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劇本穿一遍-42.撕破臉
更新時間:2018-06-13  作者: 桐葉飛飛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玄幻言情 | 東方玄幻 | 每個劇本穿一遍 | 桐葉飛飛 | 桐葉飛飛 | 每個劇本穿一遍 
正文如下:
您可以按"CRTLD"將"傲宇閣"加入收藏夾!方便下次閱讀。

這件事情到底還是跟其余的人都說了一遍,出乎意料的是竟然有一小半的人支持王之敏的做法,這叫王之敏覺得有些意外又覺得果然如此,經過那么一遭,不怕死的到底就那么幾個。

司徒倩相當于從怪物出現的那一刻開始就跟她站在了對立的一面,此時無論如何都不會同意,她激烈反對!

“你說的倒好聽,用那個什么失迷花,然后減少大家的傷亡,也可以讓那個怪物不發狂,可是你能確定那個東西對它有效果嗎?距離直升飛機來接我們的時間只剩下一天的時間,那個花采來后還要弄成液體,你知道需要采多少?”

她手指了一圈:“你看看大家剛才逃跑的時候受了多少傷,就算沒有受傷的,在這里吃不好睡不好,體力也有限,我們沒有那么多時間!”

博士附和:“敏,我知道你的意思,不想造成更多的傷亡,但是你為什么那么肯定用了刺激性的液體之后那個怪物會發狂?我很肯定這個東西在世界上是第一次發現,從前沒有人知道。”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眼神里已經帶上懷疑。

王之敏不慌不忙:“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聽過t國神油,只要小小一**就能賣出超高的價格,實際上這個神油里面的成分有一樣就是失迷花,最貴的就是它,在t國很多人都知道它的效果,也被應用的很廣泛,自然可以用到這個怪物身上,既然可以減少不必要的傷亡,為什么一直要試圖去挑釁它?”

“還是說博士根本不把大家的安危放在眼里,死幾個人對你來說根本沒關系?”她似笑非笑,眼神銳利。

博士瞇起眼睛:“這怎么可能?我當然希望大家平平安安的來,然后健健康康的回去。”

王之敏皮笑肉不笑:“是嘛?我還以為博士和倩擔心別人搶了先,所以想要大家……然后坐享漁翁之利。”

亞岱爾有些驚訝的看著王之敏,杰克已經皺眉了,外面的敵人還沒有解決,他們自己人先已經起哄了,真是內憂外患!

可是王之敏的意思估計只有微涼明白,既然意見已經發生了分歧,這些人也頑固的絲毫沒有跟他妥協的意思,那還不如直接撕破臉,畢竟是人,她就不相信他們會把自己的**暴露在眾人面前,引起公憤!反正她一個人也無法離開這里!

杰克終于發話了:“我們先按照最穩妥的方法來。如果不管用的話再投放那個刺激性的液體。”

相當于將兩種意見都顧及到了,反正只要達到目的,王之敏就沒什么意見。

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連微涼也不得不承認,王之敏的方法才是最穩妥的,不然按照他們說的那樣,情況恐怕比原劇本還要嚴重,那時候上演的就不是《蠻荒歷險》了,而是“無人生還”。

他們到目前為止就剩下12個人,加上受傷行動不便的王之敏和其余幾人,剩下的有價值勞動力只有八個,時間確實緊迫。

他們分工合作,雨停后前半夜由最開始同意王之敏做法幾個人去采那小花,后半夜輪流休息,王之敏則帶著剩下的人開始研磨那花汁。

光線十分暗淡,也不敢大喇喇的把所有的手電筒都打開,更害怕打開手電筒會刺激到那個怪物。只能將手電筒調到最暗,借著朦朧的光線進行手下的動作。

幸運的是原始森林里雖然氣候變化大,但是后半夜天氣晴朗居然有了月光,這給他們帶來了很大的便利。

那花果然如同王之敏說的那樣,一開就是一片,她負責研磨了一會花汁就打算再找找,畢竟這一塊的花如果不夠的話,肯定還需要其他的。

失迷花之所以這么珍貴,可不是隨隨便便哪里都能找到的。

“亞岱爾,這里的花太少了,我們得再找一塊。”

“我跟你一起去。”說話的是司徒倩。

王之敏開口:“你知道要去哪里找嘛,你知道迷失花的生長習性嗎?”

她突然笑了:“知道守護公主的惡龍嗎?這個失迷花之所以這么貴,就是因為有時候得到她,是需要付出人命的代價,不知情的人連怎么死都不知道,你作為一個研究生物學的難道不知道紅眼蛙?”

司徒倩臉色不好看,但是明顯要跟她一起去。

“我們兩個人自幼形影不離,我怎么不知道你懂得這么多?”

紅眼蛙是王之敏本來就知道的東西,微涼只說了失迷花的功效,她就想到了另外一個名字:**草,同時想到**草邊上肯定有紅眼蛙看守。

“你說的紅眼蛙,剛剛怎么沒看見?不過是想找借口單獨和亞岱爾在一起罷了,別以為你那點小心思我不知道!真是可笑,你以為他會看上你這個不知道被多少男人上過的臭皮囊?”

如果沒有發生原始森林里面的這些事情,司徒倩假如會這么說王之敏怕是難過死了,可是早早的,她把王之敏的心都磨的干干凈凈,這些嘴皮子官司,她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

“你沒看見的東西多著呢,難道我都不知道嗎?”

“不過,你說怎么辦?亞岱爾情愿跟我這個臭皮囊在一起,也不愿意看你這樣佛口蛇心的人一眼吶。”

那語氣差點沒把司徒倩氣死。

她們兩個說的是漢語,也沒人知道她們說什么。

亞岱爾目不斜視的過來將王之敏抱起來,低聲說:“要去哪里你告訴我,你現在腿腳不變。”

兩個人誰也沒有看一眼司徒倩,低聲說起話來。

司徒倩眼睜睜看著自己的男神從身邊走過去,連一個眼神都沒有給她。

可是王之敏說的“紅眼蛙”她也是知道厲害的,她對自己的小命珍惜萬分,根本不可能上前去,只在心里面惡毒的想:紅眼蛙咬死她才好。

女記者見她轉身回來卻什么都不做,冷冷的開口:“人要擺正自己的位置,有些東西不該去肖想就不要肖想,否則只會害人害己。”

“我只相信想要的就要自己去爭取這句話,不然天上也不會掉餡餅。”

網站地圖導航:

20122015傲宇閣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