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閨記-第299章 競爭
更新時間:2018-06-13  作者: 小阿毒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鳳閨記 | 小阿毒 | 小阿毒 | 鳳閨記 
正文如下:
第299章競爭

熱門小說

“殿下什么也不用準備,到時候只要我們落井下水,將他們的名字點給皇上,這件事就了了,不過這恐怕需要一個漫長的過程,也許是春天結束,也許是夏天結束,絕不可能在皇上說的三個月內結束。殿下心底有譜不是嗎?

不然也不會早早脫身摘取身上所有的職缺,寧愿做一個清閑王爺,整日無所事事,可惜殿下的耐心有限,要是你能安心等上一年,迎來的絕對是比現在還要更好的處境,現在皇上命你徹查這幾個案子,大有惹禍上身的嫌疑。

要是你能在這場腥風血雨中全身而退,也就能保住將來的榮華富貴,如果不能,那你一定就會跌落萬丈深淵,再無回落的時候,現在我還有另一個計劃,我希望殿下你親自來辦。”

明姝越想,越覺得這件事應該傾盡所有力量,將它越攪越渾,可是憑她和蘇澈的力量是不可能的。

這需要借助別人的力量。

這宮里,除了唐王蘇演,燕王蘇澈,還有韓王蘇灜虎視眈眈,這幾個人都在覬覦那把椅子。

尤其是蘇灜,要是現在添上一把烈火,蘇灜將會出局,將來只剩蘇演和蘇澈競爭。

于是,明姝特地想出了一個有損名聲的法子,也只有這樣才能一舉除去蘇灜的競爭。

“什么計劃?無論你有什么計劃,我都不希望你涉險。“

不等明姝說出計劃,蘇澈事先聲明。

可是這件事,明姝不能直接告訴蘇澈,因為知道他不肯。

所以便道:“我晚間要去看看二姐,聽聞她懷著身孕,今日卻見紅,你晚間早些回來,到時去接我,順便也看看二姐。再怎么說,我們也是親姐妹,你從未去看過她,這說不過去。”

“好。”蘇澈二話沒說。

在他看來這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本想接著問明姝剛才的計劃,可是她已經起身離席。

便想著晚間好好細問。

晚間,明姝陪著明霞用過晚膳,就一直陪著她說話,直到明霞起了困意,明姝說蘇澈要過來,明霞便一直撐著眼皮等著,卻禁不住睡過去。

蘇灜今日聽說明姝過來,便沒有出去,見明霞這般無禮的睡過去,自己也是哈欠連天,便站起身道:“也不知三哥什么時候忙完過來,不如改日罷,你瞧你二姐已經睡著,三哥來了只怕也不好相見。”

“好。”明姝說著話,就起身往外走。

蘇灜本想送她一程,對明姝的美色早就垂涎三尺的他,遣散了所有服侍的宮人,領著明姝走出去。

“燕王妃,我聽聞你和三哥一直分房睡,這是為何?難道三哥對你沒有半分喜歡?”

蘇灜躍躍欲試的問道。

“也許是吧。燕王對我很是冷淡,從不與我親近。”

明姝離他有些遠,說話間滿是戒備。

“哦,既然燕王對你無意,不如你跟我,我保準讓你欲仙欲死。”

蘇灜接著酒醉,說話肆無忌憚起來。

加上剛才明姝在他酒水里下的媚藥,現在他說出這種話來,明姝半點也不奇怪。

“哦,韓王如何讓我欲仙欲死?”明姝紅著臉,惱恨的問了一句。

這也是撩撥蘇灜的意思,她掐著時間,蘇澈應該快來了。

“喲,我倒不知三妹是一個性情奔放的女人,平日見你總是端著臉,還以為你是個不解風情的人,既然燕王不懂得憐香惜玉疼愛與你,那今日我便教你嘗嘗什么是男兒本色。”

蘇灜說話間,手已經撫上明姝的細腰。

明姝躲閃過去,笑呵呵道:“殿下,此處人多眼雜,不如進屋去。”

“好,本王就喜歡你這樣的爽快人,進屋去,本王保準讓你顛鸞倒鳳。”

蘇灜越說越來勁,身形根本站不穩,搖著步伐去拉扯明姝的衣裙。

明姝豈會如他所愿,逗弄他還不覺過癮,欲拒還迎的將他騙進了屋內。

蘇灜便被明姝抄起屋內的一個瓷瓶朝頭猛砸下去...

他當即當地不起,頭上還流血...

明姝便胡亂將他的衣裳解開些,又把他的腰帶解開扔在地上。

自己身上的衣裙也散亂開一些,頭上的發髻都打散,然后悠然的倒在床榻之上,只等蘇澈過來。

她等了快半個時辰,蠟燭都要燃盡時,才聽到門口吵鬧的聲音,是蘇澈沒錯。

明姝便在房內呼救:“燕王,救我...快救我...蘇灜輕薄我..”

她這一通有氣無力的撕喊,頓時讓門外不遠處找尋的蘇澈心底一緊。

等他破門而入時,看見蘇灜一臉血躺在地上,明姝身上則是凌亂不堪有氣無力的躺在床上。

他一見這情景徹底紅了眼!

蘇灜竟敢打他女人的主意!

蘇澈三步跑過去,抱起明姝就朝外走,明姝則小聲在他耳邊道:“我沒事,這事得讓皇上知曉。你得鬧大..”

蘇澈不肯置信的低頭看著明姝,她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么?

難道在她眼中,自己的名聲一點也不重要?

還是她覺得他燕王是一個絲毫無動于衷的人?

眼見自己的女人被兄弟輕薄,他還能鎮定自若的利用這件事擺上蘇灜一道?

他沒有那么卑鄙,現在他雖然恨不能殺了蘇灜,但聽明姝說她沒事,蘇灜又已經昏迷過去,他心底才稍稍放心一些。

可是,這件事一定會在宮里傳得沸沸揚揚,他蘇澈的名聲會被丟盡,而明姝從此以后就會背上這個污名。

蘇澈不言語,他不想利用這件事來作文章。

利用自己女人的清白來陷害蘇灜,他不削一顧。

“殿下,這件事是最好的時機,殿下為何不做?”

“明姝,或許我在你眼中是一個卑鄙無恥的人,但我也有原則,利用自己的女人去勾引蘇灜,然后誣陷與他,兩敗俱傷這種事,我蘇澈不愿做。”

“放我下來,既然殿下不愿意做,那我來做。反正這事已經發生,遮掩無濟于事。我只想告訴你,行大事者,手段不論磊落。”

“不,這不是你的真心話。你告訴我,你是不是瞧上蘇灜了?為何你會在他房中?你們剛才到底做了些什么?我實在不信你肯舍去清白去陷害他。”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