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春事-第四百九十七章 陸真你夠了
更新時間:2018-06-08  作者: 飯團桃子控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名門春事 | 飯團桃子控 | 飯團桃子控 | 名門春事 
正文如下:
第四百九十七章陸真你夠了

第四百九十七章陸真你夠了

作者:

天知道他生了嫡次子之后的心情,這個能讓他阿爹滿意,不在可著勁兒的給他們夫妻二人進補了么?

這種心情叫做如釋重負。

圣人眼睛里頓時有了光亮,他將被子一掀,“你們咋不早說呢……”

賀知春松了口氣,“那阿爹是要同我們回長安城了么?”

圣人搖了搖頭,又將被子蓋上了,“不回,朕可不會帶奶娃娃,四郎干得好。朕沒什么事了,阿俏你們過幾日雪小了,就快回長安城去吧,國事不可耽誤。”

“現在天冷,住在行宮中不便,阿爹不若先同我們回了長安城,然后等夏日的時候,再來這里避暑。”賀知春見圣人有些遲疑,又接著說道:“李衛公身子不大好了,天天念叨著阿爹你呢。”

圣人一驚,眼淚唰唰的流了下來,“李愛卿也病了?”

李衛公簡直就是大慶戰神,同圣人當年一道兒征戰南北,如今也是大限將至了。

“那我就安排下去,咱們今日便啟程回宮吧?對了,阿爹,三哥奏請前來侍疾之事?”

圣人搖了搖頭,“老子還沒有死呢!他急吼吼的跑來做什么?叫他好好待在宋州。朕不回宮,阿俏莫要再勸了,你是個好孩子,朕很欣慰。”

魏王在一旁瞧著,心中嘀咕不已,當太子可真累啊!

圣人自己不想回去那是他自己的事,可是你若是不勸,那圣人又覺得,你看太子恨不得我死,快點自己當皇帝啊!

阿俏來勸圣人,簡直是腿都跑細了,嘴都磨起泡來了。

圣人聞了喜訊,身子一下子好了不少,等正月過半,已經止了咳,于是揮揮手,將幾個孩子都趕了回去,只留下了晉王,在終南山伴駕。

賀知春一行人出了行宮,朝著長安城的方向行去,今日雪后初晴,到處都是滴滴答答的化雪之聲,馬車行得極慢,等回到宮中,已經是晌午了。

一進東宮,阮嬤嬤便迎了上來,“殿下回來了,快來飲些熱湯暖暖身子。都說化雪的天,比落雪天更冷呢。”

梳著婦人頭的云霞笑著提賀知春取了外衫,笑道:“嬤嬤不知道殿下何日歸,那小爐上的火,就沒有熄過呢。”

云霞嫁了元魁之后,依舊在東宮伺候,江湖人稱辣手摧花云嬤嬤。

賀知春正想喝湯,就聽到門邊一個穿著翠綠色衣衫的男子一閃而過。

她的臉一黑,“陸真!你能不要暗戳戳的寫東寫西嗎?”

陸真如今乃是東宮屬官,他每日無所事事,就是記錄賀知春的一言一行。

譬如太子今日上朝比若日晚了一刻,皆因晨起后太子妃賴床,纏著她不肯起身。

太子晚食用了米飯三碗,心中可有百姓乎?

太子今日又得了一張書圣真跡,當真是百姓食糟糠,朱門紙若金。

太子睡覺前還用了一盤點心,東宮可能需要重新制榻,逍遙椅裝不下她!

太子今天偷看太子妃四十八次,比她看奏折的次數還多……

太子今日見工部侍郎鄭仁凱,太子白眼以對之,鄭侍郎比鼻相對表示不滿。

簡直比那些虱子還煩人啊,事無巨細一一記錄在案,天知道東宮何時有這么一個職位!

賀知春現在一看到他就想拍死他,像拍死一只蚊子一樣。

你堂堂一個狀元郎,就不能好好的去為民做主,胸懷天下?

陸真咳了咳,探出腦袋來:“臣節假日不休,一聽聞太子回宮,便立馬來了,太子難道不應該嘉獎某嗎?”

嘉獎你一巴掌嗎?這個人絕對是在報復她新婚之夜,讓他親了褚二郎之事。

“賞你一碗熱湯?”

陸真搖了搖腦袋:“不敢喝,怕太子見了臣喝湯時的美貌把持不住!”

賀知春差點兒被湯嗆死。

喝湯時的美貌,還寫字時的丑陋呢!

這人自打那次丟了臉,便徹底暴露本性了,被人嫌棄得不行,踢皮球一樣被踢到了東宮來。

現在,賀知春也想把他踢出去了。

“陸真,你阿娘喚你回家相看小娘子呢,讓某給你捎句話,你若再不回去,她就把你寫的話本子,畫的小冊子一把火全燒了。”

賀知春驚訝得合不攏嘴,“等等,什么話本子小冊子?”

邁進殿中的崔九笑著瞥了陸真一眼,“阿俏還是不知道的好。”

賀知春頓時明白了,天啦,她的東宮屬官,竟然還給人畫沒眼看的小冊子!

陸真臉色一變,拔腿就跑,沒有跑幾步,又折返回來,扒著門框說道:“其實某來,是想說一句話的,太子你能少吃點芙蓉糕嗎?什么叫食不過三?”

說起來那叫一個苦啊,他陸真是那種熱愛朝事的人嗎?他只想天天敞開了玩兒啊,無奈陸尋簡直像是賣身給了賀知春一般,天天恨不得住在戶部,他這個人有主見得很,久而久之,他阿娘便歇了心思。

于是他就慘了,阿娘三句話不離小娘子,他實在沒有辦法,才來東宮躲清靜,看著自己寫的太子起居錄解悶兒玩。

君王怎么能夠有明顯的飲食喜好呢,那簡直就是把明晃晃的弱點扔出來啊!

賀知春一愣,“我吃了很多芙蓉糕嗎?”

陸真點了點頭,“真的很多。”

阮嬤嬤端著盤子的手一緊,沖著賀知春搖了搖頭。

賀知春遲遲未有孕,阮嬤嬤以為她中了招,都查過了,里頭并未有毒……

陸真說完,拔腿就跑,若是他阿娘燒了他的珍藏,他還不如去死!

等陸真走了,東宮終于安靜了,崔九走到桌前,青梨已經替他乘好了湯。

“你家中可好?”

崔九點了點頭,“都好,阿文同阿韻經常回去,阿娘很高興。阿俏日后別再吃芙蓉糕了吧。”

“你也覺得?”

崔九嘆了口氣,“陸真不會突然這么說,你看著他不著調兒,他到底也是世家大族里出來的,不會不知曉分寸。”

賀知春吃的芙蓉糕,都是從圣人的甘露殿來的。

陸真天天跟著賀知春,肯定知曉,但他還這樣提示,八成是他知曉什么了。

賀知春只覺得自己手腳冰涼,她端起湯碗,一咕嚕的喝完了,然后對阮嬤嬤說道,“嬤嬤,讓蔡公公去甘露殿取一疊芙蓉糕來……”

阮嬤嬤還沒有出門,賀知春便又搖了搖頭,“嬤嬤,還是別去了,日后我都不吃芙蓉糕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