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華-第三百三十章 多想
更新時間:2018-05-13  作者: 閑聽落花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盛華 | 閑聽落花 | 閑聽落花 | 盛華 
正文如下:
正文第三百三十章多想

正文第三百三十章多想

隔了一天,楓葉送了個花梨木圓筒到永寧伯府,轉了江延世的話,他家爺說,得了幅畫兒,送給九娘子賞玩。

嚴夫人對著那密密封了一圈的大紅封漆,數了一遍一個接一個蓋滿封漆,清晰無比的宜靜宜緩四字小印,看了一刻多鐘,吩咐蔓青拿著,送去了明萃院。

李夏轉圈看著封漆上的印記,宜靜宜緩,這是他祖父的告誡,還是他對自己的告誡?不管是哪一種,這枚小印,都應該是他自用把玩的。

李夏拿過裁刀,一點點挑開封漆,從花梨木筒中,倒出一個卷軸,卷軸上,縛著瑩潤無比的田黃小印。

李夏解下小印,印底刻著宜嗔宜喜四個字,刻痕清晰,凸起上印泥新鮮濕潤,李夏伸手指點了下印底,鮮紅的印泥從印章上,店到了手指。

李夏轉著小印,看了片刻,放下,拉開卷軸。

卷軸不大,是一幅畫,疏風朗月,遠山清淡,正中一個少女閑閑安坐,側著頭,帶著隱隱的笑意,神情專注,酡顏長裙輕柔明媚,耳邊那串珊瑚耳墜,那一點紅,艷麗而飛揚。

李夏呆看了半晌,找個地方掛起,退后幾步,怔怔的看出了神。

她從來不知道,自己能好看到這樣。

呆看了半晌,李夏拿下卷軸,鋪到桌子上,畫上一角,印著一方宜嗔宜喜的章,畫下角,宜靜宜緩的印章旁,寫著乙卯中秋四個字,字跡飛揚。

這是江延世的畫。

他的畫,他的章,他的字。

好半天,李夏慢慢嘆了口氣,慢慢卷起卷軸,縛上那枚小印,裝回花梨木筒,吩咐端硯將木筒鎖進廂房那只大箱子里。

九月初五寅正時分,秋闈放榜,李文山親自擠到最前,高舉燈籠先看五經魁,一眼看到最上面寫的最大的李文嵐三個字,激動的眼淚都下來了,急忙放低燈籠再往下看,看到幾乎最后李文櫟三個字,高興的忍不住哈哈笑起來,趕緊往外擠。

李文山還沒回到永寧伯府,嚴夫人等人就已經得了報喜,嵐哥兒得了頭名,她隱隱約約是有幾分預感的,倒還好,老二這回能考中,她是真沒敢多想,得了信兒,再三問實確定了,只覺得心里一陣**酸澀。

她三個兒子中,老大最會讀書,卻早早斷絕了仕途,老三松哥兒最不會讀書,現在老二能考中舉人,以后就算走了恩蔭的路子,有個舉人的底子,一個從三品總能熬到的……

小長房,也算有個勉強能支撐一二的了。

嚴夫人心情復雜的忙個不停,先吩咐李文櫟給他爹寫信報喜,再讓李文松往姚家霍家嚴家黃家唐家諸親戚家跑一圈報喜,一邊讓人散賞錢,一邊嚴厲約束家下人等,不可輕狂,不可得意的過了……

李家二老爺李學玨還沒來得及高興,就差點被郭二太太撓出個三花臉。

她家林哥兒,照她的意思,今年無論如何也要下場考試的,是李二老爺凡事都和她逆著,不讓林哥兒去考,看看,那倆都考上了,她家林哥兒要是下場去考了,那也是必定高中的啊!

李二老爺覺得媳婦兒這句話說的很對,他的兒子,跟他一樣,就是時運不佳,沒想到今年科考時運絕利李家,確實是他誤了兒子。

李二老爺心里愧疚,悶聲不響任郭二太太一通臭罵,出到二門,遇到個不長眼上前恭喜的門房,一個漏風巴掌,把門房打的嘴角出血。

鄭志遠鄭尚書看著掛好秋闈桂榜,交了差使,回到府里,讓人去請袁先生。

袁先生一進門就笑著拱手恭喜,“主考不易,東翁這一趟差使,十分難得。桂榜我看了,尚書慧眼識珠,這一榜,公道得很。”

鄭尚書笑著讓袁先生,“這一場主考,士子們考脫了一層皮,我是脫了兩層,先生坐,我就不起來了,實在是累的不行了。”

袁先生哈哈笑著坐了,“東翁好好歇一歇,晚一會兒,這一榜學子,就該上門拜座師了,別的不好,那位解元,東翁可得好好見一見。”

“請先生來,就是說這位解元的事。”鄭尚書神情輕松,“李文嵐文章學問,算是當得起這個解元,公子的托付,不過順水推舟,不瞞先生說,看了李文嵐的文章,我當時,是長長的松了口氣,如蒙大赦。”

“我也擔心得很。”袁先生低低嘆了口氣,“如今看,咱們這眼光,比之公子,確實有所不如。唉。”袁先生又嘆了口氣,“大有不如啊,本朝英才多出少年。聽說明尚書當年,公子曾經告誡過他,取士以才為本,可做,不可過,明尚書……唉。”

鄭尚書低低嘆了口氣,好一會兒,往上直了直后背,笑道:“咱們說遠了,請先生來,是想問問先生,李文嵐這個解元,李家兄弟秋闈雙中的事兒,秦鳳路那邊?”

“這個我想到了。”袁先生捋著胡須笑起來,“人情做到無人知曉,也就不是人情了,這事兒,東翁不必出面,我寫封信給莫濤江,敘敘舊,說說閑話。”

“好。”鄭尚書笑容輕松,“先生寫信,我去睡上片刻。”

袁先生站起來,拱手告退。

辰正時分,幾乎和那張桂榜同時,金太后從黃太監手里接過張折紙,展開,看著頭一個李文嵐的名字,蹙起了眉頭,“李文山那個弟弟?”

“是。”黃太監垂手應聲。

“怎么回事?”金太后不往下看了,直視著黃太監。

這一科在江家手里,解元卻點了李文山嫡親的弟弟!

“中秋那天,江延世天落黑出城,趕往獨樂岡,請永寧伯府九娘子李夏賞月,吹了一曲清平樂。”黃太監垂著眼皮,“這是第四回,童子試那天,江延世請在貢院外等候的李文山和李夏兄妹,到法云寺賞牡丹,第二回,請了李文山和李夏兄妹,到明州會館吃明州菜,頭一回,是今年上元節,請了李家兄弟兩人,姐妹三人,還有郭勝,徐煥,到江延世那只船上,看燈,賞煙火。”

金太后眉頭皺起,黃太監抬頭看了她一眼,“除了第四回,其余三回,王爺都知道,我就沒多想。”

“你走一趟,跟相爺說,讓他得空來一趟。”好半晌,金太后沉聲吩咐道。

熱門、、、、、、、、、、、、、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