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華-第四百三零章 不利之年
更新時間:2018-07-05  作者: 閑聽落花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盛華 | 閑聽落花 | 閑聽落花 | 盛華 
正文如下:
第四百三零章不利之年

第四百三零章不利之年

閑聽落花:、、、、、、、、、

郭勝那間小院陷在四周閃動的光影和喧囂中,顯的格外黑暗和安靜。

李夏站在廊下一團陰影中,郭勝垂手站在旁邊,抬眼看到她腰間,就不敢再往上看,姑娘身上散發出的冷厲凝重,他之前從來沒見過。

“今年的氣運,不利于我,更不利于王爺。”

郭勝聽的心里猛的一跳。

“稍有不慎,我和王爺這兩條命,大約就保不住了。”李夏的聲音沒有一絲起伏情感,在四周的熱鬧喧囂中,卻顯的格外寒意。

郭勝喉嚨緊的幾乎說不出話,直直的看著李夏,這一瞬間,他整個人都僵住卡住了,李夏這句話在他心里轉了三四圈,他好象還是聽到了,卻沒聽懂。

李夏看了眼兩眼呆直的郭勝,眉頭微蹙,“怎么越來越沒出息了?王爺和我做的事,本來就是艱難無比,九死一生,你過了半輩子刀頭舔血的日子,難道還聽不得一個死字?”

“不是,是姑娘……姑娘說,只是氣運不利……只是氣運不利!”郭勝不愿意說出那個死字,他不怕死,他怕她的死字。

“你也知道,我有些話,很多事,只能和你說。可這件事,一定得警示給王爺,還有金拙言和陸儀,甚至太后,這事你來安排,上元節我和王爺去大相國寺,看燈抽簽。”

“是!”郭勝全身氣血一下子熱活起來,他糊涂了,只是氣運不利而已,三腳貓的道士巫祝,都能趨利避兇,改改氣運什么的,何況是姑娘!

“今年宜靜守,不要生事,約束你的人,跟胡磐石說一聲,讓他約束好手下。”李夏頓了頓,“這話是多交待的,所謂風起于蘋末,這你比我更明白。”

“姑娘放心。”郭勝欠身應諾。

“陳江那里,不管你想什么辦法,約束住他,至少今年一年,不要大動,上次的折子就很好,今年最好還是這樣,再有一份兩份折子,一年就過去了,他要是太閑了,讓阮十七找點事給他做。”

“是,陳江如今和朱喜越來越投機,姑娘放心,能辦到。”

李夏吩咐的越多,郭勝越覺得輕松,能為的地方越多,機會就越多,最可怕的境況,是只能聽天由命。

“萬一有個萬一,”李夏沉默良久,看向郭勝,“我和王爺都不在了,你就走吧,帶上胡磐石,出海往南,不要再回來,更不要報什么仇,我和王爺走的這條路,不管死在誰的手里,都是死在自己手里,沒有仇人,這個,你應該懂。”

郭勝看著李夏,用力眨著眼,把從心底猛沖上來的那些不知道久違了多少年的眼淚眨回去。

“不過多交待一句,免得萬一之時,你熱血沖頭,你這個人,聰明一世,卻會糊涂一時。”李夏一邊說,一邊轉身往外走。

“真有什么萬一的萬一,我跟姑娘走,讓磐石跟老霍當海盜去。不過,”郭勝緊跟在后面往外送,“我覺得姑娘肯定能長命百歲,不只百歲,是……”

郭勝后面的話,被李夏一眼斜了回去。

也是,姑娘是寄身人身肉胎,這肉身,大約只能百歲……

治平二十二年的上元節,和往年一樣烈火烹油,錦上繡滿花,今年的京城安防,由統領皇城司的柏喬負責,江延世全心一意打理煙火鰲山,這一年的花燈煙火,都說必定比往年更勝一籌。

秦王和往年一樣,天不亮進宮,演禮賜宴之后,還有團圓家宴,好在今年皇上登上宣德樓后,因為宣德樓上擠滿了新進宮嬪,諸皇子只好退避,各自散去。

秦王出來,剛到王府燈棚下,就看到李夏穿著件象牙白繡著折枝百花銀狐里斗蓬,已經下來,看到他,笑顏如花迎上來,“咱們去看燈?”

“好。”秦王眼前的燈光都黯淡下去,只有那件象牙白斗蓬和那張笑臉,明亮如破曉之光。

可喜飛快的取了件月白素綢銀狐里斗蓬過來,換下秦王身上那件緙絲紫貂斗蓬。

秦王看向離他和李夏五六步的陸儀,“我和阿夏就在城里逛逛,你回去吧,讓承影跟著就行。”

不等陸儀說話,李夏笑道:“陸將軍還是跟咱們一起吧,阮家姐姐跟太外婆去景德庵做法事去了,四嫂和五嫂都去了,我聽到四嫂叮囑四哥,讓四哥千萬別去找她,說是那法事忌男。”

“什么法事?還有忌男?”秦王失笑。

陸儀有幾分無奈的笑道:“必定又是求子,我跟她說了,象我這樣殺業深重的,子嗣必定艱難。”

“那阿鳳還是跟著我們吧,省得你去打擾阮氏。”秦王笑應了一句,立刻岔開了話題,“你想去哪里?沿著汴河看看?聽說汴河沿岸今年出了不少新花樣。”

“去大相國寺吧,早就聽說大相國寺的詩燈詩會什么的,是天下第一景,我一趟也沒去過。”李夏笑道。

秦王笑應了,兩人并肩,陸儀背著手落后四五步,出了燈棚,沿著御街,隨著人流往大相國寺過去。

秦王并不怎么看御街兩邊的流光溢彩,只看著身邊的李夏,不時伸出胳膊,虛攔一下其實撞不過來的人流。

李夏側頭看著他,將手塞到他手里,秦王握著李夏的手,牽著她,卻不敢再多看。

陸儀背著手跟在后面,看著李夏伸過去的手,和握在一起的手,眉梢微挑又落下,擰著頭左看右看的看起了花燈。

兩個人牽著手,也不說話,一個悠閑的看著花燈,一個幾乎目不斜視,沿著御街轉到南門大街,走不多遠,就是大相國寺了。

長長的南門大街從頭到尾,掛滿各式各樣的走馬燈,花燈,蓮燈各種燈,燈下或旁邊懸著掛著的花紅柳綠的燈謎,這會兒已經很晚了,幾乎所有的燈謎下,都貼上了表示已經被人猜出的小紅紙條。

“不知道七姐姐和八姐姐拿了多少東西。”李夏轉頭看著張張長著紅尾巴的各色燈謎。

“你七姐姐和八姐姐一起來的,還是各自來的?”秦王也轉頭看著隨燈晃動的燈謎。

“七姐姐拉著唐家哥哥替她猜燈謎,八姐姐和丁家哥哥一起來的,肯定都拿到了不少好東西。”

“咱們也去看看。”秦王仔細看著交錯密集的燈謎紙,想找出一個兩個還沒貼上紅尾巴的來。

“舅舅和六哥,還有郭勝一個時辰前過來的,舅舅說,不能讓燈謎留到明年。”李夏拉了下秦王,笑起來。

秦王哎了一聲,一邊笑一邊嘆氣,“他們三個一起,那必定一個也沒了。你舅舅的親事……”秦王落低聲音,看著李夏,話說出來,又有幾分后悔,這會兒好象不該說這樣的話題。

“前幾天太外婆還和大伯娘,還有阿娘說起這事,三四月里吧,就把舅舅和姜家大娘子的親事定下來,等出了正月,先讓郭勝去和柏喬透過話,看看柏景寧的意思。”

李夏也不看只只都長出尾巴的燈謎條兒了,微微抬頭,看著不遠處燈光蔚然的大相國寺。

“過于小心了吧?”秦王聽李夏說要看看柏景寧的意思,微微蹙眉。

“是過于周到,邱霍二人仰仗柏景寧的地方很多,不犯著因為這一點小事生出萬一,再說,這門親事問過柏景寧,他點了頭,那就多了一份擔待,沒什么不好,不過就是多說一句話。”

秦王笑起來,低頭看住李夏,“柏景寧結親蘇家,只是因為柏悅蘇燁兩相情愿,這樣的人,大約不會因為一樁親事,想的太多,再牽到其它。”

“誰知道呢,看自己不會,看別人會不會,就不定了,就象唐尚書,他自己品行高潔,難道他看別人,都看成和他一樣?”李夏反問道。

秦王一滯,隨即失笑出聲,“你說的對,是我錯了,阿鳳說你心細如發。”秦王頓了頓,“心細容易思慮過多,思慮過多就要傷神,你別想太多,有我呢,你放心。”

李夏頓住腳步,仰頭看著他,好一會兒,才燦然笑道:“好。”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zanghaihuatxt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