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華-第四百二七章 交接
更新時間:2018-07-03  作者: 閑聽落花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盛華 | 閑聽落花 | 閑聽落花 | 盛華 
正文如下:
第四百二七章交接

第四百二七章交接

書閱屋小說:、、、、、、、、

萱寧宮里,陸儀垂著頭,跪在金太后面前。

“起來吧,不能怪你。從宮里撥的人,是我經的手,二來,王府除了書房院子那點子地方,別的,都是空著的,經年累月的一件事沒有,當然也就查不出什么事兒。”

金太后臉色雖然不怎么好,聲音卻十分沉緩平和。

陸儀站起來,“九娘子在照晚亭那天,是她侍候的茶水,要不是九娘子警醒,萬一……”陸儀臉色泛白,“因為我的大意,一直置王爺于生死邊緣,一想到這個,我這些天夜夜噩夢。”

“這事,和九娘子說了嗎?”金太后不知道在想什么,有幾分出神,過了一會兒,才低聲問道。

“王爺的宿衛,沒得娘娘吩咐,不敢和任何人提起。”陸儀欠身答道。

“去跟九娘子說一聲,照晚亭這個人,問問九娘子怎么安排,往后,王府的人手宿衛,都和九娘子說一聲,問問她的意思。”

陸儀愕然看著金太后。

“我看她看了這一年多了,這孩子比巖哥兒好,她是下里鎮李家姑娘,就是太小了,要不然,王府里就不用我操心了。你去吧,王府里的人事,巖哥兒的飲食起居,以后多和九娘子商量。”

金太后看起來氣色比剛才好多了,陸儀欠身答應了,告退出了萱寧宮。

金太后坐著喝了半杯茶,吩咐召李家九姐兒進宮陪她說說話兒。

李夏跟著小內侍,沒進正殿,拐進了旁邊的小佛堂。

李夏用力壓著猛烈跳動的心,幾乎是小心翼翼的邁進門檻,站在門里,看著迎面立著的羊脂玉觀音像,靠墻放著的、幾乎和墻一樣長的長案,和長案上高高堆起的經卷經冊……

一切都和她記憶中的一樣。

“到這兒坐。”金太后坐在長案對面的榻上,指著榻幾對面,笑著吩咐李夏。

李夏深吸了口氣,壓下滿腔無法言說的情緒,眼皮微垂,給金太后見了禮,坐到金太后對面。

“你來前,鳳哥兒剛走。”金太后示意李夏面前已經放好的茶水,“照晚亭的事,查清楚了,具體細情,回頭讓鳳哥兒跟你細說,這事,咱們不提了。”

李夏驚訝的看著金太后,這些話,或者說金太后今天的態度,出乎她的意料。

“從宮里挑往王府的人,一個個,都是我親手挑的,這會兒查出來一個照晚亭,鳳哥兒還在查,必定不只一個,唉。”

金太后這一聲低嘆,復雜而沉重。

“我搬進這宮里頭一天,就接手主理這座后宮,先鄭太后出身鄭家,鄭家和金家,幾十年前,親如一家,先鄭太后看著我長大,我和大長公主,和先皇,青梅竹馬,當年我接手這座后宮時,天時地利人和,樣樣俱全。”

李夏下意識的坐直上身,專注的聽著金太后的話,她頭一次聽到這些,知道這些。

“我年青時候的脾氣,江氏可比不了,因為這脾氣,和皇上處的,仇人一般,我病倒了,一病就是十幾二十年,一開始是真病,后來,就是只能病著,先鄭太后親自主理后宮,直到江氏嫁進來,這后宮,就交到了江氏手里。”

金太后端起杯子,低頭抿茶。

李夏看著金太后,遲疑了下,低低問道:“先鄭太后……”

“不是先鄭太后,”金太后仿佛知道李夏想問什么,“先鄭太后一直待我很好,是先皇,要不是先鄭太后,我和金家,大約都已經不在了。”

李夏愕然,呆了片刻,脫口問道:“因為金貴妃嗎?”

金太后眉梢微挑,有幾分意外,卻并不怎么驚訝的看著李夏,笑起來,“你這孩子,在杭城的時候,鳳哥兒就說你鬼靈精。是,我當著他的面,讓人縊死了金柔,其實她不姓金,金這個姓,金家早就收回來了,她應該姓全。”

李夏有幾分呆滯的看著金太后。

她當著先皇的面,讓人縊死了金……不,全貴妃!

“是先鄭太后護下了我。那時候,先皇正戀著金柔,戀的熱烈。”金太后垂眼看著手里的杯子,“我有一個哥哥,兩個弟弟,堂兄弟中,出色的,也有四五個,兩個弟弟,一個奉皇命巡查北邊軍情,在關外被蠻人伏擊,尸骨無存,一個,夜游金明池,淹死了。”

李夏抬手捂在了嘴上,她對金拙言的金家,知道的最少,極少!

“幾個出色的堂兄弟,兩三年里頭,都橫死在外。不說這個了,”金太后聲音里透著絲絲的尖硬,“先皇大行后,我才發現懷上了巖哥兒,唉,為了巖哥兒,不得不打點起精神,我原本是打算出家修行的,唉,這個也不提了。先鄭太后走后,江氏才進了宮,進宮不到一年,先皇就走了,也是因為這樣,這宮里,才有了我一席之地。”

金太后幾句話說的淡然無比,李夏卻聽的心里一陣接一陣猛跳,這個時機,這些,真是,太巧了。

“江氏脾氣急,性子嬌縱不能容忍,卻是個聰明人,從一開始,她就跟我爭奪。”金太后輕輕笑了一聲,“或是說,從她一開宮,就發現我處處跟她爭,一步一步逼著她往后退,先鄭太后留給她東西,被我拿走了很多,女人家,最不能容忍的就是這個。”

李夏看著金太后,驚駭過多,這會兒倒是心平氣和了。

不是女人家不能容忍,而是,她要爭的東西,是身家性命,滿門人頭,江皇后確實是個聰明人,極其聰明,極其敏銳,就是,太沉不住氣了……怪不得她從前一直教導她:要沉得住氣,要解得好九連環,要耐著性子,耐心守著,看著……

金太后迎著李夏微微有幾分呆滯的目光,突然眨了下眼,“你是個聰明孩子,你說說,到了現在,咱們和巖哥兒,還有退路嗎?”

李夏下意識的搖頭。

“都是我的錯,懷著巖哥兒的時候,為了他能平安出生,平安長大,我不得不伸手,在這宮里,我得能護得住他,得讓他能出得了這座萱寧宮,讓他看起來象個有福氣的孩子,開開心心的長大,到后來……”

金太后頓住,露出絲絲苦笑,“就是這樣,一步一步,到了現在,要么束手死,要么,只能再往前。”

“我知道。”李夏聲音有些硬哽。

“往后,巖哥兒身邊,那座王府,你多留心,有什么事,只管吩咐鳳哥兒,鳳哥兒是靠得住的。”

“好。”李夏點頭。

“王府,還有巖哥兒身邊,一查起來,只怕都得通連進宮里,宮里的事,讓黃大伴幫你,你吩咐可喜就行,可喜是黃大伴的徒弟,那孩子很機靈。”金太后接著吩咐。

李夏一個怔神,從前她到皇上身邊做了貴人之后,太后就把黃大伴給了她,那時候,黃大伴在她眼里,簡直無所不能,無所不知……

“一晃六十多年過去了……”金太后抿完了杯中茶,叫了韓尚宮進來,和李夏說起了閑話。

李夏坐在金太后對面聽了小半個時辰的閑話,告退出來,上了車,放下簾子,呆坐了片刻,慢慢往后窩進了厚軟的靠墊里。

金太后縊死那位貴妃,絕不會是因為妒嫉,金太后大度闊朗,只怕她根本就不屑于妒嫉,她為什么要縊死那位貴妃?

她當著先皇的面,縊死了那位貴妃,先皇的暴怒和報復,都是在陰暗不見光之中……

先鄭太后保下了金太后的人,和這皇后之位……

皇上是太后親生的兒子,沒有人疑心過,有沒有十月懷胎,至少太醫院,是瞞不過去的……

在秦王之前,太后必定生過孩子……李夏低低嘆了口氣,那就只能是,那位貴妃,殺了太后的親子,或是親女……

換了自己,大約也會……她不會,她會先和所有無能的女人一樣,痛哭一場,病上一場,之后,伺機而動。

李夏挪了挪,示意端硯倒杯茶給她,雙手握著,看著晃動的車簾,怔怔出神。

到現在,她又站在和從前一樣的道路上了,有黃大伴,有陸儀,不過,和從前不一樣的是,這一回,她有了五哥,有家有室,有妻有子的五哥,有姐姐,剛剛生了長子,幸福到放光的姐姐,還有王爺,事事處處替她著想,肯替她擔當一切的愛人。

再走一趟,那就再走一趟吧。

李夏抿了口茶,眼睛瞇起,笑容從嘴角一絲絲漫出來,這會兒,她仿佛又站在了錢塘潮面前,迎著撲天蓋地的潮水,蓄勢欲飛。

相關、、、、、、、、、

第四百二七章交接__都市小說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