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錦-第193章 心會疼
更新時間:2018-05-10  作者: 冬天的柳葉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似錦 | 冬天的柳葉 | 冬天的柳葉 | 似錦 
正文如下:
您可以按"CRTLD"將"傲宇閣"加入收藏夾!方便下次閱讀。

第193章心會疼

郁謹起身,攔住了姜似的去路。

姜似看著他麻利的動作,漂亮的眼睛瞇起。

剛剛還吐血,現在卻能跳起來攔著她,所以他又在騙她?

怒火從心頭升起,想到剛才的擔心,姜似就忍不住暗罵自己。

“讓開!”

“以后不想見我?”郁謹一只手撐在墻壁上,微微低頭看著面前的少女。

姜似眼簾不抬,淡淡道:“是。”

“寧可嫁給任何人也不愿意嫁我?”郁謹再問。

那一絲遲疑幾乎不曾出現,姜似再次頷首:“是。”

少年的臉色漸漸蒼白,緩緩收回了手,濃密的睫毛遮擋了他眼底波濤洶涌的情緒。

這個狠心的丫頭,她明明對他有意,卻為何一而再再而三拒絕他?

獨獨拒絕他!

想到姜似那句“寧可嫁給任何人也不嫁給他”,郁謹就心口疼。

“為什么?”

姜似終于抬起眼簾,與他對視。

少年生著一雙精致的鳳眼,眼尾微微挑起,總顯出幾分漫不經心的風流,而他的瞳仁不像大多數大周人那樣是淺褐色,而是濃郁的黑,仿佛上好的墨玉熠熠生輝。

而此刻,這雙明亮的眸子中溢滿深情與苦楚。

“為什么?”

姜似笑了笑,語調和緩,透著波瀾不驚的無情:“余公子比我還年長幾歲,怎么會不知這世上只有此事是說不出為什么的。難不成隨便一個女子對你表達傾慕之情,你若是不接受,就要回答人家為什么嗎?”

“沒人問過我。”

南疆女子熱烈奔放,見了生得俊秀的男子十分大膽,他一般不等那些女子靠近就躲了,哪里能等到別人問為什么。

“倘若有人問,你可會回答?”

“不會。”郁謹沒有絲毫猶豫回道。

除了阿似,他對任何女子都會敬而遠之,而阿似當然不需要問他為什么。

姜似看著郁謹,目光冷清:“余公子你看,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先走了。”

“等等!”

姜似沉默著。

郁謹看著她,忽地笑了笑:“這些話我記著了。這里是你的地方,要走也是我走。姜姑娘,告辭了。”

姜似輕輕咬著唇,看著對方往門外走去。

她心中轉過千百個念頭,終究沒有出聲,而那個人再沒回頭。

郁謹不敢回頭,他怕回頭看到心上人露出輕松慶幸的神情會扛不住。

他的心畢竟不是鐵打的,也會疼的。

走出院門,刺目的陽光照過來,把少年蒼白的面頰映照得有些透明。

郁謹在院門外駐足片刻,身后沒有任何動靜傳來。

他輕輕嘆口氣,大步往前走去。

走出小巷,穿過街道,哀樂聲時不時飄入耳中,是永昌伯府在治喪。

這里離東平伯府本來就不遠,正如他在雀子胡同的民宅,是他初回京城就迫不及待選中的地方。

他想與她離得近些,哪怕一時不能相守,想著二人生活在同一片地方,抬頭能看到同一片星空,那顆沒著沒落的心就覺得安穩。

一聲調笑傳來:“喲,七弟,你這是怎么了?失魂落魄的,不知道還以為被人打劫了呢。”

郁謹回神,看著前面的人。

說話的男子二十出頭,穿戴體面,一副濃眉大眼的好樣貌,正是五皇子魯王。

五皇子手搖折扇,眼底含著怒火。

今天怎么會撞見這個王八蛋,真是晦氣!

不過對方的狼狽又讓他愉悅起來,五皇子把折扇輕搖:“看來七弟是個慣愛打架的。”

郁謹劍眉皺起:“你是——”

五皇子表情僵了僵,隨后大怒:“混賬,你竟然都不知道我是誰?”

這簡直是奇恥大辱,他平生第一次被人往頭上砸酒壇子,然后不但沒從父皇那里得到愛的安慰,還被罰去宗人府面壁,這事他得記一輩子,罪魁禍首他得恨一輩子。

可是現在這個罪魁禍首居然不記得他了?他們好歹在一個“牢房”里被關了三天,他就這么沒存在感?

五皇子越想越氣,連拿著折扇的手都抖了起來。

郁謹擺出茫然又無辜的神色:“不好意思,我記性不大好。”

除了阿似,別人想口頭上討他便宜簡直是做夢。

瞧著五皇子鐵青的臉色,郁謹微微一笑:“呃,原來是大哥。”

五皇子跳了起來:“你放屁,我有這么老嗎?”

身側的人死命扯著五皇子的衣袖:“王爺,慎言啊!”

就算秦王不是皇上親生的,可正是如此皇上心里才一直存著愧疚,明面上對秦王比對太子還溫和呢。

再者說,秦王才三十出頭,正是一個男人最有魅力的時候,王爺這話傳出去可不好聽。

五皇子自知失言,兇狠瞪著郁謹:“老七,你今日是不是還想打一架?當日你無緣無故砸破我的頭,這筆賬還沒和你好好算呢!”

郁謹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原來是五哥。”

五皇子捂了捂心口。

終于認出來了,他是不是還要說聲謝謝?

這口氣不出,他就要氣死了。

五皇子把扇子一收,冷笑道:“老七,別說這些廢話,你可敢與我好好打上一架?先說好了,這一次不管誰吃了虧,都不能去父皇那里告狀!”

郁謹笑著搖頭,一副云淡風清的模樣:“五哥說笑了,兄弟之間怎么能自相殘殺呢?你這個提議我不能答應。”

“我呸,當日你用酒壇子砸我的頭,怎么不想著與我是兄弟了?”五皇子氣得臉色鐵青。

少年眉目精致,黑白分明的眸子滿是無辜:“當日我喝多了。”

如此理直氣壯的理由,竟叫五皇子一時無言以對。

郁謹對著氣得半死的五皇子微微一笑:“今日弟弟很清醒,可不能依著五哥胡鬧。”

“你——”五皇子伸手指著郁謹,氣得七竅生煙,“人話鬼話都讓你說了,我——”

他想動手,可是才罰過禁閉的陰影還沒有消散,不得不生生忍下去。

郁謹仿佛沒看出來對方的惱火,笑吟吟問:“五哥來這里干什么?這好像離魯王府遠著呢。”

五皇子下意識瞥了不遠處的東平伯府一眼。

他這小動作哪能瞞過郁謹的眼睛,郁謹當即臉色沉了下來。

網站地圖導航:

20122015傲宇閣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