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華-第四百三五章 下九流的勾當
更新時間:2018-07-10  作者: 閑聽落花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盛華 | 閑聽落花 | 閑聽落花 | 盛華 
正文如下:
陳眙沒銀子只好回家吃飯,下午老老實實去族學里念了一個多時辰的書,散了學,和幾個一向氣味相投的子弟出來,往南城瓦子看熱鬧。

跟正月里比,南城瓦子里冷清了不少,倒是迎祥池一帶,因為離貢院等士子聚集的地方近,十分熱鬧。

幾個人從南城瓦子逛到迎祥池,在迎祥池邊上一座茶棚旁邊站住,伸長脖子看茶棚里一群幾十個士子熱鬧無比的聯句,從五經四書中找一句或作謎面,或作謎底猜字猜句。

看了一會兒,士子們的謎題越猜越難,一連四五個,陳眙幾個都聽的不知所云,就有些無趣了,剛要轉身去找別的熱鬧看,隔了塊太湖石,有個聲音傳過來,“……羅尚書這邊好辦,他雖說沒在京城做過主考,可他從前是封疆大吏,秋闈主考可沒少做,這規矩,他懂!”

陳眙聽他們說的是羅尚書,上了心,悄悄招手示意兩個族中子弟,悄悄往前挪了挪,仔細聽。

“剛剛得到的信兒,最可靠不過,這趟就是羅尚書了。”另一個聲音十分低沉,透著謹慎。

“那就好,羅尚書身邊統總管事兒的,叫吳貴,誰有門路搭上吳貴?得快,離開龍門可沒幾天了。今天真他娘的,趕到這會兒這主考的旨意還沒下,這一天不下旨意,咱們這生意一天不能開張,這一天天的都是銀子。”

“咱們都得趕緊搭上吳貴,這線兒一定得可靠,咱們這生意,頭一條就是可靠,寧可多花些銀子。”

“這話極是,這會兒時候緊,多花點銀子也應該,誰能替咱們搭上這線,給個八百一千銀子,不能算多。”

陳眙聽的眼睛瞪大了,這是什么生意?搭上個線就給八百一千的銀子!還是搭上吳貴,一個下人。

陳眙回頭看向和他一樣支著耳朵聽的入神的兩個族弟陳盼和陳直,陳盼和陳直瞪著他,六目相對,膽子一向極大的陳直往假山后指了指,“咱們,問問?”

陳盼不停的點頭,這事兒關著羅尚書,羅尚書是他們陳家的姻親,既然聽到了,自然得打聽清楚,萬一是什么不好的事呢?

陳眙拉著陳盼和陳直離開假山十幾步,三個頭抵在一起,陳眙低低道:“我和直哥兒去,你在旁邊留神看著四周。咱們別說咱們姓陳,也別說咱們認識吳貴,他們既然做的是春闈的生意……就說咱們是考春闈的士子,先問清楚他們做的什么生意,怎么樣?”

陳直和陳盼一起點頭,這么安排,謹慎又穩妥。

陳盼晃到假山一邊,裝著繼續看士子們猜謎聯句的熱鬧,陳眙和陳直轉過假山,假山另一邊,一張小小茶桌旁,坐著三個京城富足之家打扮的男子,一個四十來歲,笑瞇瞇一團和氣,另外兩個三十歲左右,都是老實本份,話少木訥的長相。

陳眙和陳直走到三人面前,陳眙正猶豫著怎么開口,四十來歲的和氣男子已經站起來了,欠身讓陳眙和陳直,“兩位才子請坐,看兩人的面相,都是魁星眷顧之人。”

“老丈可真會說話。”陳眙接話客氣了句,拉著陳直坐下,“老丈是哪兒人?也是來考春闈的?”

“小哥兒說笑了,您聽我這口音,地地道道的京城人,小老兒也就是識幾個大字,小哥兒這口音,也是地道的京城口音,小哥兒今年這春闈,也要下場?”和氣男子的話里,透著詢問之意。

陳眙矜持的嗯了一聲,“去年剛過了秋闈,不敢多想,就當見識一二了,老丈是專程來聽他們說文論道的?”

“咱們京城這幾年出的,全是少年英才。”和氣男子一臉發自內心的贊嘆,“不瞞小哥兒,你們這樣大學問人說文論道,小老兒哪里聽得懂?小哥兒過來說話,也是為了……”和氣男子上身前傾,靠近陳眙,低低道:“想排個好位置?”

“嗯?嗯!”陳眙連眨了幾下眼,就有幾分明白了,“這可是國家大典,動轍生死的!”

“嘿。”和氣男子笑起來,旁邊兩個三十來歲的忠厚男子也一起笑起來。

“小哥兒這話極是,可不就是國家大典,可這天底下,哪兒都有人情,哪兒都是有錢好辦事。”和氣男子看著陳眙,又看向陳直,“兩位小哥兒考秋闈的時候,排到的號如何啊?”

陳眙語塞,他哪考過秋闈,不過雖說沒考過,聽說的卻多了,看了陳直一眼,含糊答道:“還好。”

“很靠后面,只怕還是個臭號吧?”和氣男子不客氣道。

“這是看運氣的事。”陳眙隱隱有幾分明白。

“不是看運氣,是看銀子。”和氣男子捻著兩根手指,“這不怪小哥兒,這些都是門道,不懂的人比懂的多,這秋闈春闈,一考天,考號排的好和不好,那差的可就大了,要是趕上刮風下雨。”和氣男子嘖嘖有聲,“考到一半,受不下去的年年都不少,號排的好,少受罪不說,這寫文章的精氣神,也大不一樣,小哥兒說是不是?”

“這號,你們有這個本事?”陳眙直問了一句。

和氣男子笑起來,一邊笑一邊點頭。

陳眙撇著嘴,目光從和氣男子掃到另外兩個,“這是國家大典,你竟然敢點這個頭?”

“小哥兒一心只讀圣賢書,不知道下九流的勾當。”和氣男子一臉笑容的極其和氣,“有句話,叫官清似水,吏滑如油,小哥兒聽說過沒有?”

陳眙點頭。

“那在貢院里當差的,全靠這三年兩場大考養活一家人,小哥兒可別說他們有月錢。”和氣男子呵呵笑著。

月錢這話,陳眙倒沒說,他的月錢從來沒夠用過,月錢這事,不夠用養不了家,他是深知的。

“小哥兒難得,倒不象他們,不食人間煙火。”和氣男子夸了一句,“小哥兒想想,這秋闈春闈,可是國之大典,那些當差的,怎么靠這兩場大考養活一家人?還不是這考號,還有考場里的一點小照應。”

和氣男子倒不賣關子,“這是上上下下心知肚明的行規了,就象小哥兒去象棚聽折子戲,一兩銀子有一兩銀子的位兒,十個大錢有十個大錢的位兒。”

“這就不公道了!”陳直接了句。

“只要按學問文章取士,就是公道了。”和氣男子干笑幾聲,“這不是不公道,這是有銀子和沒銀子的區別,這有銀子和沒銀子,區別豈止考號這一件?那有錢有勢的書香大家,哥兒一出生,婆子捧著丫頭圍著,一生下來眼睛看的就是名人字畫,不會說話就有家人教著認字,等到開蒙,名士大家輪著請,跟那貧寒士子比,公道么?不公道么?”

陳直聽的不停的眨眼,這話還真是……公道!

“小哥兒今年要是就是經經場,這銀子能省就省點,熬上一回,吃一回苦,不是壞事。”和氣男子話鋒一轉。

“這號,什么價?”陳眙雖然沒聽說過秋闈春闈這座號有人叫賣這事,可他們陳家是書香大家,族里從來沒斷過做官的人,他阿爹又是從七品一步步做到今天的封疆大吏,他從小到大,聽叔伯兄長,太婆母親說官場上的事,這吏滑如油,小吏差役如何門道眾多,花樣百出,防不勝防這樣的話,從小到大,聽了不知道多少。和氣男子說的這事,他并不覺得匪夷所思,這是吏之常情。

“不是臭號,五兩,上好的號,一百兩,要是……”和氣男子看看陳眙,又看看陳直,嘿嘿干笑了幾聲,“有什么特別的事,那要另外議價。”

“一百兩!”陳眙嚇了一跳。

“一百兩的號不多,也就一百來個,訂的差不多了,小哥就是經經場,不犯著多花這個冤枉銀子,買個不受罪的號就行了,也就幾十兩銀子。”和氣男子旁邊的男子悶聲道。

“這事,難道主考官不知道?”陳眙開始探話。

和氣男子干笑了幾聲,臉色微沉,“小哥兒,一看您這就是貴人中的貴人,生下來是貴人,往后更是貴上加貴,俺們這些下九流上不得臺面的勾當,小哥兒不該,也犯不著多打聽,知道的太多,不見得是好事。”

“小哥兒,俺們這生意,最講究兩樣,一,誠信,二,守口如瓶,小哥兒要是打聽事兒,還請別處。”和氣男子對面的木訥男子,下了逐客令。

“這會兒主考還沒定呢……”陳眙沒理木訥男子,只看著和氣男子說話。

“咱們換個地方吧。”和氣男子沒理陳眙,邊說邊站起來,示意兩個同伴。

“我姓陳,”見三人半分要多糾纏的意思也沒有,陳眙急忙叫了句。

和氣男子已經走出兩步了,急忙頓住,回頭看向陳眙,眼里寒光閃動。

那寒光閃的陳眙心里一緊,急忙緊跟兩步上去,干笑解釋道:“沒有別的意思,剛才聽到了一句,你們這門路還沒搭進去呢?”

和氣男子臉色頓時變了,猛一步沖到假山后,一頓一看一旋,幾步過來,揚起手,狠狠的抽了其中一個木訥男子兩個漏風大巴掌,咬牙切齒低低訓道:“老子讓你找個合適的地方!你竟敢……他娘的,不想活了?”

木訥男子嚇的臉都青了,曲膝想跪,抬眼瞄了圈四周,垂著手一聲不敢吭,一動不敢動。

“我是來找你談談這生意的,這門路,我能替你搭一搭。”陳眙看三人這作派,心里放松下來,下意識的瞄著四周,往和氣男子靠了靠,低低說了句。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