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春事-第五百零五章 可靠的男子
更新時間:2018-06-12  作者: 飯團桃子控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名門春事 | 飯團桃子控 | 飯團桃子控 | 名門春事 
正文如下:
第五百零五章可靠的男子

第五百零五章可靠的男子

火爆強推:

賀知春同崔九說著話兒,便到了賀府。

風小了,雪還在下。因為還沒有來得及掃雪,雪履走在地面上,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

遠遠的,賀知春就能夠聽到庭院里,孩子們的嬉鬧聲。

她住了腳步,靜靜地聽了好一會兒,深吸了一口氣,她是真的很喜歡賀家,一進這個門,就覺得自己整個人都平靜了下來。

“我小的時候,岳州也會下雪,那時候就同幾個哥哥們一道兒打雪仗。還找到一塊木板兒,或者是將小機子倒過來,坐在上頭,從上坡上滑下來,很有意思。”

“知樂總是扭扭捏捏的,若是被砸中了,氣得跳腳,說自己的衣衫被弄臟啦,頭發被弄亂了,我總要嘲諷她一番,氣得她吃不下飯,哈哈!知秋也想玩,大兄就抱著她滑。”

崔九一聽,笑了笑,“你猜某小時候用雪球做什么?”

賀知春搖了搖頭,“我猜是整人,但是不知道怎么整。”

崔九湊到了賀知春耳邊,“那會兒我們一幫子細伢子,四處尋有誰家大人在行敦倫之事啦,或者是沐浴啊,如廁啊,然后噼里啪啦的一通砸,那酸爽……哈哈哈……尤其是平康坊里,不要太好找呀!”

賀知春都無語了。

你能好好做個人嗎?

你還能活到現在簡直是個奇跡。

“下雪天還有個好玩的事兒,抓野雞,野雞傻不愣登的,藏起來的時候,只藏頭不藏尾,很容易就抓住了。野雞尾巴毛還能拿去哄小娘……”

崔九咳了咳,現在說一句小聲失言了,還能撿回一條狗命嗎?

“某抓的野雞毛都給別人了,畢竟某那會兒還沒有認識阿俏,沒有小娘子要哄。”

賀知春懶得同他一般見識,穿過月亮門,進了庭院中。

才一進去,就看到一個圓球飛奔了過來,撲進了賀知春的懷中,脆生生的喊道:“姑母,你給蕊兒帶了什么好吃的?”

賀知春抱著她顛了顛,“蕊兒又長重了,姑母帶了梅花糖。”

一頭雪花的賀知禮迎了上來,從賀知春手中接過了賀蕊,將她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你姑母都快要抱不動你了,你還撲。快些去你阿娘那兒,換套衣衫,然后進屋暖和暖和去。”

賀蕊就是賀知春同崔九大婚那日高糯生下的孩子,如今已經三歲多了,口齒伶俐得很。

不過因為生得胖,圓滾滾的,也看不出來日后是不是有長安城第一美人的潛質。

賀蕊點了點頭,“阿爹你快放我下來,阿弟說不定醒了。”

高糯生了賀蕊之后一年多,又生了個小郎君。

賀蕊跟著乳嬤嬤走了,賀知春走過去,拍了拍賀槿的肩膀,他是賀知書的長子,如今已經入了蒙學了,頗有小大人的模樣。顏昭玲連生三子,是以這個家中,還是賀蕊是土霸王。

“姑母,姑父。”賀槿面無表情的行了禮,即便是剛才在打雪仗,這孩子也是表情淡定,若不是他小臉紅撲撲的,胸膛還在喘,根本就看不出他玩得十分高興。

崔九直了直腰桿子,心中再次祈求上天,以后阿俏若是生細伢子,千萬不要生出一個賀槿這種性子的人,不然的話,他同阿俏去偷雞摸狗,呸呸,去浪,還有一個小大人在旁邊管著。

那哪里是生兒子,簡直是生了一個爹啊!

賀槿這性子,分明就是像了顏惟清,一樣一樣的。

“槿兒想學功夫嗎?”

賀槿眼睛亮了幾分,“姑父要教某?”

崔九搖了搖頭,“你去跟著李將軍學功夫吧,他的功夫不在某之下,某可主要是耍嘴皮子的。”

賀槿眼睛淡了幾分,他能說他最喜歡的人就是姑父么?

“謝謝姑父,槿兒一定好好學。”

賀知禮笑瞇瞇的拍了拍賀槿的肩膀,“你們幾個都回去換衣衫吧,記得喝點熱湯。”

一群小蘿卜頭都被奶嬤嬤領走了。

賀知春才轉向崔九,“你同阿文說過了嗎?就給他塞了一個孩子過去?”

崔九一臉驚訝之色,“某同阿文,還需要說嗎?他要帶阿韻出城玩兒,把李欽載塞給某的時候,可從來不說!”

賀知禮正了正色,“阿俏要的人已經準備好了,跟某去阿爹書房吧。你剛才遇刺真的沒有受傷吧?”

賀知春擺了擺手,“小事,不是讓元魁來同你們報平安了么?放心吧。”

幾人去了書房,賀余面色十分的不虞,坐在門檻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屋子立坐著一個郎中,摸著白胡子,正在擦拭銀針。

兄妹幾人進了屋子,賀知春先是將圣人給的那顆藥取了出來,遞給了那郎中,郎中先是聞了聞,又用銀針挑了一點粉末而嘗了嘗,“藥沒有什么問題。”

賀知春又拿出了另外陸真給的那一顆,郎中照舊來了一遍,“這兩顆藥是一樣的。”

賀知春點了點頭,那郎中十分自覺的走出了屋子。

“阿俏怎么不要郎中給你把脈?誰給你下的毒?圣人對不對?都說虎毒不食子,他怎么可以這個樣子!”

賀余說著,緊了緊拳頭,“這個郎中別的不說,辨藥的本事是一流的,昨夜一收到你的消息,你二哥就立馬去請了。還好沒有遇到金吾衛。”

“把脈就算了,那么多郎中把了脈,都看不出問題來。只要這個藥沒有毒,也就死馬當作活馬醫了。圣人會騙我,但是我覺得陸家不會。”

崔九有些心酸,哼,你還不是因為陸真是陸尋的弟弟,陸尋哪里有某可靠啊!他想著,一把搶過圣人給賀知春的那一顆藥,塞進了自己的嘴里,吞了下去。

賀知春被他的舉動嚇了一大跳,“你做什么?”

崔九挺了挺胸膛,“某給你試藥啊,要是沒有毒,你再吃。阿俏放心,就算是死,某也要給你開路。某就是這么一個可靠的男子,感動吧?”

賀知春又好氣又好笑,幽幽地說道:“九哥啊,你怕不是忘記了吧,這藥是給小娘子吃了生細伢子的。你若是吃了,萬一來個葵水,或者是有孕在身,那可如何是好啊!”

崔九的臉都綠了,恨不得立馬出去把藥摳出來,這不能夠吧?他堂堂正正的大老爺們,怎么可能會……

賀知禮一聽,也促狹的打趣道:“來葵水有孕怕是難,不過萬一掉胡子啊,變成正經小白臉啊,有可能!”

崔九想了想,立馬沖出去吐藥去了。

賀知春哈哈大笑起來,賀余也笑了,原本屋子里的氣氛十分的緊張,現在……

賀余拍了拍賀知春的肩膀,“崔九是個好的,日后你莫要老欺負他。”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飯團桃子控其他作品<<將門鳳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