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春事-第五百五十五章 聽阿俏講過去的故事
更新時間:2018-07-07  作者: 飯團桃子控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名門春事 | 飯團桃子控 | 飯團桃子控 | 名門春事 
正文如下:
第五百五十五章聽阿俏講過去的故事

第五百五十五章聽阿俏講過去的故事

圣人相信賀知春沒有必要在晉王的事情上扯謊,因為她若連這點胸襟與誠信都沒有,那他也不會挑選她來當儲君了。

他想著,閉了閉眼睛,許久都沒有說話。

直到賀知春以為圣人已經睡著了,準備起身離去的時候,卻發現圣人的眼角泛著淚光,他哭了。

圣人是一個很好哭的人,每一次他哭,賀知春都覺得他是在演戲,你看這廝又假哭去了!

甘露殿得備著多少帕子,才夠圣人哭的啊!怕是他的三宮六院加起來都沒有他能哭。

可是這一次不一樣,他沒有嚎啕大哭,只是閉著眼睛,默默的流淚,流得賀知春有些心顫。

“阿爹。”

賀知春有些手忙腳亂的掏出帕子,幫圣人擦了擦眼角。

圣人睜開了眼睛,看了一眼賀知春,又伸出手來,拍了拍她的手背。

“天寶能給阿爹說一說你小時候的事情嗎?阿爹都沒有瞧見,天寶是怎么從一個小童長大的。你阿娘去的時候,她雖然沒有說,但是我知道,她最掛念的就是你,所以才讓阮嬤嬤去了你身邊。”

“晉陽同你是雙生子,我想著把她養在身邊,多給她一些寵愛,就當是你也在身邊了,可是你同她一點都不像。”

賀知春聞言心中有些五味雜陳。

她回宮這么久,圣人也并沒有問過這些,她同平常的父親不一樣,與其說是父,不如說是君。

就連他們相處得最為融洽的時候,圣人也并沒有表現出有多少父愛。他從來都沒有提過賀知春的往事,甚至連阿俏都不叫,只是叫她李天寶。

不過,再怎么樣,圣人他也活不長了。

賀知春想著,努力的擠出了一個笑容,“賀家那時候可窮了,原本積累下的產業,都叫賀家的大伯給搶去了。家里好長的時間,都吃糠噎菜的,很少能夠見到葷腥,我可饞肉了,做夢都夢見有肉吃。”

“賀家阿奶喂了兩頭大肥豬,過年的時候殺了吃肉,賀司農硬要給我多藏了一碗,因為這事兒,我還同賀知樂打了一架,哈哈,阿爹,我打架可厲害了,把她打得嗷嗷叫。”

“雖然窮,但是大兄年紀到了,還是要去書院的。二哥成日里不見人影,都是三哥帶著我,天沒有亮,他便去湖邊的大青石上晨讀,而我就在那里爬樹,他讀一句,我便跟著學一句。”

圣人睜大了眼睛,心中有些發酸,“一整年都不吃肉么?那你不是長得很瘦?你在宮里的時候,你四哥慣著你,吃的各種各樣的肉,比阿爹還多呢。”

賀知春有些不開心,垂頭喪氣的說道:“并沒有,沒吃肉,我也胖乎乎的。唉,可能是我長得就像是個饞嘴的,隔壁賣涼粉的胖大嬸,經常塞糖給我吃。哦,還有我二哥,他仗得自己長得好看,吃了東家吃西家,還會帶點心回來吃。”

賣涼粉的胖大嬸,估摸著到現在,都認為賀知春是她的同道中人,好吃!

圣人笑了起來,“這不是說我的天寶是有福氣的人么?胖好,阿爹就喜歡胖的。”

賀知春沒有接這個茬兒,誰喜歡胖的啊!騙人!

“我那時候,最喜歡的就是夏天了,因為能夠同哥哥們一道兒去游水,有一次,我們全家人一道兒,橫著游過了長江呢。夏日的岳州,有魚有蝦,還有蓮藕蓮蓬菱角,路邊還有許多野生的刺泡泡,都是我愛吃的。”

圣人聽賀知春說著,突然有點兒后悔,自己從來都沒有去過岳州了。

但他其實哪里知曉,那會兒的岳州,窮山惡水民風彪悍的,哪里有賀知春說得這么好。

不過是因為她長在哪里,覺得哪里都不如家鄉美罷了!

“我第一次學游水的時候,一下子就學會了,嘚瑟得不行,恨不得天天下水,結果有一次同三哥晨讀的時候,沒有游多遠,就腳抽筋了,像個大石頭一樣沉了下去。三哥嚇得要命,將手中的書都扔進河里了。”

“他比我大不了幾歲,也還是個孩子呢,硬是生拉硬拽的把我救了上來,結果回家中,被賀家阿爹暴打了一頓。他守著我一整夜,就怕我發燒,我那時候就想著,千萬別生病,千萬別生病,萬一病了去看郎中,那得花掉多少買肉錢啊!”

“看一個病,全家都窮了。那我三哥啥時候才能夠去私塾呢?那本書被泡壞了,他心疼了好久。后來我們兩個偷偷的去給地主家放牛,又四處里摘野果子賣,這才攢夠了錢。可他舍不得賣新的,自己循著記憶,手寫了一本。”

“剩下的錢,在我同知秋生辰的時候,給我們買生辰賀禮了。”

圣人一愣,“賀司農那會兒大大小小也是官,家中怎么會這么窮呢?”

賀知春望了望天,你是生在福窩窩里,哪里知曉老百姓要賺點錢多難啊!

就賀余那點子俸祿,哪里夠全家人花的……

要給三個哥哥攢書院的費用,知秋有氣疾,一年四季都得吃藥,每年都要大病一場,這一病家中便是雞飛狗跳的,攢得錢花得光光的。還要給賀知詩攢嫁妝,她到了年紀,總不能光著膀子就出嫁吧。

所以窮人啊,是生不起病的。

“我一開始去賀家的時候,身上有傷,花了不少錢才治好呢。賀家阿爹是個大清官,全家都指著俸祿活呢。不過也沒有窮多久,后來緩過來就好多了。”

這也就是剛開始的時候,因為家中以前置辦的東西,都分給賀家大伯了,所以日子艱難,后來便好了,到底賀余也是個官嘛!

現在想來,她也能夠理解賀夫人為何討厭她同知秋了,她們兩個就是來吃白飯,拖累賀家的啊!

圣人不由得有些慚愧,他當時咋就沒有想到要給賀余一點錢呢!

人家幫他養孩子,他卻一個大子兒都沒有給,賀余為了錢傷透腦筋的時候,是不是心底里暗地的罵你這個摳門的昏君……

為啥他手下的官,都這么窮呢……你看看岑文,再看看李大亮,然后看看為了八個兒子日夜操勞的孫弗……

大慶有這么窮嗎?你們咋連小貪一點都不會呢!

相關、、、、、、、、

就在你最值得收藏的全本

閩ICP備16022215號3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飯團桃子控其他作品<<將門鳳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