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華-第三百七九章 蛛絲隱隱
更新時間:2018-06-06  作者: 閑聽落花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盛華 | 閑聽落花 | 閑聽落花 | 盛華 
正文如下:
第三百七九章蛛絲隱隱

作者:閑聽落花分類:

郭勝跟著可喜進了上房,沖秦王,金拙言和陸儀一一見禮。

陸儀看著笑容滿面,神情自若到不能再自若的郭勝,不知道為什么,立刻就想到了阮十七,阮十七最近很忙,他問了他好幾回,在忙什么,阮十七一個字不漏,眼前的郭勝,和阮十七,都是一樣的有多聰明,就有多膽大,這兩只要是合了槽……

“聽說李六正和那幫士子要聯名上書皇上,請求恩科,有這事沒有?”金拙言先開口問道。

“有。”郭勝答應的干脆極了,“這事王爺不知道?”郭勝轉頭,看著秦王驚訝問道。

秦王意外的眉毛都抬起來了,這話怎么講?阿夏?

“是這么回事,四五天前吧,六爺尋我,說到恩科的事,說諸士子滿腔期盼,開恩科眾望所歸,恩科這件事,想替這幫士子做點兒什么,六爺這個人,兩位爺,還有將軍,是知道的,雖說性子單純,也是個有主意的,我就讓他自己拿主意。”

金拙言和秦王對視了一眼,他讓李文嵐拿的主意,必定是他想讓李文嵐拿出的那個主意!

“后來,六爺就尋了蘇公子,蘇公子倒是干脆的應下了,愿意牽這個頭,只不過,他人小言微,讓六爺去找唐尚書,李三爺自告奮勇,說他能請得動鄭尚書,兩位爺,還有將軍也知道,唐尚書不贊成恩科,鄭尚書說了,他附議唐尚書,就這樣,錯就全在六爺了。”

郭勝話里帶笑,看著瞪著他的秦王和金拙言,“姑娘去看六爺時,六爺正哭著呢,姑娘就生氣了,跟六爺說,想要富貴榮華,就得自己舍了命往前沖,沒有把別人推在前頭舍命,自己縮在后面,有好處一哄而上,有禍患一哄而散的理兒,就這樣,六爺就跟那幫士子說了,愿意頭一個署名,上折子求恩科。”

“阿夏……”秦王看著金拙言,說了阿夏兩個字,后面的話就頓住了,阿夏是任性了些,不過這話不宜跟別人說,還是他見了她,當面跟她說一說吧。

“蘇燁呢?縮了?”金拙言沒理會秦王這半句話,盯著郭勝問道。

“蘇公子干脆得很,說他跟唐尚書想法一致,去年春闈已經多錄了不少人,確實不宜再加恩科,再說,今年里太子要大婚,照舊例,太子大婚是要加恩科的,現在加了恩科,到時候怎么辦?”

郭勝攤著手,笑了幾聲,“這話有道理,其實我也不贊成加什么恩科,帝國潰爛不堪,略有小成,加什么恩科?哪有臉?不過士子們不這么想,他們恨不得一年加上十二個恩科,人人中個進士,榮華富貴。”

“你都不贊成,還推著李六往上沖?這不是小事,皇上動了怒,李六小命不保都尋常!”金拙言指著郭勝,氣兒不打一處來。

“也就是遞個折子,別的他們又不敢,最多斥責幾句,不至于怎么樣,有金相呢,還有唐尚書,都是極愛惜讀書種子的人。”郭勝欠身陪笑,態度是恭敬極了。

“全具有病重,今天早朝,皇上走到一半,折轉去看望全具有了,臨近隅中才回來,廷議時,連金相都被皇上厲聲厲色斥責了好幾回。”秦王看著郭勝道。

郭勝一個怔神,“全具有?皇莊總管事?皇上?”

皇上和這個全具有這是多大的情份,上早朝的路上掉轉去看望,一看就是半天,聽起來這是傷心難過極了。

“說起來,全具有算是出自金家。”金拙言臉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先皇身邊有位姓金的貴妃,死后追封了皇后的,是全具有的妹妹,是胞妹,還是義妹,就不知道了,金貴妃進宮后,全具有投靠了先鄭太后,先鄭太后對他極是信任,皇上小時候,一年總要出宮見識一趟兩趟,都是全具有衛護陪伴。”

郭勝不知道想到什么,直直的瞪著金拙言,金拙言迎著他的目光,“別這幅德行,我知道你心里又在轉什么荒唐念頭,沒有的事,金貴妃進宮不到兩年就死了,無出,金貴妃是被金家收養長大,先祖給了她金姓,這個皇后,也是看在金家的面子上。”

郭勝呃了一聲,連連點頭,“瞧世子說的,我什么也沒想,哪敢多想這種事,照世子這么說,皇上和全具有情份深厚,也情有可原。”

“全具有大約也就是這一兩天了,跟六哥兒說,就是上折子,也晚一陣子,等全具有出了殯再說,別撞到刀口上。”秦王囑咐道。

郭勝欠身答應,正要站起來,陸儀突然問道:“十七在忙什么呢?前天在我府上等了大半天,見了我,就問了句全具有病的怎么樣了,還能活多久。”

郭勝明顯一個愣神,“他問全具有的病干什么?這個我真不知道,回頭我問問他?”

“你問不問都行,十七跟柏喬那場過節,你都知道,他混帳起來,沒輕沒重,你不看著十七,也要看在六娘子,還有你家姑娘的面子上,別胡鬧的過了,收不了場。”陸儀看著郭勝,語氣和緩。

“瞧將軍說的,他問全具有這事,我真不知道,將軍放心,十七爺最知道輕重。”郭勝連連欠身,又和秦王、金拙言告了退,轉身出了門。

“他說十七問全具有這事,他不知道,可沒說別的事他不知道。”金拙言看著陸儀,慢吞吞道。

“有一句他說的對,十七其實很知道輕重,要不然,也不能胡作非為了二十來年,毫發無傷。”秦王看著金拙言,接了句,隨即笑道:“阿鳳且安心,十七明白著呢,要不然,也不能趕著柏喬進京隔天,就拖上郭勝和徐家舅舅,去矮身陪禮,他精明著呢。”

“也是。”陸儀失笑。

郭勝沒敢早走,等到平常時辰,直奔永寧伯府。

他從秦王府回去,一向是先到永寧伯府,或是自己,或是和秦慶碰頭吃了晚飯,再回到自己住處。

郭勝往明萃院遞了話,沒多大會兒,李夏出來,郭勝將全具有病重等事仔細說了。

李夏聽的極其專注。

全具有這個人,是在她當政之后,從舊日起居注中,經常看到的名字,幾乎每次,都和賞賜聯在一起,她當時曾經問過幾個老內侍,這個全具有,憑的什么得了先皇那樣的愛重,幾個老內侍都不知道。

她當政頭一個月,金拙言做了兩件事,誅了全家九族,將金貴妃,也就是死了將近五十年的端敬皇后,抹了一切尊號,挪出皇陵,大約是挫骨揚了灰,從皇族皇陵中,徹底抹除了這位端敬皇后,仿佛她從始至終,都沒有存在過。

“挑你手里最精銳精干最心腹的人,去查全具有和全家,還有金……這一頭算了,只怕也查不出什么,聽著,全具有只怕不只是皇莊總管事這么簡單,既然從前皇上出宮游歷,他能負責衛護之事,這個,不用我多說,你該都明白,把這些查清楚,”

李夏眼底閃動了絲絲說不清的光亮,從前那些她不在意,以及她在意了也沒能,或是沒敢查清楚的隱情秘事,好象露出了蛛絲馬腳。

“是。”郭勝欠身答應,看了眼李夏,低低問道:“那上求恩科折子的日子?”

“改到全具有出殯那天,看好時辰。”李夏嘴角勾出絲絲笑意,皇上的脾氣,她太知道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