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錦-第191章 中毒
更新時間:2018-05-10  作者: 冬天的柳葉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似錦 | 冬天的柳葉 | 冬天的柳葉 | 似錦 
正文如下:
您可以按"CRTLD"將"傲宇閣"加入收藏夾!方便下次閱讀。

第191章中毒

隨著院門打開,門外的人一只手橫在了門檻上。

阿飛第一反應就是左右四顧,看有沒有人瞧見這一幕。

見四下無人,他不由松了口氣,嘀咕道:“真是人心壞了啊,那么寬的大街不暈,暈在人家門口!”

等待救助的郁謹:“……”真沒想到,阿似找的跑腿的居然是這種人。

這戶民宅是姜似租下來的,原本老秦在住,后來老秦混進東平伯府當了車夫,阿飛每日就會過來一陣子,一是有個安全落腳的地方,二是有事方便與老秦聯絡。

郁謹對這些一清二楚,這也是他中了毒不回雀子胡同而來這里的原因。

替阿似跑腿的人見他這種情況,定然會去告訴阿似的,到時候阿似就會過來了,不用他再等到晚上。

被郁七皇子寄予厚望的阿飛鬼祟探了探頭,俯身拖起他兩只胳膊,小聲道:“不行,得趕緊把這人扔到別人家門口上去!”

郁謹:“……”忍無可忍抬起頭,示意自己還活著。

阿飛一愣,揉了揉眼:“咦,這人面熟!”

郁謹眼皮抖了抖。

這小子又不是沒見過他,像他這樣俊朗出眾的人,見一次難道還不能印象深刻么?

“咳咳咳——”郁謹輕聲咳嗽了兩聲。

阿飛恍然大悟:“這好像是姑娘認識的人。”

說完這話,阿飛又是一陣沉默。

郁七皇子險些毒氣攻心:為什么認出了他還在猶豫!

“姑娘與這人關系好像不怎么樣呢。”阿飛依然猶豫著。

郁謹渾身顫了顫,喉嚨一陣腥甜。

真想跳起來擰斷這小子的脖子!

阿飛遲疑了片刻,低嘆一聲:“罷了,還是先把人拖進來,問問姑娘的意思再說吧。”

不胡亂做主可是阿飛的好習慣。

郁謹個頭雖高,卻還有著少年的單薄,阿飛沒費太大力氣便把他拖進院子里,找老秦傳話去了。

老秦已經很適應現在的生活了,或者說為了等待與轉世的未婚妻子再重逢那個可能,什么樣的生活對他來說都是一樣的。

阿飛找過來時,他正懶懶曬著太陽。

阿飛羨慕得不行:“我說老秦,你這日子夠美的。”

老秦收回落在永昌伯府糊了白布的大門上的視線,笑笑沒說話。

自從姑娘去了永昌伯府,他每日就在這里盯著。他沒有辦法跟進去,至少姑娘一旦遇到什么麻煩能盡快知道。

聽阿飛說了事,老秦很快把消息傳給了阿蠻。

阿蠻一聽可不敢耽誤,急匆匆跑回了海棠居:“姑娘,出事了!”

姜似才回府不久,按著規矩要去了晦氣才能給長輩請安,一番忙碌下來,回到海棠居剛剛歇了口氣而已。

“什么事?”阿蠻急得發白的臉色令姜似心頭一跳。

“是余公子出事了!”

姜似用力捏緊手中茶杯,聲音微揚:“他如何了?”

“余公子昏迷了,阿飛讓老秦來給您傳話。”

姜似手一松,茶杯在桌幾上打了個轉。

片刻后,姜似站了起來,匆匆往外走:“阿飛呢?”

“在府外等著呢。”

姜似越走越快,腳下仿佛生了風。

他好端端怎么會昏迷?是生病還是別的原因?阿飛又是如何得知的?

一連串的問題使姜似幾乎小跑起來,恨不得立刻見到阿飛一問究竟。

快步追在后邊的阿蠻暗暗搖頭。

姑娘原來這么關心余公子啊,那怎么每次見了還冷冰冰呢?

哎呀,感覺姑娘的心思比那些殺人案還難懂呢,不想了,她以后把余公子當姑爺看定然錯不了。

府門外的角落里,阿飛正百無聊賴等著,突然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趕忙招了招手。

姜似快步走過去,勉強保持著冷靜問:“怎么回事?”

“小人也不知道啊,一開門就發現那人倒在門口,我一看是姑娘認識的人,就來給您傳話了。”

“他人呢?”

“就在租的宅子里。”

姜似面色緊繃往租賃的宅子趕去,一路上心中七上八下。

郁七身份非同尋常,暗地里有侍衛保護,怎么會昏倒在那里?

適逢郁謹封王的時候,姜似不由想得很深。

皇室中那些看起來高貴端方的人能險惡到什么樣子,她前生深有體會。

租賃的宅子離東平伯府并不遠,姜似一路快走,很快便趕到了那里。

“怎么沒鎖門?”見院門只是虛掩,姜似睇了阿飛一眼。

阿飛抬眼望天。

這么明顯的問題姑娘還問,當然是因為不在乎啊。他以為這人對姑娘來說無關緊要呢,誰知道姑娘慌成這樣啊!

阿飛很委屈。

姜似已經走了進去,一眼便看到郁謹悄無聲息趴在院中樹下的石桌上。

“也不知道他什么情況,就沒往屋子里弄——”阿飛心虛解釋兩句。

幸虧沒把這人丟到別人家大門口,不然現在還真沒辦法交代了。

郁謹頭枕在沒受傷的那只手臂上,動了動眉梢。

阿似來得比他想象中要快呢。

“你怎么樣?”姜似來到郁謹身旁,輕輕喊了一聲。

郁謹竭力抬頭,看了姜似一眼。

見到對方發青的臉色,姜似駭了一跳,脫口而出問道:“你中了毒?”

郁謹艱難抬了抬右手,虛弱道:“好像……是的。”

姜似看到對方手臂上有道不深的劃痕,傷口處烏黑的血漬已經凝固,散發出淡淡的腥臭味。

她伸手在傷口附近輕輕按了按。

“別——”郁謹艱難吐出一個字,沖姜似笑了笑,“不好看。”

阿飛默默蹲到了墻角去。

哪怕是這個時候,郁謹的笑容依然如皎皎明月,卻刺得姜似心口發疼。

姜似冷著臉瞪了郁謹一眼:“你閉嘴!”

都這個時候了,他還跟她說不好看?

他一個大男人,難道以為是靠美色讓她稀罕的嗎?

姜似顧不得盤問郁謹如何受的傷,抬手試探了一下他額頭溫度,又扒開他眼皮看了看瞳孔,咬唇從荷包中取出一物。

那是個杏子大小的玉盒,頂端有著透氣小孔。

姜似小心翼翼把玉盒打開,兩根手指捏起一條胖乎乎的蟲子。

郁謹眼神一縮,說話都有了幾分力氣:“這是什么?”

“蟲子呀。”姜姑娘理所當然道。

網站地圖導航:

20122015傲宇閣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