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劇本穿一遍-34.攤牌
更新時間:2018-07-12  作者: 桐葉飛飛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玄幻言情 | 東方玄幻 | 每個劇本穿一遍 | 桐葉飛飛 | 桐葉飛飛 | 每個劇本穿一遍 
正文如下:

書閱屋小說:、、、、、、、、

楚老夫人得到消息確實靈通,甚至可以說,從傅瑾瑜進門開始,她就知道了人已經來了,只不過她還是堅持禮佛。

“瑾瑜來是為了什么事?”

她走出佛堂,被自己身邊的那個老嬤嬤攙扶著,隨便問了一句,那老嬤嬤立即胸有成竹的將生在楚夫人院子的事情說了一遍。

如果說楚夫人只是生氣,這么機密的事情,為什么會被姓楊初蕊知道,那么楚老夫人一語命中要害!

“真是愚不可及!她過了這么多年都沒有長進!”

“老夫人息怒!大夫人怕也是兩頭都想顧好……”

楚老夫人扶著自己老丫鬟的手,明明都已經有些生氣了,但是外人看她的表情卻是沒有多少變化!

“你不必為她開脫!這么多年了她一直都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唯一的那點聰明全部都用到老大后院里了,這么點小事情都辦不好,還不是與她御下不嚴!”

那老嬤嬤聽了她這話,再不敢說什么,這是他們婆媳倆的官司,這幾十年了,基本上都沒有解決,僅僅能維持面上的和睦已經不錯了,雖然她在老夫人跟前有幾分臉面,可是她從來都沒敢忘記自己的本分,她不過是個下人而已。

楚老夫人顯然沒想讓自己身邊的老丫鬟去評價什么。

不滿的說:“這些事情從來都沒有公開過,就是府中的幾個主子知道而已,如今卻被那楊家人傳的恨不得天下皆知,還讓瑾瑜受了那么大的委屈,還不是她沒用!”

對于楚鴻宇這個大孫子她明顯是疼愛有加,對于傅瑾瑜她也不能說不疼愛,可這并不是手心手背都是肉的問題,而是一個是孫子,一個是外孫女,親疏高下立見。

“去讓人叫一下他們過來,午飯就擺在我院子里,先給瑾瑜燉一鍋燕窩。”

“老奴知道您疼愛表小姐,早早就吩咐下去了,而且還讓人今天中午加一些表小姐愛吃的菜。”

楚老夫人欣慰:“還是你知道我的心思,要是老大媳婦兒能頂用些,我也不用這么大年紀了還要操不完的心。”

老丫鬟笑笑,那是老夫人的兒媳婦,老夫人自己可以說,可不能讓別人說。

傅瑾瑜并不知道她不過是在府中哭了一場而已,竟然引起了如此大的喧嘩,以至于她和舅母去了外祖母院子中,外祖母眼中的憐愛簡直都要溢出來。

倒也沒有問她別的事情,只問他在莊子上吃的如何,睡得如何,下人伺候的可否用心?

傅瑾瑜恭恭敬敬地回答了她的話,心里面卻想著不知道外祖母有沒有聽到她在舅母院子里說的話?

說了一會兒閑話,她舅父就回來了。

“有一段時間沒有見瑾瑜了,怎么看著好像又瘦了?”

“多謝舅父關心,自從去了莊子上我的病一直斷斷續續沒有好,還在慢慢養著。”

楚家大爺摸了摸自己那短短的胡子說:“平日里少思少慮,多吃多動,有什么需要的了,就跟你舅母說讓你舅母去給你置辦,不要客氣,把楚家就當做你自己家里面一樣。”

“舅父說的是,瑾瑜一定牢記。”

見舅甥兩個人說完了話,楚老夫人話:“好了,咱們先吃飯,吃完飯你們倆再說。”

“外祖母說的是,我正想著吃完飯有事情跟你們說。”

楚家人吃飯都是奉行食不言,寢不語,傅瑾瑜則是心里面裝著事情,也有自己的想法,一頓飯吃的心不在焉。

四個人心思各異,等到飯后上茶之后,傅瑾瑜慢吞吞地站起來,當即跪在了三個人面前。

“還請外祖母,舅父和舅母恕瑾瑜不孝。”

三個人有些面面相覷。

“你這孩子……”

“快點起來,有話好好說,一家人跪來跪去做什么?”

“沒錯,快點起來……”

三個長輩里面就她的舅母人微言輕,此時只有他自己去拉富景瑜起來。

“我今天做的事情是違背了我父親的遺愿,本身就是不孝,我如此做也是辜負了三位長輩的期望,更是不孝,您三位還是讓我跪著,我跪著說心里面更舒坦一些。”

楚老夫人看他這樣說就沒有再強求:“你這孩子性子跟你母親一樣執拗,那你就說吧,看看是什么事情。”

富景瑜深吸一口氣:“我想讓你舅父舅母還有外祖母把我父親當年說的那句口頭翻譯就當做不存在!”

楚夫人到底最沉不住氣:“你這孩子說什么傻話啊,這可是你父親定下來的事情……”

“所以我才說是我不孝,違背了我父親的意愿。”

楚老夫人并沒有多大的情緒波動,只是和顏悅色的說:“你可是從哪里聽了一些什么不中聽的話?心里面難過,所以才這樣說?”

傅瑾瑜搖頭:“并不是這樣,我已經深思熟慮過了。”

楚家大爺皺眉:“瑾瑜……”

“舅父不必為難,我知道你們的意思。”

“你們之所以想讓我嫁給表哥,也是為了我好,畢竟我是您三位自幼看著長大的,不管我以后嫁去哪一家都沒有嫁入楚家來更讓人放心,我自己心里面也清楚。”

她臉上有些苦笑地說:“可是舅父舅母,外祖母,我如果還是以前的我,是我父親母親捧在手心里的嬌嬌女,那我自然有底氣嫁給表哥,可是現在不一樣,我父母說我們僅僅是一個寄人籬下的孤女而已。”

“不管從哪一方面來說,我跟表哥的身份都不匹配,今天有一個楊小姐為了這件事情來羞辱我,那么明天就可能有一個張小姐,王小姐,只要一日表哥沒有娶妻,我沒有出嫁,這種事情都有可能一次又一次生。”

“不僅僅是表哥更會讓我不堪其擾,與其這樣兩家都為難,還不如當原本的口頭婚約不存在,況且那個婚約也不過是口頭上的而已,沒有幾個人知道,以表哥的才學,今年春闈肯定會榜上有名,到時候他的妻子人選只會更加的好。”

“”而我三年孝期滿了,找一個家境殷實跟我差不多門當戶對的人家也不錯。”

相關、、、、、、、、、

__其他小說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