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軍嫂是女王-292.你愿意讓我照顧你一輩子嗎
更新時間:2018-07-12  作者: 離離樓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婚戀情緣 | 重生軍嫂是女王 | 離離樓 | 離離樓 | 重生軍嫂是女王 
正文如下:
第2卷

“可是,你知道嗎?若是可以,我一點一點一點都不想跟你們錢家有任何的關系。不要一天一天的就知道用這個血緣關系來說事,你們若是真的在意這血緣關系,當初也就不會這樣對我們母女三人了。”

許瀟瀟覺得其實她有些地方還是跟錢家人有點像的,有點冷血,換成一般的人或許會被這所謂的血緣關系束縛了,可是她不會,并且沒有任何一點負罪感。

她一手挑起步搖連的下巴,居高臨下的看著步搖連,“你現在或許不是那么在意錢浩宇,畢竟你們現在的感情還不是很深刻,那么錢萬里的了?你就不怕錢萬里出來的時候是缺胳膊少腿的嗎?”

若說步搖連最在意什么,那就只有錢萬里,而且上次的事情,她本來就愧對錢萬里,許瀟瀟倒是要看看,步搖連是不是要再次為了自己放棄錢萬里。

聽了許瀟瀟的話,步搖連的臉色瞬間蒼白,這些時日她從來不讓任何的人提起錢萬里,因為每次一想到錢萬里,她總是會想起錢萬里最后看她的眼神。

那個眼神,就像是一把刀子,一遍一遍的將她凌遲。

步搖連向后退了幾步,她知道許瀟瀟的手段,知道她說到做到,以許瀟瀟的狠心程度,若是自己不妥協,她不止會對錢萬里動手,也同樣會對錢浩宇動手的。

現在錢萬城沒有了任何音訊,不知道是死是活,她不能讓錢家斷了后,所以步搖連不敢賭。

知道許瀟瀟是狠了心,步搖連也不敢再逼迫,她一把抹干了淚水,咬牙切齒的說道:“許瀟瀟,從今以后我不會再來找你們的不痛快,可是你若是敢對他們動手,我就是拼了這條老命,我也不會放過你的,你知道的,我現在是光腳的不怕穿鞋的。”

警告完之后,步搖連才不甘不愿的離開了。

現在的步搖連有些后悔,她又是不禁在想,若是以前的自己可以對許安婉母女好一點,那么現在就算是他們離婚了,自己也不至于這么悲慘,還是有情分的。

可是,她也沒有做錯什么呀,她不就是想有一個孫子而已,想錢家的香火可以延續而已,若是許安婉可以為錢家生個兒子,她肯定是站在許安婉這邊的。

等著步搖連離開之后,許瀟瀟來到許安婉的身邊,“媽,你已經做得很好了。”

實話說,她雖然對自己老媽這個樣子還是有點恨鐵不成鋼,可至少現在的許安婉知道有些事情是不可以原諒的,江山易改本性難移,若是自己老媽一下子就變得十分干脆利落,她可能還會覺得心有余悸了。

不管怎么樣都是有進步了。人都是需要時間去成長的。

第二天早上,許瀟瀟早早的就被祝紹騰給叫了起來,今天是周末,趁不用上學,祝紹騰把求婚的日子定在了今天。

祝紹騰帶著許諾諾和許瀟瀟出去了,讓自己的爸媽跟許安婉說,自己是帶她們出去玩了。

到了傍晚的時候,祝紹騰才回去接許安婉和自己的爸媽出來吃飯,祝紹騰把B城最高的酒店包了一層下來,站在這個酒店可以看到整個B城。

夕陽西下,微風吹來,在這個最高的地方吃飯,旁邊是優美的鋼琴聲,最愛的人在身邊,頗有一番歲月靜好的感覺。

許安婉抬起頭,有些不明所以,“今晚怎么想著出來吃飯了?還是在這個酒店,聽說很貴的。”

夕陽灑落在許安婉的臉上,祝紹騰看得有些癡了,他情不自禁的伸手去撫摸許安婉的臉,許諾諾的笑聲卻是在這個時候傳了過來。

祝紹騰趕緊收回了雙手,許瀟瀟眼尖自然看到了這一幕,她拉住許諾諾,跟祝紹騰的爸媽一起站在了原地,清了清嗓子,許瀟瀟故意問道:“爸媽,我們可以過去嗎?”

許安婉小臉一紅,微微低下了頭,祝紹騰瞪了一眼故意使壞的許瀟瀟的道:“你們要是喜歡站著吃也可以。”

許安婉偷偷的抬腳去踢了一下祝紹騰,跟小孩子開玩笑就算了,他自己的爸媽還在那里了。

祝紹騰笑了笑沒有再說什么,許諾諾早就蹭蹭的跑過去坐到了祝紹騰的身旁,抬起小臉,露出了兩個小小的酒窩,“爸爸,這里好漂亮呀,我們以后可不可以經常來這里吃飯呀。”

祝紹騰捏了捏許諾諾的臉蛋,笑著道:“可以是可以,爸爸是沒有意見的,你看媽媽愿不愿意喲,你知道的,爸爸也是要聽媽媽的,我們家是媽媽說了算。”

許安婉聽聞下意識的抬頭看向祝紹騰的爸媽,畢竟現在還是男主外女主內的多,都是男人說了算的。

祝紹騰的爸媽從國外回來的,存在著文化差異,他們對誰說了算是沒有任何意見的,夫妻一般都是有商有量的最好。

而且跟許安婉也相處了一段時間,許安婉的性子也不是一個會欺負人的人。

吃過飯之后,許瀟瀟和許諾諾就借口先離開了,其實是去換衣服了,計算著時間差不多了,燈光全部關閉了,不等許安婉開口詢問,酒店的服務員就推著一個蛋糕走了出來。

將蛋糕放了下來,服務員就很是識趣的離開了。

看著桌子上那個不知道什么形狀的蛋糕,許安婉有些哭笑不得,“這個是蛋糕?這也太丑了吧。”

許安婉完全被蛋糕的形狀吸引了,畢竟她還真的沒有見過這么丑的蛋糕。

祝紹騰十分尷尬的摸了摸鼻子,走過去摟著許安婉的腰,在她的額頭印上一吻,“安婉,這蛋糕雖然是丑了一點,可全部都是我自己親手走的。”

祝紹騰指著蛋糕上面的圖形,每一個圖形都代表著祝紹騰對未來生活的向往,每一個圖形都是祝紹騰對許安婉的承諾。

他記得以前他們一起憧憬過的未來,一起許過的心愿,在漫漫余生,他要陪著許安婉,讓許安婉做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祝紹騰單膝跪在地上,從口袋里掏出早就準備好的戒指,深情款款的牽起許安婉的手,“安婉,你愿意讓我照顧你一輩子嗎?”

大文學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