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春事-第五百五十四章 看壞了小腦袋瓜
更新時間:2018-07-06  作者: 飯團桃子控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名門春事 | 飯團桃子控 | 飯團桃子控 | 名門春事 
正文如下:

第五百五十四章看壞了小腦袋瓜

類別:其他小說

作者:

書名:__

賀知春坐在臺階上不一會兒,就瞧見長樂公主走了出來,“天寶你還有身孕呢,怎么也不鋪個軟墊?九弟你進去吧,阿爹叫你。”

她說著,放了兩個蒲團在地下,賀知春也沒有推遲,直接坐了上來,“阿姐怎么出來了,阿爹吃好了嗎?”

長樂公主點了點頭,“嗯,吃好了。”

賀知春對長樂公主倒是沒有什么惡感,剩下的幾個姊妹里,她最喜歡的就是長樂公主了,因為她十分的寬厚。

城陽為人刻薄,衡山太過軟弱,同她都不是一路人。

至于那些庶出的姐妹,她也只是同高陽熟絡一些,但是高陽實在是一言難盡。

長樂公主給賀知春說了會懷孕時要注意的事兒,就瞧見晉王紅著眼睛走了出來,他對著魏王別了別嘴,“阿爹叫你進去。”

賀知春心中咯噔一下,這怎么看怎么像是圣人在交代遺言呢?

魏王也是心有戚戚,還沒有進門,就已經開始掉眼淚了。

這下子長樂公主同賀知春,都沒有心情說話了,只是有些目光渙散的胡亂看著,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

不一會兒,魏王也出來了,他拍了拍賀知春的肩膀,“你進去吧,某去喚閣老們來。”

賀知春腳步一頓,點了點頭。

殿中的風輕輕的吹著,將桌上那本被魏王拽得不成樣子的大慶群英傳翻得嘩啦啦的響,晉王的琴還放在一旁,上頭隨意的扔著一件讓他痛恨無比的舞衣。

小桌案上,賀知春熬的雞肉粥已經沒了熱氣,原本碧綠的小配菜已經有些失去了色彩。

這幾日圣人只讓幾個嫡出的兒女近身,宮中的內侍都已經遣散了,就連韋貴妃,都沒有獲準來甘露殿看上一眼。

除了他們幾個人,就只有太醫能夠進出了。

圣人說他要享受天倫之樂。

他很樂,可是幾個皇子皇女卻都過得很心酸。

圣人身邊的床榻,已經被坐出了一個窩窩,賀知春索性坐了上去,看了圣人一眼。

原本高高在上的那個君主,如今也不過是一個快要油盡燈枯的老人了。

有不少人都說,圣人去世,獲益最大的便是太子,因為只有皇帝去世,太子方才能夠登基。

但是賀知春卻并不覺得高興。

“天寶還記得當初阿爹讓你發的誓嗎?”圣人挑了挑眉頭,他說話雖然中氣不足,但是依舊很有壓迫感。

賀知春點了點頭。

“你四哥的對你說的話,阿爹都知曉了。他想讓你的孩子,過繼到他名下的事。”

賀知春一愣,又點了點頭。

她并沒有想過要隱瞞圣人這件事,因為她也沒有打算要將自己的孩子放到別人的名下。

圣人看著她的眼睛,說道:“你不打算聽你四哥的,對不對?”

賀知春遲疑了片刻,又點了點頭。

圣人卻是笑了,不再提這個事兒。

賀知春有些發懵,她不知道圣人到底是何意。

圣人說著,看了看自己的床帳,“別把你九哥打發去西北了吧,就讓他留在長安城給你唱小曲兒吧。”

賀知春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鬼?阿爹你瘋魔了么?

她才不想聽晉王唱小曲兒呢!

圣人回憶起了之前晉王進來時候的模樣,也忍不住嘴角抽了抽。

晉王一入大殿,直接跳上床來,抱住他的大腿就開始哭,簡直是聞者傷心,聽者流淚。

圣人挪了挪腳,因為他感覺到自己的褲子已經濕了,“爹還沒有死呢,你現在把眼淚哭完了,一會兒爹死了,你哭不出來,可是要被御史參的。”

晉王一聽,哭得越發的厲害,鼻涕眼淚抹了圣人一褲子,圣人強忍著惡心,用手推了推晉王的頭,“你別哭了。”

晉王打了個嗝,“爹啊,你可是我親爹啊,我不哭能行嗎?就算讓我哭一年,那我也哭得出來啊!”

圣人的心腸頓時軟了,“你這孩子,真是叫人放心不下。你日后莫要同天寶對著干了,這么久你也看出來了,你不是她的對手,不要自取其辱了。她不會虧待你的。”

晉王擦了擦眼淚,“阿爹啊,你能夠幫兒子一件事么?你能不讓天寶把我發配去大西北么?哪怕把我留在長安城里唱小曲兒也好啊!我入宮,賣藝不賣身都行啊!”

晉王一想到日后要與牛羊相伴,頓時又委屈起來,他生在福窩窩里,哪里受過那樣的苦楚。

圣人的嘴角抽了抽,晉王咋越來越不著調了呢?

這都是從哪里學的啊!

圣人不知道這都是陸真冷冷傳里的故事情節。

冷冷將失寵的男子發配去了大西北,然后那人被狼活活的咬死了啊!這肯定是李天寶告訴陸真的,那個男子,他怎么瞧,怎么像他啊!

“你想什么呢?天寶怎么會讓你去大西北。九郎啊,你能夠從阿爹的褲子上挪開嗎?”

你再哭,一會兒太醫來了,會以為朕失禁了啊……

“阿爹你不答應,我就不挪開……”晉王自覺自己在長安城里什么臉都沒有,日后都要給天寶唱小曲兒了,還要什么臉啊!

圣人點了點頭,“允了允了。”

晉王這才滿意了,擦了擦眼睛,“君子一諾重千金,阿爹的更是金口玉言。對了阿爹,你叫我進來說什么?”

圣人撓了撓腦袋,你都這么瓜了,我還怎么說得出口臨終遺言?沒有這個氣氛啊!

賀知春讓圣人回憶了許久,等他回過神來,這才開始說道。

“我什么時候說要讓九哥去大西北了?我有那么傻?放虎歸山,然后讓他從西北邊陲整出一支軍殺回長安城?阿爹,我早就同九哥說過了,他這輩子就要待在長安城,我的眼皮子底下了。阿爹你放心,我絕對不會動他一根毫毛的。”

圣人見她說得實在,頓時滿意了。

賀知春簡直對晉王無語,他那個腦袋瓜子正是太久不用都不靈泛了。

什么叫做圈養,圈養懂嗎?

兇猛的野豬,都能給你養成吃飽就睡任人宰割的家豬;能夠飛天的野雞,都能給養得胖得只能喔喔叫。

更何況是人呢!

若是賀知春知曉晉王的腦袋瓜子就是看陸真寫的話本子看壞的,她一定把陸真打一頓,然后將他寫的書,讓人多抄錄一些,送給所有的宗親們看啊!

這叫看壞你們的小腦袋瓜!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飯團桃子控其他作品<<將門鳳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