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華-第四百三三章 靜而動
更新時間:2018-07-08  作者: 閑聽落花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盛華 | 閑聽落花 | 閑聽落花 | 盛華 
正文如下:
第四百三三章靜而動

作者:閑聽落花分類:

李夏凝神聽著郭勝的話,“……金相舉薦唐尚書,大約是不想附和兩方之一,又不想節外再生枝。羅尚書很想做這一任主考,舅舅昨天尋我,問我能不能在柏樞密面前說上幾句話,替羅尚書說上幾句話。羅尚書要是能主考今年春闈,于咱們有利,今年,咱們府上二爺,四爺,六爺,丁家姑爺都要下場。”

郭勝看著李夏。

李夏眼皮微垂。

從前到現在這會兒,王爺早就沒了,江家早就煙消云散,太子死了快一年了,二皇子和三皇子、四皇子都沒了,唐家玉因為五皇子吃了她給的一塊餅,中毒死了這事,被縊死也快半年了。

這會兒,她正深得皇上恩寵,和五哥一起,開始嘗試著往朝政上伸手,嘗試著在朝中找一個援手……

從前唐尚書沒中風,今年的春闈,是唐尚書主考,她和五哥沒敢伸手,因為唐尚書不只一次的斥責五哥的不孝……

現在,一切都不一樣了,

“二哥和四哥離考中還差了不少功夫,六哥有學問文章名氣在那兒,不管是羅仲生還是侯明理,一個二甲總是有的,丁澤安在兩可之間,他今年中不中不是大事。”

李夏收回思緒,到今年為止,從前種種,皆是過往,未來如何,她已經一無所知了。

“上一科是鄭志遠的主考,這一科,該是侯明理了。”

“若是侯明理,對六爺……”郭勝有幾分遲疑道,羅尚書主考,對六爺才最有利。

“不要只想著六哥一人一事。”李夏看著遠處,“六哥的才氣學問,已經揚的很高了,除非這一次實在是大失水準,否則,侯明理也罷,羅仲生也好,都犯不著故意貶低他,一個二甲總要給的,至于一甲,那是皇上點定的。”

“是我想偏了。”郭勝臉上露出幾分尷尬,明明很簡單的事,他總是想不到象姑娘這么明白周全。

“這件事王爺不便出面,你從羅仲生那邊想想辦法。”李夏沉默了一會兒,低聲吩咐道:“多轉幾個彎,羅仲生看起來大度,其實是個記仇的。”

他記仇,也記恩,多小都記著。

“是,姑娘放心。”郭勝眼里亮光閃動,這幾年實在太閑了。

郭勝出來,沒騎馬,也沒坐車,背著手,一邊溜跶著往回走,一邊想著這件事,從哪兒入手最好?主考這幾天就得定下來,他得趕緊再趕緊,嗯,先去找舅舅說說話兒。

郭勝腳步加快,轉個彎,直奔和羅府隔了一條街的舅舅那間小院。小院大門上了鎖,朱參議沒在家,郭勝掉頭直奔工部衙門。

工部衙門里還彌散著幾分春節的懶散氣息,朱參議在自己那間小屋里,正對著攤了滿桌子的冊子打算盤。

“舅舅,”郭勝敲了下門,朱參議抬頭看到是他,忙撥亂算盤記下了數目,招手笑道:“是勝哥兒,你怎么來了?快進來,正好,有餅好茶。”

郭勝進了屋,先伸頭往桌子上看了眼,“這是河工銀子?聽說去年戶部賦稅比往年少了不少?”

“將近兩成。”朱參議拿出那餅好茶,郭勝接過茶針茶餅,開了小半片出來。

“舅舅這里說話方便吧?”郭勝和舅舅朱參議在旁邊小茶桌旁坐下,郭勝一邊焙茶燒水準備沏茶,一邊問道。

“這里能說話,有事兒?”朱參議微微欠身。

“不算什么事兒,舅舅前兒不是說,羅尚書想做一任春闈主考?”

朱參議點頭。

“羅尚書在這工部,兩任快滿了,是不是有什么想法?主理吏部,或是戶部?”郭勝跟舅舅說話一向直接。

吏部蘇廣溢和戶部嚴寬雖說入主中書,可這部務,從最初說兼帶一陣子,這一陣子,就一直兼到了現在,蘇廣溢和嚴寬都是一聲不響,金相和魏相一個顧不及,一個打著主意,也都沒多說話,皇上也沒提過。

“大約是有。”朱參議看著郭勝輾了茶,將茶粉放進杯子,示意道:“濃一些,我最近愛上了濃茶。羅尚書不過五十來歲,在工部尚書的位置上,已經快十年了,望一望相位,也是應有之義。”

“嗯。”郭勝沏了茶,推給舅舅。

“從工部尚書入主中書的極少,幾乎沒有,吏部和戶部,聽說皇上提過兩回了,要推兩位尚書出來,刑部唐尚書一直病著,多年不能到部視事,六部之中,一半兒空缺,兵部江尚書已經連做三任了,羅尚書和鄭尚書都是兩任,皇上性子再怎么寬和,這六部,也該動一動了。”朱參議聲音輕緩,這都是明擺著的。

“這倒是,不過,這事不能深想,這六部,兵部秦王爺兼理多年,這幾年雖說不怎么到部視事,可這兼理的旨意,可還在那兒呢,當然,要是從工部換到兵部,也沒什么大意思,禮部不提,鄭尚書大約不會動,就是動,也得把禮部放到自己人手里。”

郭勝聲音輕快,仿佛在說前朝舊事,和他以及他舅舅,統統沒關系。

朱參議凝神聽著,下意識的點著頭,他這個外甥,見識眼光,遠在他之上。

“刑部在唐尚書治理下十幾年,和唐尚書一樣,不偏不倚,部風最正,倒是不錯,不過,刑部入主中書的,跟工部比,可多不了哪兒去,也算是沒有。再說,羅尚書到了刑部,再怎么做,也蓋不過唐尚書,說起來,只怕都是不如,從工部換到刑部,可不劃算。”

朱參議嘆了口氣,這些話,他和姚參議私底下議論過好些回,確實象阿勝說的,不動難,動更難。

“吏部和戶部,吏部就算了,蘇相可不是好相與的,他謀的又是大事,大約羅尚書也沒多想吏部,這么一想,就只有戶部了。”郭勝端起杯子,輕輕吹了吹,舉起來聞著茶香,“確實是好茶。”

“羅尚書確實是這么想的。”朱參議緩聲道,“若能在戶部做上兩三任,”朱參議頓了頓,“金相和魏相,年紀都不小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