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華-第四百二零章 紫氣東來
更新時間:2018-06-29  作者: 閑聽落花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盛華 | 閑聽落花 | 閑聽落花 | 盛華 
正文如下:
全文閱讀第四百二零章紫氣東來

全文閱讀第四百二零章紫氣東來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李夏在徐家,和霍老太太說著閑話,直到太陽西斜,才回到永寧伯府。

李文楠和李文梅早就回來了,忙過來明萃院,不用李夏問,李文楠叮叮咚咚說個不停,唐家怎么熱鬧喜慶,隨夫人和古大太太看起來如何歡喜,府里下人都是一身新衣,人人有賞錢。

至于唐家玉,李文楠也不太確定她到底是高興還是不高興,好象在兩可之間,或者是,她自己也不知道這是件好事,還是不好的事。

“玉姐兒說,她太婆和她阿娘都高興的不得了,她姐姐也說好,可既然這么好,當初一聽說挑人,怎么那么急著要給她定個人家?怎么現在又這么用力說好?”李文梅帶著幾分小意看著李夏。

“這樣的事,好不好都得好,阿玉還沒明白這個道理……”后面的話,李夏沒說下去。

李文楠一聲長嘆,李文梅呆了片刻,低低嘆了一聲,眼淚掉下來了,她從前不知道多羨慕唐家玉,現在看,她比唐家玉幸運的太多太多了。

三個人正說著話,端硯打起簾子,“姑娘,可喜在側門外,問姑娘這會兒可在府里。”

李夏一聽就明白了,忙站起來,“我出去看看,一會兒就回來,晚飯咱們一起吃。”..

“去吧去吧。”李文楠一臉笑的揮著手,“不要急,慢慢的噢,我讓廚房再加樣筍干老鴨湯,吃飯早呢。”

李夏笑著沒答她的話,帶著端硯,急步往側門趕過去。

側門里,可喜正和富貴低聲說笑著,見李夏出來,急忙迎上幾步,一邊見禮,一邊笑道:“爺在外面車上。”

李夏嗯一聲應了,腳步沒停,出了側門,車簾掀開,秦王看到她,笑容漫開,伸出手,李夏搭著他的手,踩著腳踏上了車。

“沒什么事吧?”李夏看著秦王有些疲倦,卻還算平和的神情,心情放松了不少。

“你上午過去,我沒在。”秦王對李夏的關切,看起來比李夏對他的關切更濃重一些。

“你不是打發人過來問過了?沒事,我就是想到園子里逛逛,早上知道了唐家玉的事,心里有點兒悶,想去找太外婆說話,走到半路想起來,太外婆昨天去聽戲,半夜才回去,早上肯定起的晚,就拐到你家園子里逛了半圈,沒事兒。”

“剛剛打發了人,我就覺得不妥當,你有什么事兒,哪能跟小廝們說?就是有事,也只能沒事兒了,所以我趕緊過來了。”

秦王解釋了一句,李夏微微仰頭看著他,心里一陣說不清的酸酸熱熱的感覺,低下頭,伸手過去放到秦王手里,“嗯,我的事兒,就是想找你說說話兒,不說話也行,看到你就安心了。”

秦王握住李夏的手,下意識的想俯下頭,俯到一半又意識過來,硬生生直回去,“現在心情好一些沒有?”

“看到你就好多了。”李夏笑容明媚,秦王只覺得眼前一花,小小的車廂里,頓時熱的讓他有點兒透不過氣。

“你要是擔心唐家玉,我明天進趟宮,跟阿娘說一聲……”秦王一身燥汗中,慌亂的想說點兒什么,把這份兒突然而來的亂相支撐過去。

“不用。”李夏嘆了口氣,又嘆了口氣,“娘娘已經夠不容易的了,再說,唐家玉的事,娘娘也不見得能幫得上什么忙,再說,唐家百年大家,還有金世子這個嫡親的姐夫,不是咱們該管的。”

“嗯,那你放寬心。”秦王心情穩下來了些,低頭看著他手里李夏的手,小小的,握在他手心里,她的心智足以配匹任何成年人,可她這手,這人……

秦王的目光從李夏手上,看到因為長的長了,而顯的分外幼細的胳膊,和單薄的肩膀,他一年年看著她,一年年看著她長大,可這長大,一年一點,一年只有一點點。

“你晚飯用了沒有?”李夏被他打量的有幾分不自在,找話問道。

“還沒有,天色還早。”秦王收回心神目光,“你呢?”

“我也沒有,剛剛出來前,七姐姐正吩咐廚房燉筍干老鴨湯,這會兒該差不多了,天兒不早了,我回去了,你也趕緊回去用飯,等你有了空兒,我再去找你說話。”

李夏將手從秦王手里抽出來,往后挪了挪,正要下車,秦王伸手按住她的裙角,“等一等,有樣東西。”

秦王說著,伸手拿了只匣子過來,“昨天在阿娘那里看今年的貢品,看到這串紫氣東來翡翠珠子,想著你也許喜歡,我就討了來。”

李夏接過匣子打開,匣子里長長一串翡翠珠,從濃紫到淺淡到幾乎透明,依次排列串起,漂亮的讓人移不開眼。

李夏呆看著那串翡翠珠,那份驚愕無法掩飾。

她太熟悉這串紫氣東來翡翠珠串了,從她見太后頭一回起,就看到這珠串套在太后手腕上,直到太后大行那一天,好象從來沒見太后拿下來過。

現在,這串紫氣東來珠串,送到了她的面前。

“怎么了?”李夏那份掩飾不住的驚愕,讓秦王的心都提起來了。

“沒什么。”李夏深吸了口氣,伸手拿起那串紫氣東來,低著頭,慢慢的,一圈一圈的往手腕上套,“太漂亮了,紫色翡翠最難得,這樣一串,從濃紫到淺淡,簡直讓人不敢相信,真好看。”

李夏將那串紫氣東來珠串在手腕上套了四五圈,舉起來,送到秦王面前,心里一陣酸澀,眼淚差點奪眶而出。

當年太后戴著這串紫氣東來從不離身,是因為這串紫氣東來,是他挑給太后的么?現在,七月將盡,再過一年,出了正月,她進了宮,他遠行再不能歸……

秦王伸手握在珠串和那只纖細的手腕,卻仔細看著李夏的臉,“阿夏?”

“沒事兒,珠子太好看了,還有你,我有你,不是,是你有我,有我呢,我們兩個,要長長遠遠的在一起,到我們老的頭發都白了,你還要陪著我。”李夏不敢抬頭,不敢抬眼,聲音卻強硬無比。

她在,他必須在。

《》全文字更新,牢記我們新網址:

重要聲明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

admin#suimeng.la(替換#)

湘ICP備11006904號12015.suimeng.la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