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華-第四百二五章 退
更新時間:2018-07-02  作者: 閑聽落花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盛華 | 閑聽落花 | 閑聽落花 | 盛華 
正文如下:
爪機書屋手機版:m.zhuaji.org

第四百二五章退

作者:閑聽落花所屬:言情

李夏出來,嚴夫人從車里掀起簾子,先看李夏的神情,“沒耽誤多大會兒。”

“就是跟著太后娘娘去看了趟新婦,皇家坐帳的規矩也跟咱們一樣,端坐不能動,沒什么好看的。我看著唐貴嬪氣色挺好。”李夏上了車,和嚴夫人笑道。

“是不錯。”嚴夫人順著李夏的話意,說起了唐家玉,“我到的時候,隨夫人和古大太太都在,唐貴嬪氣色心情都不錯,說皇上待她極好,太后待她也極好,娘娘也待她極好,還有蘇姐姐,姚姐姐,都待她極好。”

“蘇姐姐,姚姐姐?”李夏下意識的重復了一句。

“嗯,她就是這么叫的,還跟在家里時一樣,一開心就說個不停。隨夫人倒還好,人老成精,有什么也不能讓人看出來,大太太那氣色,就有點兒不怎么好,照理說,貴嬪這樣好,她該放心才是,不過……唉。”

嚴夫人連聲嘆氣,換了她,把阿玉換成楠姐兒,她這氣色,再怎么強撐,大約也好不起來。

“大伯娘別想太多,如今海清河晏的,再怎么也能太平上三年五年,三五年之后,誰知道怎么樣。”李夏低聲勸道。

“這話是。”嚴夫人挺直了下后背,語調往上,打起精神,“別說三五年,就是明天,誰知道是個什么樣兒?不說這個了,你也餓壞了吧?咱們趕緊回家好好吃點東西是正經。”

“什么時辰了?”李夏掀起簾子,看了眼已經燈火通明的車外,今天是來不及了。

隔天一早,李夏吩咐富貴看著秦王和陸將軍什么時候回府,直到傍晚,富貴才回來稟報,王爺和陸將軍回去了。

李夏忙上車往秦王府去。

在二門里下了車,就看到陸儀站在影壁后,笑著沖她拱手微微欠身,“門房說富貴過來問了好些趟了,王爺擔心你有急事,吩咐我在這里迎一迎你。”

“沒什么急事,就是想過來逛逛。”李夏下了車,沖陸儀曲膝笑道。

陸儀見車上只下來李夏一個人,微微有些意外,他已經習慣了她走到哪兒都帶著端硯……看來是真有要緊的事。

陸儀落后李夏一步,一路說著花如何草如何的閑話,往書房院子過去。

進了書房院門,李夏在廊下站住,看著陸儀,“聽說點了唐貴嬪進宮那天,我心里悶,就到這園子里逛了半天。”

陸儀不知道李夏怎么突然提到這件事,忙凝神細聽。

“后來逛到湖邊兩棵樹下的一個小亭子里,那里居高臨下,看湖里的荷花荷葉,特別好,陸將軍知道這個地方嗎?”李夏看著陸儀問道。

“是照晚亭。”陸儀答的快而確定,她那天什么時辰來,去了哪些地方,在哪些地方歇腳,他都知道,這間王府的后園,幾乎是空關的,極少有人逛到湖邊。

“嗯,我和端硯在照晚亭坐著看景說閑話,說到君臣之別,唐貴嬪進了宮,往后她和我們,就是一君一臣了。”李夏頓了頓,“昨天在皇太子宮里,江娘娘說,我和唐貴嬪從前是要好的姐妹,可現在,唐貴嬪是君,我是臣,一君一臣,天地之別。”

陸儀臉色變了,張嘴想說什么,李夏直視著他,“不是多疑,這府里從宮里挑了那么多人,人太多了,好在這些話都是在照晚亭說的,能聽到的沒幾個人,查起來容易,試探幾次也就知道了。”

“是。”李夏話沒說完,陸儀神情已經恢復如常,微微欠身答應。

垂花門里,秦王轉出來,李夏迎著秦王,急步過去。

過了平江府,李文山和秦先生商量了半天,傍晚,船靠進一個小碼頭,秦先生帶著四五個長隨,悄悄上岸,買了馬匹,星夜兼程,從陸路直奔江寧府。

他要在李文山到江寧府之前,把唐家的莊子,田地,和在農人中的風評,打聽清楚。

夜半,唐承益唐尚書和夫人隨氏的上房沒點燈,唐尚書和隨夫人一左一右坐在南窗下的榻上,窗戶半開,清亮的月光灑進來,照的屋里清亮而靜謐。

“我想,明天就遞折子。”唐尚書打破靜謐,低低道。

隨夫人眼淚奪眶而出,“玉姐兒……”

“這也是為了玉姐兒。”唐尚書聲音沉緩,“那是個傻孩子,我退下來,她沒了支撐,一來,她的脾氣能收一收,能小心些,二來,也斷了那些不該有的心思。”

“江寧府二爺的船,說是快到長垣碼頭了。”隨夫人深吸了口氣,聲音微哽。

“李家五哥兒走后沒幾天,郭勝就過來找我,把江寧府老宅那些惡臭齷齪事兒,說了不少,那些事兒,認真查處起來,唐氏一族,不說滅頂之災,去半條命是足夠的,那些東西,郭勝知道,卻不在郭勝手里。”

唐尚書聲音低低,隨夫人聽的呆了,“上次瑞姐兒回來來說的那些事兒,還不止?還有別的事兒?”

“嗯,那只是冰山一角,郭勝知道的,不知道是不是全部,就不是全部,也足夠了。”唐尚書長長嘆氣。

“那東西呢?在……”隨夫人直瞪著唐尚書,后面的話卡住了,在誰手里,還用問嗎?郭勝一直在秦王府參贊。

“咱們跟秦王府一向親近,玉姐兒真要是能生個皇子,往后,請李家五哥兒,六哥兒也成,做個先生,事秦王如父……”沉默良久,隨夫人低低道。

“唉。”唐尚書長嘆一聲,苦笑出聲,“你這婆娘,也是個傻的。就算秦王信得過我,信得過咱們,可唐家呢?你看看,江寧老宅這人,一來就是幾船,你我,誰能約束得了?玉姐兒真要生了皇子,太后真要有這個打算,事成之后,頭一件事,就是連根撥掉唐家。”

“唐家也不差,這連根……”隨夫人話里帶著不以為然。

“玉姐兒太笨了。”唐尚書幾乎是說一句嘆一聲,“她連自己都護不住,皇上……”唐尚書一聲干笑,“是指不上的,皇上指不上這事,玉姐兒都不一定能明白,真要有了小皇子,玉姐兒和小皇子,就得全賴太后一力維護,為了這個一力維護,咱們唐家,就得任由秦王府驅使,小皇子出生長大,要十幾年,這十幾年,唐家在秦王府手里,還能余下什么?唐家是比古家更深厚遠久的詩書大家,古家都不犯著爭這擁立的功勞,唐家,更犯不著。”

“我糊涂了。”隨夫人眼淚又下來,“玉姐兒是我眼看著長大的,我這心里……”隨夫人抓著胸口,一想到玉姐兒,她這心里,刀絞一般。

“你別多想,你常進宮看玉姐兒,不是說她很好?傻有傻的好處,她覺得好,就好了。我以病乞退,對她只有好處。我還有點名聲,唐家在太后面前,好歹還有幾分薄面,有這點名聲,這份薄面,只要她不傻到亂爭亂斗,一條命總能保得住,別的,哪還有別的?”

“你是為了唐家。”隨夫人聲音哽咽。

“唉。”好半天,唐尚書一聲長嘆,“我是為了唐家,可沒有唐家,玉姐兒哪有活路?這一而二,二而一的事兒。”

隨夫人老淚縱橫,唐尚書伸手過去,按在她手上,慢慢握住,隨夫人靠在唐尚書肩上,哭出了聲。百镀一下“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