奮斗在饑荒年代-第358章 上門
更新時間:2018-07-05  作者: 采蘭贈芍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都市生活 | 奮斗在饑荒年代 | 采蘭贈芍 | 采蘭贈芍 | 奮斗在饑荒年代 
正文如下:
第358章上門

第358章上門

莊有糧收到電報的時候正在自留地種黃豆呢,白旺旺也在,留了莊春妮一個人在家,白旺旺不識字,看到莊有糧臉色陰沉了下來,頓覺不好,忙小心翼翼的問道:“咋了,有糧哥!”

白旺旺也是個有心機的,她不像村里別的男人叫自己男人名字,反而叫哥,顯得自己年紀小莊有糧很多,得到了莊有糧更多的愛憐,可是今天這一招卻不管用了。

莊有糧冷笑道:“你們母女兩拿了小滿的衣服?”

白旺旺沒想到電報里竟然說了她和女兒偷拿東西的事情,先是嚇了一跳,隨即有些心虛氣惱的道:“誰說的,這些衣服都是二喬送給我們娘兩的,怎么給了又翻過來說是我們偷拿的啊,嗚嗚嗚,有糧哥,你可要給我們做主啊,這是要毀了我們娘兩的名聲啊,我就說著后娘難做啊!”說著話白旺旺就摸起了眼淚。

莊有糧也傻眼了,難道真是二喬送給了他們娘兩,然后反悔了?

結果莊有糧還沒查清楚事情到底怎么回事呢,村里就把這個消息傳遍了。

因著電報是拖拉機司機帶回來的,電報么,就是一張折紙,只要識字的都認得,結果閑話剛傳開,白旺旺就在地頭哭了一鼻子,說是二喬污蔑她,說二喬見不得她這個后大娘,不想給就別給,竟然還污蔑他們偷東西,哭得那是鼻涕一把眼淚一把的。

莊愛國的媳婦是莊大和的小妹,正在在人群里看熱鬧呢,聽到這話,冷聲道:“我三伯家的二喬,大家伙也是知道的,以前在鐵路局宣傳科做干事,去年被推薦去省里的示范讀中專,去年底考試全年級第一名,她是個文化人,咋可能隨便冤枉人呢!”

周圍人都議論了起來,尤其二喬還是這個村子出去的,很多老人都是看著這個孩子長大的,尤其電報還是以莊家奶奶的口氣發來的,幾個長輩就不樂意了。

白旺旺氣急,摸著眼淚哭訴道:“明明就是她看我們娘兩可憐,給了幾身衣裳,等我們走了,就和我婆婆誣陷我們,說我們偷了衣裳,我白旺旺,雖然是個沒文化的農村女人,可我也知道好歹啊,咋能不要臉的偷人家衣裳呢!”

大花抱著毛豆哼笑道:“你到底是人是鬼,我們村的人還真不了解,這電報可是莊三奶奶發來的,我們就信三奶奶,以后大家伙都小心著點,這母女兩手腳不干凈,家里養著雞鴨的,種著毛豆花生的,都小心點了,免得叫人偷去了,回頭你找上門來了,她委屈扒拉的說,不是你給我了么,怎么還說我偷了呢!”

大花學的惟妙惟肖的,惹的眾人先是笑了一通,隨即都嘰嘰喳喳的商量起來,這以后還真的得防著點,免得家里東西被偷了,尤其莊有糧隔壁的兩家人,直嚷嚷著要把院墻加高,萬一這母女兩翻墻進來偷咋辦啊?

白旺旺氣的差點吐血,莊有糧臉色也難看,回去就讓白旺旺母女把衣裳都拿了出來。

一看都是嶄新新的裙子,看著也不像是給人的啊,這年頭誰家布票都不富裕,雖說二喬一家子手里寬裕,可也不會給一個剛嫁過來的大娘那老些的好衣裳啊,尤其是還給了莊春妮這個拖油瓶。

這事情現在怎么想都不對勁,氣的莊有糧拿著柳條就把莊春妮抽了一頓,白旺旺攔著也被莊有糧一頓抽。

衣裳都被莊有糧收起來了,打算著過些天郵寄回去。

這邊二喬并不知道她被白旺旺反咬一口的事情,而是開始了第二次考試,菠菜都一歲了,走的不是很穩當,也斷了奶,最多晚上睡前要喝一瓶奶粉,白天都是跟著大人吃飯,所以二喬打算結束學業進學校去工作。

考了整天,二喬二年級的卷子全部都以90分的高分通過了,班主任很驚訝,二喬則提出了想參加今年的畢業考。

班主任想了想就帶著二喬去了校長辦公室,經過協商,二喬就跟著三年級的一個畢業班上課了,因為有論文,畢業有個小型的答辯,所以接下來一個多月,二喬不僅僅要完成論文,還要來上課,做結課準備。

下午二喬回去,就看到菠菜在院子的涼棚下面和侯娜娜家的兩個臭小子在玩,臭小子們都三個多月了,侯娜娜在這邊吃的好,奶水質量也好,兩個孩子腦發育也好,聰明的很,拉臭臭和噓噓都嗯嗯的叫,惹的侯媽媽一個勁的說著兩孩子是她從來沒見過的聰明。

第二天周末,莊向陽和劉淼早早的就上門了,帶了一斤豬肉,一捆韭菜,三斤白面,說是要吃餃子。

爺奶住在這里,莊向陽是他們的親孫子,上門很正常的,總不好因為不喜歡就把人趕走吧。

二喬提了東西進灶房,先把韭菜拿出來摘,劉淼自覺的過來幫忙,王不歪今天休息,吃了飯就去把睡懶覺的菠菜抱了出來,一起來的還有曲紅星,他推著小車,是一個寬大的小推車,用竹子編的,特別的精巧,上面鋪著小褥子,雙胞胎就躺在上面。

看到曲紅星,劉淼的手頓了頓,忙問侯娜娜人呢,曲紅星不認識劉淼,看向了二喬。

二喬納悶道:“你們不認識啊?”

劉淼忙解釋道:“我們之前沒見過的,娜娜結婚的時候我正好在縣里呢。”

不多時侯娜娜端著個盆出來了,看到劉淼先是愣了下,隨即道:“劉淼你怎么來了?”

侯娜娜還不知道劉淼嫁給了二喬的堂哥,解釋過后,侯娜娜一臉不可置信:“劉淼,你不是說你堅決不會嫁給當兵的么?”

一旁的莊向陽臉色微變,劉淼解釋道:“他現在不是不當兵了么,如今在機關呢!”

侯娜娜將信將疑,打了水,把所有的衣服都泡上,倒了些洗滌劑,她倒的時候側著身子,沒讓劉淼看到,然后揉搓了下就泡著了。

侯娜娜和曲紅星還沒吃飯,兩人端了飯菜出來吃,二喬則一邊擇菜,一邊看著三個孩子,劉淼則好奇的問道:“聽說娜娜的男人是執行任務受傷的,傷的還挺重的,你知道他是怎么受傷的么?”

看過《》的書友還喜歡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采蘭贈芍其他作品<<夏梨的現代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