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華-第三百八三章 一場遭遇戰
更新時間:2018-06-08  作者: 閑聽落花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盛華 | 閑聽落花 | 閑聽落花 | 盛華 
正文如下:
第三百八三章一場遭遇戰

第三百八三章一場遭遇戰

閑聽落花:、、、、、、、、、

整齊莊嚴的士子隊伍,一個照面,就被出殯隊伍最前的開道家丁們給沖的七零八散。

李文嵐急忙揚手招呼眾人聚到一起,讓大家在龍津橋一側角落里人貼人擠著,他們的事再要緊,死者為大,讓一讓也是應該的。

可全具有這支出殯隊伍,浩蕩無比,緩慢無比,士子們等了大半個時辰,僧尼的隊伍還沒過完呢。

“六爺,你看看這架勢,這得等到什么時候?再耽誤一會兒,等咱們走到地方,這遞折子的時辰就要誤了!”有人耐不住性子了,踮起腳尖,揚聲催促李文嵐。

李文嵐往前擠了擠,伸長脖子,看著后面綿延不盡的雪白隊伍,也有點兒急了,轉頭看向跟在旁邊的長貴,長貴緊挨著他,緊皺著眉頭道:“看這樣子,沒有兩三個時辰過不完,要不,咱們貼著邊擠過去?或是,繞個道?大家說呢?”

長貴一邊說,一邊環顧著眾人問道。

眾人都是中了舉的,從前在家鄉,多多少少都自是個有身份有地位,有點兒份量的,到了京城,這待考舉人身份,也是處處敬重,人人恭敬,這會兒正辦著大事,卻被戶他們都沒怎么聽說過的人家擋了路,這氣兒早就上來了,這會兒聽長貴問,七嘴八舌的發表意見。

“繞路怎么繞?咱們這是國事!這是哪家出殯?這御街這么寬,他們能全占了?”

“繞路不吉,咱們這是大事,有講究的。”

“這是哪家?這樣出殯,得花多少銀子?這樣的富貴人家,全?哪個全家?朝報上沒看到過。”

“就是,這是京城,這家人也太張揚猖狂了,全具有是誰?皇莊管事?一個管事?”

“走走走!皇家的家奴也是奴,避了這將近一個時辰了,仁義盡至,咱們走咱們的!”

士子隊伍很快達成了一致,他們上書請加恩科這事,跟出征也沒什么分別,這是國事,再怎么死者為大,避讓這半天,也仁義盡至,現在該他們行國事了。

李文嵐被大家推著,長貴緊跟其后,從角落里出來,四列是排不成了,其實隊也排不成了,在龐大的出殯隊伍的擠壓下,大家團成一團往前擠。

剛擠出沒幾步,騎著馬前后照應護衛的家丁就鞭梢指著厲聲呼呵,“讓讓!快回避!說你們呢,找打呢!”

“猖狂的奴兒!睜開你的狗眼看看,爺是……這些都是,待考的貴人,是你能大呼小叫的?識相點,給爺滾,讓開道!”長貴指著家丁,比家丁氣勢粗壯太多了。

“貴人?一群酸丁,滾!別給臉不要臉!”家丁哪把什么待考的貴人放眼里,猛的甩了個鞭花,啐了一口。

“混帳!這是李家六爺,永寧伯李家,永寧伯府!”李文嵐身后一個士子跳腳狂叫,李文嵐聽的目瞪口呆,轉頭看著那個士子,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他說的清清楚楚,這是他自己出面,和永寧伯府無關,他怎么能這么叫?這是要害死他嗎?

家丁明顯一個怔神,氣勢下落,勒馬往隊伍中間奔過去。

高叫著永寧伯府的士子頗為得意,迎著李文嵐不敢置信的目光,嘿嘿笑道:“六爺,舉大事不拘小節,這幫小人,眼里只有權勢,哪有斯文?”

李文嵐脖子生硬的擰回頭,悶頭往前走。

長貴回頭看了眼那個士子,一邊緊跟上李文嵐,一邊揚手招呼眾人,“快跟上,別萬一隔開了,沒有六爺,只怕你們要吃虧。”

眾人呼啦啦緊緊跟上,往出殯隊伍里迎面擠過去。

一百多雖說是讀書人,可年青氣盛之下,力氣不見得小多少的士子迎面擠上來,原本整齊肅然的出殯隊伍頓時亂了起來。

“李六爺是哪位!”剛剛跑往隊伍中間的家丁跟在一個管事后面,厲聲呵問。

“這就是!”長貴反應極快,一把揪住剛才揚聲亮永寧伯府招牌的那個士子,往前推出示意管事。

管事猛啐了一口,一邊撥轉馬頭,一邊揮手給了家丁一巴掌,“李六爺出了名的金童轉世,你沒長眼?驅散!”

管事話沒落音,就催馬急奔回去,今天這出殯,千頭萬緒,大爺又再三嚴令,決不許出任何岔子,他忙的都恨不能三頭六臂了,這群混帳還敢給他添亂。

家丁挨了一巴掌,又得了吩咐,管事話音沒落,就厲聲吩咐:“把這幫酸丁給爺趕走!統統趕走!擾了老爺在天之靈,都是死罪!”

全家的家丁,多數是跟著全家幾位爺在皇莊上當差,以對付皇莊的佃戶為主,如狼似虎慣了,得了吩咐,縱馬上前,毫不客氣的揮鞭就打。

長貴一聲尖叫,護著李文嵐,一邊唉喲一邊尖叫:“我等是國之棟梁!讀書人……唉喲!姓全的奴兒,竟敢……唉喲!奴兒戲子之流,都敢毆打我等有功名的讀書人!這是什么世道?唉喲!一個管皇莊的奴兒!一個奴兒……”

李文嵐被長貴護著,還是挨了幾鞭梢,疼的他眼淚都下來了,一片混亂中,長貴的聲音分外清晰,一句句管皇莊的奴兒,奴兒戲子之流,由一人聲混亂成了不知道多少人的聲音。這邊叫的越響,那邊打的越兇。

這是打了天下讀書人的臉面啊。

蘇燁陪著父親,剛剛路祭好,就得了李文崗率眾士子上書,和全具有的出殯隊伍迎面撞在龍津橋,被全家家丁打了的信兒。

蘇燁聽了個目瞪口呆,全具有今天出殯這事,誰不知道?怎么挑了這么個時候上折子?還正正撞在龍津橋那里,避無可避,這是要干什么?這求開恩科不是為了求開恩科?

“我去看看。”蘇燁看向父親。

蘇尚書點頭,“快去,挨幾鞭子也無所謂。”

蘇燁會意,急忙要了馬,繞道往龍津橋奔去。

江延世知道的比蘇燁還要早一丁點兒,呆了片刻,嘴角慢慢往上,挑出絲絲笑意,李文嵐這份折子,越來越有意思了,剛一出手,就先打在了全具有的棺材上,全具有死了,全家,就是可以揭可以打的了,打全具有,指向哪里?皇莊?這是太后的意思?要把皇莊收到她手里?

江延世出了一會兒神,叫過楓葉,低低吩咐:“去請見太子,把剛才的事稟給太子,和太子說,靜觀其變。”

楓葉答應了,江延世騎著馬走出一射之地,撥轉馬頭,直奔回府,得讓阿娘走一趟,提醒娘娘,太后真要伸手皇莊,她最好旁觀不動,太后拿的越多,越好!

陸儀得了信兒,立刻命承影去尋郭勝,自己急忙進去和秦王稟報了。

“六哥兒傷著了?”秦王脫口問道。

“還不知道,說是混亂的厲害,有十來個士子掉進了汴河,都撈上來了,全家這邊,也有十幾個人掉進了河里,也都撈上來了。”陸儀說不上來什么心情,掐著這個點兒,又在龍津橋這個地方,這肯定是郭勝的主意,他想干什么?

承影回來的極快,小廝說,郭先生瘋了一樣沖出去,說是去龍津橋了。

陸儀愕然,瘋了一樣?他不知道?這怎么可能?

“承影趕緊去看看,多帶幾個人,去跟李五說一聲,讓他趕緊過去。你晚一晚再過去。”秦王吩咐的極快,“讓人去跟阿娘說一聲,留心宮里,還有,看著蘇燁和江延世。”

承影答應一聲,急忙退出去急奔往龍津橋,陸儀打發人帶李文山也趕緊去龍津橋,再算著時辰差不多了,上馬趕往龍津橋。

陸儀趕到龍津橋時,承影已經帶著人隔開全家家丁和眾士子。

出殯隊伍和大雨一樣,是不能停的,繼續緩緩前移。

眾士子被承影帶去的小廝護衛圍在離龍津橋不遠的一家包子鋪門口,周圍到處都是淋著大雨看熱鬧的人群,連汴河上,都擠滿了看熱鬧的船,船上擠擠挨挨全是人。

陸儀急沖趕到,勒停馬,看著或躺或坐了半條街,渾身雨水泥水血水的眾士子,這簡直就是一場遭遇戰之后的慘敗之相,也確實是一場遭遇戰。

“六爺怎么樣?”陸儀跳下馬,看著迎上來的承影,先問李文嵐。

“傷的……還不知道,六爺半截身子全是血,象是暈過去了,小的到時,郭先生已經到了,看郭先生那樣子,快急瘋了,說了一句,就帶著六爺騎馬狂奔回去了,把這里托付給了蘇公子。”

承影一臉苦相,他趕到時,六爺已經被抽的兩肩膀全是血了,他還沒看清楚,郭先生就抱著六爺,騎上馬一路狂奔回去了。

“快急瘋了?”陸儀皺著眉頭,承影忙欠身答是。

陸儀嗯了一聲,心落了回去,六哥兒真有什么事兒,郭勝肯定是不會快急瘋了,托付給了蘇公子……嗯,他這是怕六哥兒跑的不夠快吧。

“陸將軍。”蘇燁迎著陸儀過來,看起來是肩膀上挨了一鞭子,從肩到后背,衣服綻開了一長條。

“蘇公子也傷著了!”陸儀驚訝叫道。

“沒事沒事,我趕的有些急了,沒能避開,唉,這里離貢院近,先把大家送到貢院吧。”蘇燁煩惱的和陸儀商量道。

這亂相比他想象的更嚴重。

士子中間,掉河里的有十幾個,清明前后,汴河水還冷的刺骨,都是文弱書生,已經暈過去了三四個了,還有十幾個,好象都斷了骨頭,至于皮外傷,好象人人都受了傷,有幾個,傷的很重……

這是比上開恩科折子大得多的大事。

緊跟在陸儀后面,京府衙門的吳推官也跑的一頭熱汗趕到了,黃府尹緊隨其后,也到了。

眾小廝護衛和衙役們,借了門板推車,清空了貢院旁邊一間客棧,將諸士子安頓進去,趕緊先請大夫熬藥,余事再說。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zanghaihuatxt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