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春事-第五百五十六章 出人意料的遺囑
更新時間:2018-07-07  作者: 飯團桃子控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名門春事 | 飯團桃子控 | 飯團桃子控 | 名門春事 
正文如下:
正文卷第五百五十六章出人意料的遺囑

賀知春揀了有意思的事情來說,說得圣人聽得津津有味的。

“早知道就讓天寶你來念大慶群英傳了,比四郎說得好。”

賀知春臉一僵,可別啊!給您跪了行嗎?

那本大慶群英傳,就是我這么喜歡溜須拍馬的人,都不忍直視啊!實在是太可怕了。

賀知春為了轉移話題,又挑了一些事情來說,都是她同賀知禮開始行商之后,四處奔走,遇到的一些人和事。

別看賀家如今這么顯赫,當初他們兩個人真的是吃了不少苦頭。

你的生意要做大,可不就擋了一些人的道兒么,什么被抓被整的,不是少數。

好在她同賀知禮憑借著美貌與智慧,都一一化解了。

圣人聽得直抽抽,什么美貌與智慧?

你要點臉好嗎?

就這樣看來,天寶完全繼承了他的這個閃光點嘛!

他敢肯定,日后天寶八成也會要人寫上一本大慶女皇傳,那肉麻程度,比他的有過之而無不及。

賀知春說了許多,因為她知曉,圣人八成是再也沒有機會聽她說了。

直到她實在是沒有什么可說的了,圣人這才意猶未盡的摸了摸她的腦袋,“天寶出去吧,把那群閣老們叫進來。”

殿外的臺階上,已經坐滿了一堆紅著眼睛的老頭子。

一看到賀知春出來,一個個的都像是餓極了的兔子一樣,猛的回過頭來,目光辣眼。

賀知春瞧得有些發慌,“圣人叫你們進去。”

閣老們顫顫巍巍的站了起身,好似一個踉蹌就能夠比圣人先走一步一般。

他們早就等得不耐煩了,太子的話咋這多呢,像是說不完一般,日后上朝了可怎么得了。

大臣們罵她一句,她能夠一百句的罵回來,想想都是前途暗淡。

上一個折子吧,你寫了五百字,太子她大紅的朱批一揮,能回復你一千句。

譬如:愛卿啊,此句話狗屁不通,你咋不回書院重新開蒙呢?

愛卿啊,你說的這個事情朕已經知曉啦,但是朕不同意啊!

愛卿啊,你的這個字寫得太丑了,你可以憑借本奏折,去尋褚侍郎,領字帖一張,抄五百遍。

愛卿啊,你的折子沒毛病,朕很欣慰。但是你能洗一下頭嗎?我的龍椅有點高,早朝的時候經常看到你的頭頂上有雪花啊,若是你不知曉用什么洗合適……憑借此奏折,去尋晉王。當年朕送了他幾車,應該還沒有用完。

若他不給,你來朕這里領取洗頭宮廷秘方一包。

愛卿啊,朕昨日在市集看到你兒子調戲良家婦女了,你回去好好管管他,罰跪算盤怎么樣?再有下次,我就要割掉他的……

大臣們這么一想,都深深的看了賀知春一眼,打了個寒顫。

賀知春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你們都看我干啥?

我阿爹生病了,我正難過著呢!為啥我要看到你們懷疑的小眼神……實在太過分了啊!

不過懷疑的小眼神沒有停留多久,因為他們都進去同圣人說話去了。

韋貴妃見賀知春出來了,抹著眼淚,輕聲耳語道:“殿下,都準備妥當了。”

圣人眼看著要大行了,宮中不可能毫無準備。

那些東西,都是圣人自己個一早就過目好了,全都整理齊備了的,賀知春年輕不懂,但是有韋貴妃在啊,韋貴妃都打點得妥妥當當的。

韋貴妃瞧著甘露殿,不喜不悲,“圣人還真是薄情寡性的,竟然一個后宮中的人,都沒有見。”

賀知春咳了咳,我爹還沒有死啊,貴妃啊,你能晚一點放飛自我,暴露本性嗎?

韋貴妃說著,眼眶一紅,“唉,到底都老了。殿下,襄州是什么樣的呢?”

韋貴妃的兒子紀王時任襄州刺史,襄州荊州岳州一衣帶水的。

“貴妃自己去看,便知曉了。”賀知春同韋貴妃親近,也沒有隱瞞。

韋貴妃一聽,滿意了,賀知春這是同意放她出宮同兒子團聚了。

她對圣人雖然說也有些情誼,但是她是個聰明人,知曉夫君什么的都是靠不住的,靠兒子才是正道啊!

她滿意了,便又開始哭了起來,“圣人……臣妾心中……”

賀知春被她哭得一驚,別介啊,你咋就演上了呢……

你剛剛還說圣人薄情寡性呢!

后宮其他妃嬪,見韋貴妃哭了,也都跟著嚶嚶嚶的哭了起來。

一時之間,大殿之外,全都是嚶嚶嚶的哭聲……

賀知春伸長了脖子一看,我滴個娘啊,我爹到底有多少后妃啊,怎么這排起隊來哭,都瞧不見隊尾呢?

這一個尼姑庵,裝得下么?

真是造孽啊!

過了好一會兒,褚登善快步的跑了出來,“殿下,快些進來。”

賀知春心中一頓,拔腿就跑,此時趕來的崔九,嚇得不輕,阿俏你可還懷著身孕呢,這么健步如飛的。

他心中也有些戚戚,比起賀知春,他才是在圣人眼皮子底下長大的那一個呢!

兩人率先沖進了大殿,魏王晉王還有長樂公主等人,也都跌跌撞撞的沖了進去。

賀知春放眼一看,便瞧見了人群中,躺在床上的圣人,同之前她在里頭說故事的時候相比,圣人的生氣好似又少了許多,已經有些上不來氣兒了。

賀知春原本已經自己不會哭,可是眼淚就那樣唰唰的往下掉,哭得泣不成聲。

她直直的撲了過去,“阿爹!”

圣人環視了一下屋子里的人,擠出了一個笑容。

然后顫顫微微的抬起了手,“天寶不哭。”

然后他說著,先看了看孫國舅,又看了看英國公,再看了看褚登善,“天寶年少,朕大行之后,著國舅,李英公,褚愛卿輔政。”

他說著,咳了好一會兒才停下來,殿中已經是哭泣聲一片。

孫國舅等人都對著圣人行了大禮。

圣人停頓了好一會兒,這才又開口說道:“天寶所生長子,取名李恒,為皇太孫。其余男丁,姓崔,姓崔的日后不能為太子。”

圣人這話一出,包括賀知春在內,所有人都驚訝得不能言語。

圣人一直都說要立魏王的兒子當皇太孫的,因為賀知春到底是女郎,魏王的兒子才是他正經的孫子啊!

這是病得糊涂了么?

只有長樂公主第一個回過神來,她捏了捏袖中的密旨,之前圣人給她這道旨意,她就奇怪了。若是魏王的兒子當皇帝,沈家為什么要反對天寶,他們只需要等就好了啊,等到天寶退位,皇位自然是傳給魏王的兒子的。

若是天寶不守承諾,那圣人應該幫助魏王,打擊天寶才對,為何要留下這么一道旨意。

若是天寶守承諾,沈家卻要殺害她的子孫后代,那圣人這封休妻的旨意,也沒有什么卵用啊,人家的兒子都當皇帝了,休不休的沈家都是圣人母族。

大文學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飯團桃子控其他作品<<將門鳳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