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春事-第五百四十九章 乳名咋不叫狗洞
更新時間:2018-07-04  作者: 飯團桃子控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名門春事 | 飯團桃子控 | 飯團桃子控 | 名門春事 
正文如下:
第五百四十九章乳名咋不叫狗洞

第五百四十九章乳名咋不叫狗洞

當然,賀知春如此想,未免有些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嫌疑。

上輩子且不論,這輩子,她一直都不敢停歇的在護住自己的小命。

自己的事,自己都不重視,等著別人來保護,那豈不是可笑。她從來都不想當一個可笑的人。

賀知春想著,便聞到了一股子濃濃的雞湯味兒,抬頭一瞧,果然阮嬤嬤端了一碗湯上來。

她瞧著有些不高興。

“嬤嬤,何事不悅?”賀知春拿起湯勺,喝了一口,這湯也不知道燉了多久了,雞肉已經是入口及化,湯鮮香濃郁。

阮嬤嬤嘆了口氣,“要按嬤嬤說,你家三哥這做官不錯,選夫人的眼光著實一般。”

這是對盧嫣不滿了。

不等賀知春發問,她又繼續道:“殿下有身孕,九郎那是事事妥帖,盡量讓殿下少操勞。她作為嫂嫂倒是好,一來就給殿下出難題,未免有些交淺言深,不識時務,不是真的聰明人。”

賀知春笑了笑,到底是她三嫂。

阮嬤嬤在賀知春身邊待久了,向來是有什么說什么,見賀知春沒有在意,又接著補充道:“殿下說的關于開女科的那些話,便是嬤嬤我,都知曉是一個什么驚世駭俗的事情,便是圣人現在……也不敢輕易開這個口。”

“她連這個都看不出來,還走什么仕途呢?自以為有狀元之才的人多了去了,又有幾個人能夠當上狀元?就算考上了狀元,又有幾個人能夠辦好實務?”

“殿下可別好心,真聽她的弄什么女科!這關頭,先安安心心的把孩子生下來,管好自己才是真。”

賀知春一把抱住了阮嬤嬤的腰,在她的肚子上蹭了蹭,阮嬤嬤年紀大了,微微有些發福,肚子軟軟的,賀知春想撒嬌的時候,就把頭貼在她的肚子上。

“嬤嬤放心吧,我是那種聽了別人三言兩語就改變主意的人么?便是我三哥來說,我也照舊是如此回答的。”

阮嬤嬤摸了摸賀知春的腦袋,“女學什么的,也不合適。賀家根基多淺啊,你三個嫂嫂又都是小輩。那些眼紅殿下的人,處處盯著賀家挑錯呢,萬一出了什么紕漏……”

說話間崔九便走了進來,一頭霧水的問道:“什么女學,不是你嫂嫂們來瞧你么,怎么扯到女學去了?”

阮嬤嬤找到了隊友,噼里啪啦的說了一通。

崔九一聽,一跳三尺高,“這不是沒事兒找事么?不行不行,到時候御史臺的折子還不飛起,這是給某找活兒干啊!現在誰阻攔某陪阿俏,陪香瓜,那都是找抽!”

“等等,香瓜是誰?你在平康坊里的新尋的相好的么?”

崔九得意洋洋的指了指賀知春的肚子,“是某給咱們家孩子取的乳名,你瞧啊,當初咱們在岳州,某送了你一整個市集所有的香瓜呢……還有某送你的一個生辰賀禮,可不就是一個香瓜味兒的銀香球么?”

“某想了想,這香瓜可不就是咱們兩的定情之物么?”

阮嬤嬤驚奇的看著崔九,“還有這事兒。”

那會兒她還沒有去岳州呢!

賀知春忍不住扶額,“你還有臉說……我阿奶看到那么多香瓜,生怕爛了,好些日子都沒有開火,全家人從早到晚就啃香瓜了,一邊吃一邊恨得牙癢癢呢!”

誰想要香瓜當定情信物啊,這感情怕是不到一個月就爛了好嗎?

再說了,那會兒她才幾歲啊,就定情,真是不要臉啊這個人!

崔九見賀知春不喜歡香瓜這個乳名,撓了撓頭,“那要不叫陶罐,那會兒你從樹上跳下來,就是用陶罐砸了某的頭啊,叫陶罐怎么樣?”

賀知春小白眼翻得飛起,你的進士是怎么考取的?莫非是賄賂了考官么?

她叫天寶已經夠直白了,沒有想到她的娃兒要叫陶罐……

你咋不直接叫土呢?

“那要不叫牛糞,我記得有一次,你可不就被我推到牛糞里去了么?那是我第一次覺得你是如此的英姿颯爽……或者叫狗洞?哈哈,我還把你踹進狗洞去過。嬤嬤你是不知道,那會兒他倔著呢,寧愿被山匪抓了,也不想鉆狗洞,結果被我一腳……哈哈!”

崔九臉一僵,阮嬤嬤已經哈哈大笑起來。

同床共枕的,為何你要這么狠!

分明就是你仗著現在腹中有尚方寶劍了,就翻天了啊!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唉,他哪里舍得打,只有阿俏打他的份。

為何你這么狠?都是某慣的……

崔九丟了臉,立馬轉移話題道:“嬤嬤不用擔心,賀家要開女學,放心吧,開不起來的。且不說阿爹同哥哥們絕對不會同意,就算他們整出了一個書院,也沒有多少人愿意去。”

弄書院可是大動靜,盧嫣不可能瞞著賀家去整這個事情。

賀知春同魏王弄天道書院,都不敢自己當山長,要假托圣人之名,賀家集齊了那些貴女,有何想法?

賀家若不是出了個賀知春,就算有錢又如何?照舊被人嘲笑是南蠻子。

世家大族的,有幾個真心覺得他們就值得尊敬了,現在罵他們抱大腿的還比比皆是呢。

你把自己的閨女,送到南蠻子開的書院里去做什么?

是養出像阿俏這種腦袋異于常人的,還是高糯那樣的一言不合就暴起的……

不是他詆毀,賀家人教出的女兒,實在是在長安城頗為有名氣……四個字形容,家門不幸……

而且世家貴女,誰不是有自己專門的夫子,教琴棋書畫的。一對一名師指點,好得不得了,干嘛要去什么書院,吃大鍋飯。

除非這書院,是賀知春開口,以她的名義來整一個,那她們多多少少看著她的面子,進去晃蕩兩下。亦或者是尋一些德高望重的夫人,皇親國戚來開,這樣她們覺得進去了,讓夫人們瞧中了,能夠結一門好親。

崔九說著,擺了擺手,“嬤嬤,咱們不說這個了,別讓阿俏的雞湯涼了。現在天大地大,阿俏最大。”

阮嬤嬤顯然很受用,笑瞇瞇的又給崔九也端了一碗雞湯。

賀知春瞧著好笑,“照這樣下去,我們一家子,怕是都要變胖子了。”

崔九端起湯喝了一口,滿不在乎的說道:“胖子怎么了,說不定咱們胖了之后,咱大慶都以肥為美了。”

相關、、、、、、、、

就在你最值得收藏的全本

閩ICP備16022215號3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