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春事-第五百零九章 平凡的珠子
更新時間:2018-06-14  作者: 飯團桃子控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名門春事 | 飯團桃子控 | 飯團桃子控 | 名門春事 
正文如下:
第五百零九章平凡的珠子

字體:

見崔九來了,崔韻和李恬也不鬧騰了,安安分分的坐了開來。

崔韻自顧自的斟了一杯酒,她喜歡東宮,因為阿俏這里總是有喝不完的好酒,不像英國公府,李思文那個窮人,不提也罷。

“我去了鄭家,看到了鄭明珠的那個孩子,我阿娘說她長的很眼熟,好似在哪里見過,但又記不清了。”

崔韻抿了一口酒,小聲的說道。

鄭明珠名聲壞了,又是橫死,鄭家只邀請了近親前去送葬,崔韻同她乃是嫡親的表姐妹,自然是去了的。

賀知春驚訝的挑了挑眉頭,“生得不像她娘么?”

崔韻搖了搖頭,“一點兒都不像,雖然才是個幾歲的孩童,但是依稀的已經能夠看出一些眉目來了,生得是極好的。我瞧著也好似在哪里見過。”

這就有趣了。

崔韻從高句麗回長安城之后沒有幾年,又早早的嫁去了英國公府,懷孕生子。她是一副郎君性子,在世家之中處境頗為尷尬,她自己也不在意,沒有什么同別人拉近關系的心思。

畢竟她嫁的是武將,一個武將滿朝文武都愛他,那簡直是嫌自己命長啊!

李恬一驚,眨了眨眼睛調笑道,“鄭明珠生得好,該不會是我的兩個兄長的孩子吧?阿韻你見他們見得最多了……至于我爹,估計不大能夠。”

賀知春同崔韻都一時語塞,有你這么坑自己兄長的嗎?

“不大可能,應該是不常見的人,不然的話,我一瞧見他們的臉,還能想不起來?我雖然說不能夠過目不忘,但是也是不蠢的。”崔韻說著,又給自己倒了一杯酒。

賀知春見她愛喝,趕忙讓云霞提了四壇上來,給兩人一人兩壇子。

“那下次尋個機會,我也偷偷去瞧瞧這個孩子。”賀知春說著,又將陸真給她調理身子用的那個方子,抄錄了一份給了李恬,“阿恬你試試這個,陸真給的,說是陸家給小娘子調養身子用的。”

李恬鄭重的接過了,“等我凱旋之后,再用。”

崔韻羨慕的看了她一眼,“那必須的,不然女將軍打著打著仗,要生孩子了,那就樂子大發了。”

李恬紅著臉捶了崔韻一拳,“你當是母雞生蛋呢!咱們先走吧,阿俏還有朝事要處理,我也得回去,準備出征的事。”

崔韻嘆了口氣,擺了擺手,她是真的很想去打仗啊!但是她也知道,自己是高句麗長大的,在大慶也沒有軍功,到底不如李恬名正言順。

圣人現在也不想看到姓崔的人手握兵權。

但是,她相信,只要阿俏當了皇帝,她遲早有再上戰場的一日,她手中的長槍都已經蠢蠢欲動了。

李恬同崔韻一走,賀知春立馬跳了起來,又揉胳膊又甩腿的,疼得嗷嗷叫。

嚇得在里間寫折子的崔九手一抖,立馬沖了出來,“阿俏怎么了?”

賀知春疼得眼淚水都要流出來了,“九哥快給我瞧瞧,胳膊腿是不是折了,我為了不在阿韻和阿恬面前丟臉,忍得好辛苦啊!”

崔九無語的走了過去,將她的衣衫扯開一看,白嫩嫩的什么傷痕都沒有啊!

“沒有受傷啊!阿恬和阿韻都是同你鬧著玩兒呢,怎么會真的讓你受傷。”崔九不解的說道。

賀知春眨了眨眼睛,“九哥,你仔細看看,真的沒有受傷嗎?”

她是真的很想要有一個孩子啊,連鄭明珠都有孩子了,她很嫉妒。

崔九臉一紅,一把將賀知春打橫抱起,“陸真又畫了新的小冊子對不對?你別跟他攪和到一起了,都成啥樣子了!白日那啥的,御史臺要參你了!”

陸真,感謝你了大兄弟!崔九心中樂得飛起,決定再也不計較陸真奇奇怪怪的舉動了。

而在寢殿外的陸真,打了一個噴嚏,滿臉潮紅的繼續畫著自己的偉大事業。

一旁干著活兒的老臣瞧著他春心蕩漾的模樣,搖了搖頭,世風日下,人心不古!

等兩人沐浴更衣了之后,崔九瞧著賀知春紅撲撲的小臉,樂呵呵的掏出了一顆珠子,遞給了賀知春。

賀知春看了一眼,“早就跟你說了,不要拿我的珍珠同元豆打珠子玩了。那金珠子或者銀珠子都可以啊。”

元豆平日里像個小大人一樣,但是一同崔九在一起,那就是李三歲,恨不得日日爬樹掏鳥窩,魏王攔都攔不住他。

崔九搖了搖頭,“這個不是你的,你看用紅線穿著呢,是鄭夫人說的那一顆,某今日才去大理寺拿回來的。”

賀知春接過來一瞧,這顆珠子果然同鄭夫人說的一樣,平淡無奇,就是普通的世家貴女,梳妝匣子里也應該有個一兩顆的。

“鄭明珠見多識廣,什么樣的珍寶沒有見過,怎么可能被一顆普普通通的明珠打動了呢?這不合常理啊!”

崔九笑了笑,“當年你不也被某的一個銀香球打動了嗎?銀香球更加普通呢。”

賀知春翻了個白眼兒,“誰被你打動了?不就是個生辰賀禮嗎?早就不知道扔到哪個角落去了。”

崔九扯了扯賀知春的臉,“別撒謊了,上次還在你的梳妝匣子里瞧見了呢!”

賀知春咳了咳,從小一起長大的就是不好,你什么事情他都摻和了一腳。

她拿起那顆明珠仔細的看了看,指著其中的一處痕跡,說道:“這顆明珠,應該原本是鑲嵌在什么首飾上的。然后被人給取下來了。云霞,你尚宮局叫余司珍來一趟,有經驗的老匠人,一瞧就明白了。”

她不認為,鄭明珠是那種會被一朵花,一根草,或者是自己梳妝匣子里到處都有的普通明珠打動的人,這顆珠子一定有什么內涵,或者是說,隱藏著什么秘密。

云霞點了點頭。

不一會兒,便來了一位年長的婦人。她是宮中專門負責制造朱釵首飾的司珍房的掌事。

“奴請殿下安。”

賀知春擺了擺手,“你瞧瞧這個,之前是鑲嵌在什么首飾上的。”

賀知春說著,將那顆珍珠,遞給了云霞,云霞接過了,雙手捧著遞給了余司珍。

“殿下,奴需要在光亮處仔細驗看。”

賀知春點了點頭,于是云霞給她掌了燈。

余司珍在燈下一瞧,頓時臉變了色兒,撲通一聲跪在地上。

《》更多最快,請關注18!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