我們結婚沒地方住了,我就想著....能不能搬過來住。。。”說著話就看向了老太太和二喬。

二喬震驚的說不出話來,這人臉皮也太厚了吧?..

倒是老太太愣了片刻,噗嗤一聲就笑了,莊向陽整個人都蒙了,他說錯什么了么?

被莊爺爺抱著站在凳子上的菠菜原本等著媽媽投喂呢,見太奶奶笑了,也樂了,嘴角裂開傻樂了起來,小肉手跟著拍了起來,老太太見狀笑的更厲害了,好一會才在莊向陽和劉淼尷尬的神情中收住笑聲,擦了眼淚,慢悠悠的從湯碗里找出來一塊大點的雞蛋喂給了菠菜。

菠菜吃完,還吧唧嘴巴,表示自己吃的很開心,老太太慈愛的看了眼自己的曾外孫女,這才揚起嘴角看著大孫子,笑著道:“向陽啊,你在部隊有九年了吧,別的長進奶沒看出來,就是這臉皮是越來越厚了!”

二喬強忍著笑意,把頭扭向一邊,莊向陽一張臉漲得通紅,劉淼的臉色也難看了起來。

老太太漫不經心的吃了幾口菜,才放下筷子,優雅的拿起手卷擦了嘴巴,喝了口水,這才道:“向陽,關于這房子的事情,劉淼和你說了吧?房子是劉淼上趕著要和二喬換的,事情也在去年的時候結束了,你現在提起這棟房子做什么,這是反悔了?”

莊向陽忙擺手,老太太繼續道:“向陽,我和你爺爺一共養育了三個孩子,你爹,你二叔,還有你三叔,他們三個都有供養我們兩老的義務,而我和你爺并沒有養著孫輩的義務,你明白么?”

莊向陽先都被說愣了,不就是想住到這邊么,怎么這老太太說了這么一大堆呢?

老太太繼續道:“所以你和我說你們結婚沒地兒住,我還真沒辦法,這房子不是我的,我和你爺也只是住在三兒子家里,沒權利讓孫子再住進來。”

莊向陽臉色難看,好一會才有些委屈的道:“奶,我和劉淼結婚之后確實沒有房子住,我就想著三叔這里不是大么,我們住進來也只是住一間小屋子,也不打緊不是么,真沒想著反悔啥的,畢竟當時是劉淼愿意的,也沒人強迫她。”

說著莊向陽就朝著老太太挪了挪,委屈的道:“奶,我是您大孫子,您舍得我結婚沒房子住么?”

老太太嗤嗤笑了起來,上上下下打量了莊向陽一眼,有些疑惑的道:“你確定你是我大孫子,不是被什么鬼魅給換了?”莊向陽神色一緊,只是片刻的功夫,忙道:“奶,您說什么呢,我不是您孫子是誰啊!”

老太太睨了莊向陽一眼,抱起一旁嗚嗚哇哇的菠菜,朝著里屋走去,一邊走一邊道:“我都說了,這是你三叔的房子,你要住進來,別和我說啊,我可做不了主!”

莊向陽委屈的看著老太太,二喬見狀就要起身,莊向陽已經把目光投向了二喬,二喬為難的道:“堂哥,前面爺奶和兩個小的住著,我和不歪還有菠菜住在中間,最后面是不歪的表弟和表弟媳婦住,這房子,這院墻修葺下來,花了整整三千多,其中有一千塊都是不歪表弟掏的,我們是不能不讓人家住進來,所以,不是不讓你們住進來,是家里真沒地方!”

莊向陽一臉受了委屈的模樣,莊家爺爺嘆口氣道:“單位不都是有宿舍么,過上兩年都會分房子住,我和你奶也是住在你三叔家,也要看人家臉色。”說著老爺子唉聲嘆氣的起身往里屋去了。

二喬驚呆了的看著她爺爺的背影,他們啥時候給爺奶看臉色了?

送走了莫名其妙的莊向陽和劉淼,二喬洗了碗筷就進屋了,老爺子和老太太躺在炕上,中間是睡睡了的菠菜,二喬脫了鞋睡在了奶奶旁邊,拉個條褥子,小聲問道:“奶,你不覺得大堂哥有些個不對勁么?”

老太太瞇著眼睛小聲道:“我也覺得,你兩個堂哥是我看著長大的,你大堂哥眼界小,和你大伯有點像,但是自從上次回來就像是變了個人似得,懂得放低姿態,利用身邊的人了,之前不就是想找你爹幫著安排工作么,你爹給拒絕了,他就回部隊去了,也不知道怎么就救了大領導,不僅僅救了人,還立了功,一舉兩得,這次來又和我哭沒房子住,想搬過來,還真是見了鬼了,這孩子以前可沒這么多心眼啊。”

老太太只是和二喬閑聊,二喬卻因為自己就不是這個身子的原主,把這話聽進了心里,不由露出了震驚的神情,難道說這個堂哥,和自己一樣,都是穿越者?

離開的莊向陽和劉淼一路上都沒有說話,一直到了一個軍區家屬院里,兩人熟門熟路的走到了一棟小樓跟前停了下來,有熟識的人路過打招呼:“劉淼,這你對象啊?”

劉淼笑著道:“是啊,您這是出去啊!”

等那人一走,劉淼臉上的笑就不見了蹤影,一旁原本也笑著的莊向陽也沒了笑臉。

兩人進了一樓西戶,家里沒人,劉淼進屋換了鞋就直接去了自己的臥室,剛一間屋就被身后追上來的莊向陽從后面抱住了腰。

莊向陽的的臉使勁蹭著劉淼的脖子,劉淼掙扎了起來,莊向陽見狀,直接懶腰把她抱起來朝著床的位置去了。

一陣木床發出來的吱呀聲,伴隨著男女歡愉過中的喘息,充斥著整間屋子,許久才漸漸停息了下來。

就聽到虛空啪的一聲,劉淼光著身子,狠狠的甩了莊向陽一巴掌,莊向陽嗤笑一聲,一把抓住劉淼的手臂,翻過來,對著她翹起的屁/股就打了起來,啪啪啪,巴掌聲不斷,打的劉淼的屁/股都紅了,這才放開她來。

丟下人,莊向陽沒去看劉淼憤恨的目光,起身開始慢條斯理的穿衣服。

不得不說,莊向陽的身材特別的好,寬肩窄腰,大臂上的肌肉條條分明可見,小腹亦是,八塊腹肌,看著極有男人味道。

莊向陽只穿了襯衣和藏藍色的褲子,直接出去了,就像在自己家里一般,系上圍裙,開始做起了飯。

劉淼氣急,緩了好半天才穿好衣服,把屋子收拾了,這才出去,站在廚房門口看著莊向陽熟練的切著土豆絲,辣椒絲,把切好的菜和打好的雞蛋,一樣樣的放在碗里,而爐子里的鍋里則是小米雜糧稀飯。

劉淼氣笑了:“莊向陽,我說你就這點出息,和個婆娘似得,還真把這里當你家了?”

莊向陽沒生氣,切好土豆絲就洗了刀開始切肉絲了,就像是對待一件藝術品似得,一刀刀下去都切的極均用,淡淡的道:“不是早告訴你了,咱們上輩子就是兩口子,當然要過一輩子了!”

劉淼扶額,皺眉道:“你說你手里有我殺了劉淼的證據,到底是什么證據?”

莊向陽一塊肉切完了,全部都放在碗里加上些調料拌了些,放在一旁,這次抬起頭看著劉淼道:“不是告訴你了么,我不會拿著個威脅你的,我們是一家人!”

劉淼氣的無語,要不是因為這個,她怎么會和這個莫名其妙出現的莊向陽在一起,她甚至懷疑那天傍晚劫持自己去廢舊廠房的人就是他,雖然她沒被那些混蛋強了,但是最后卻被這個所謂的救命恩人給強了!

莊向陽做完了所有的準備工作就把稀飯給端了下去,開始炒菜了,不多時,一盤盤的菜就被端到了桌子上,有木耳炒雞蛋,蘑菇青菜肉絲,酸辣土豆絲,小米雜糧稀飯,還有一大摞的蔥花餅。

劉淼老娘和老爹回來就看到了桌上漂亮的飯菜,以及帶著圍裙,笑的溫柔的莊向陽。

《》全文字更新,牢記我們新網址:

重要聲明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

admin#suimeng.la(替換#)

湘ICP備11006904號12015.suimeng.la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采蘭贈芍其他作品<<夏梨的現代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