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春事-第五百六十五章 做皇帝全年無休
更新時間:2018-07-12  作者: 飯團桃子控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名門春事 | 飯團桃子控 | 飯團桃子控 | 名門春事 
正文如下:
正文卷第五百六十五章做皇帝全年無休

鄭觀音聞言抿了抿嘴唇,她不是不憤怒,但是賀知春之前說,她的兒子藏在崔家,就這么一句話,猶如一痛冰水,直直的從她的頭頂上澆了下來,將她澆了一個透心涼。

她算不得頂頂聰慧的女人,更加不擅長玩弄權術,不然的話,李二也不能讓她活下來。

說實在的,若不是當時身懷有孕,她恨不得同自己的夫君孩兒一道去了,一了百了,因為活著看著那人一呼百應,子孫延綿,真的快要讓她氣死了。

“崔九就是我的兒子。崔九你的母親是我的堂妹,當初也是因為我同你阿爹毀了婚,她才嫁去崔家的。為此,她應該十分的感謝我才對。”

賀知春簡直要笑死了,感謝你?感謝你讓她去嫁給了崔九的渣爹?

你這是欺負她不在長安城啊,不然的話,她還不沖過了撕了你,這么一想,姓鄭的小娘子,還都是一個個的不怎么聰明。

見賀知春同崔九不言語,鄭觀音又接著說道:“她嫁去崔家那么些年,都沒有生下孩子,你知道為什么嗎?因為她生育艱難,當時我生下崔九,被你的祖母抱了回去,讓你的母親養著。”

“你看,你明明是你母親唯一的兒子,她卻不把你養在身邊,非要送給你曾祖父養。卻對一個女兒百般疼愛,為何?因為你根本不是她的兒子,只有崔韻才是她的女兒。”

崔九聽到這里,果斷的打斷了鄭觀音的話。

“我阿娘要感謝你?你是不是打心眼里覺得,我阿娘托了你的福,才高攀上崔家,做了崔氏宗婦?你不要的東西,別人就應該當成寶貝了?”

“你怕是在這里關得久了,瘋了罷?崔家雖然子弟多,但是我一定會把他揪出來的,你等著看好了。”

崔九說著,甩了甩袖子,拉著賀知春出了小院子的門。

賀知春明白崔九為何不再同鄭觀音理論,老實說,崔九他爹的所作所為,于他和他娘來說,那是不可磨滅的傷害,他不想把傷口攤開,給不相干的人看。

崔九的母親為何一直沒有生下孩子,那是因為崔九他爹那會兒獨寵盧姨娘,是以崔大郎比他大了那么多。

生下他又為何要把他送到曾祖父身邊教養?

那是因為他就是他阿娘的命根子,她阿娘那一房有出息的人不多,她生了兒子,這才開始在崔家真正的站穩腳跟,她作為一個母親,絕對不能夠容易有人傷害她的兒子,也不能容忍屬于她兒子的東西,被崔大郎那個低賤之人搶走。

她護不住他。

這么幾個字,說出來,實在是太讓人心酸了。

他阿娘為何對崔韻百般疼愛,那還不是因為,崔九已經不在身邊養大,她錯過了他年幼之時,最珍貴的親子時光,所以才百般的想要從崔韻身上找補回來。

可即便如此,崔韻還別人惡意的弄丟了。

他阿娘的一生,簡直就是泡在苦海里的。就這樣,她還會幫鄭觀音養兒子?不給她扎小人兒,就算得上是宅心仁厚了。

“阿俏,你不會信她的鬼話吧?”

賀知春忙不迭的點了點頭,猶如小雞啄米。

“那是當然了,像我們這種聰明人,怎么可能信這種愚蠢的離間之計。”

崔九聞言笑出聲來,“你還真是時刻不忘記自夸。”

賀知春嘟了嘟嘴,咱們兩個半斤對八兩,有什么好鄙視的。

崔九說著,擺了擺手,“盯緊鄭觀音還有歸德縣主,她們很有可能去聯絡崔家的某一個人。”

被殺了一個措手不及,人在慌亂的時候,就容易做出沒有腦子的事情來。

“諾。”一群人悄然的分散開來,朝著鄭觀音的小院周圍襲去。

賀知春當然不相信崔九是鄭觀音的兒子。

要知道,上輩子崔九的阿娘,可把她當初成崔韻的,若是崔九不是她兒子,那她不會認為她同崔九是兄妹,根本就不會出現那樣的悲劇。

所以崔九同崔韻,肯定是親兄妹。

不過崔家乃是第一宗姓,家族人丁興旺,光是嫡枝,從崔五開始到崔九,年紀都相仿,均有可能;而那些旁支的兒子們,就更加不用說了,簡直是多如牛毛,想要一一排查,尚需時日。

不過查出那個人是誰,已經是遲早的事情了。

兩人一回大殿,褚登善已經翻著小白眼坐在那里了,“陛下,你案頭的朝務,已經比你的人,還高了。”

賀知春縮了縮脖子,當皇帝好難啊!我才登基,還不能有幾日休沐么……

褚登善同賀知春相處多年,一看她那小表情,就知曉她在想什么,“你不知道嗎?整個大慶,只有一個人,是沒有休沐這一說的。那個人,就是陛下你啊!再說了……”

他說著,指了指賀知春的肚子,“你過一陣子,不是要休沐一個月么?還不抓緊功夫,把該做的都做了。”

賀知春一想,總算欣慰了不少,對哦,她還能夠休息一整個月呢!

沒等她覺得高興,褚登善又繼續說道:“關于你坐月子的時候,朝務如此處理的事,內閣的諸君已經商議好了,到時候就讓崔御史幫忙把折子搬進去,你坐床上看就行了。實在是需要口述的。我們就站在院子里說,你在里頭聽好了。”

“雖然有些辛苦,但是我們這些當臣子的,就勉為其難的忍了,若是能夠給大家加一點辛苦的俸祿,那就是皆大歡喜了。對了,今日有大事發生,你可有得要忙活的了。”

賀知春簡直想去死一死……

我坐的皇位,怎么同我爹坐的皇位,不像是一個皇位呢?

他還三日一朝,還動不動就哭唧唧的罷朝,你們咋不罵他?

怎么到我這里,就是全年無休了!

賀知春翻了翻白眼,什么叫皆大歡喜,明明就是我在哭,你在笑,你們都只顧自己歡喜……

“所以今日是有何事?”

褚登善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天虛省剛派人來說,長安城在本月之內,將有地動?”

賀知春簡直想要倒一倒自己的耳朵,“你說什么,地動?”

擦!她可算是明白了,那個人為何一直沒有舉動,這廝在這里等著她呢!

地動可是她當皇帝的一個巨大的難關,因為這是妥妥的不祥之兆啊!一個不好,做圣人的,都是要給萬民請罪的。

這是天怒啊!

大文學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