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錦-第203章 壽辰
更新時間:2018-05-15  作者: 冬天的柳葉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似錦 | 冬天的柳葉 | 冬天的柳葉 | 似錦 
正文如下:
您可以按"CRTLD"將"傲宇閣"加入收藏夾!方便下次閱讀。

第203章壽辰

見姜安誠難掩興奮,姜似笑問:“父親莫非有喜事?”

“喜事談不上,就是有件事想聽聽你的意思。”姜安誠矜持道。

“父親您講。”

“你覺得你甄世伯怎么樣?”

這話問得突兀,姜似如實道:“甄世伯是個難得的好官,人品能力都讓女兒欽佩。”

看著如花似玉的女兒,甄世成雖然不舍還是問了出來:“那你愿不愿嫁到他家去?”

“啥?”姜似徹底愣了。

“今日甄大人約我喝茶,有意替長子求娶你……”

姜似默默聽著,莫名就想到了山林里偶遇的那個少年,而那個少年前不久隨著甄大人來了她家。現在想來,那少年根本不像一個小廝。

想到這里,姜似心頭一跳:他莫非就是甄大人的長子?

這種巧合讓她心情有些復雜。

“似兒,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姜安誠說完,期盼看著姜似。

盡管女兒要是點頭他會覺得失落,可要是拒絕,似乎也不開心呢。

甄家確實是一樁不錯的親事。

姜似明顯察覺了姜安誠的期待,而這份期待讓她心情驀地沉重。

她這個年紀,嫁娶似乎是個躲不過的事。

姜似久久沉默著,以至于姜安誠隱隱覺出不對來:“似兒不愿意?”

“女兒暫時不想說親。”姜似慚愧垂下頭。

她心中清楚這樣是讓父親為難。

她到了這個年齡,遇到各方面都合適的親事,似乎就該歡歡喜喜的嫁了,不然就是任性,不知好歹。而父親能體貼她,其實是萬里挑一的長輩。

“罷了,罷了,似兒現在不想嫁人那就不嫁,家里又不是養不起你,小姑娘家快別皺著個眉頭了。”姜安誠看出姜似的內疚不安,忙道。

“父親,我——”姜似心中感動,卻口拙了。

姜安誠看著與亡妻越發神似的女兒,長長嘆了口氣:“人啊,確實不能稀里糊涂嫁娶。”

人這輩子遇到一個打心眼里歡喜的人多不容易,他希望女兒能遇到這樣一個人。當然,那個人也必須這般心悅女兒,不然任女兒再稀罕他都不同意。

“甄家那邊,回頭為父就去說清楚。”姜安誠寬慰拍了拍姜似,“回去吧。”

甄世成得了姜安誠的回信,深深嘆了口氣,對甄夫人道:“看來珩兒與姜姑娘沒有緣分,真是可惜了。”

甄夫人一聽擰了眉:“姜家不樂意?”

甄世成苦笑:“說是才退過親,女兒不愿太早重新議親,想再留兩年。”

“不樂意就罷了,咱家還上趕著不成?”甄夫人雖覺有些遺憾,可對一個當母親的人來說,別人瞧不上自家寶貝兒子是天大的事,在銀樓中對姜似生出的那點好感頓時煙消云散。

哼,她兒子這么好居然瞧不中,可見是個眼瞎的。

甄夫人心中不痛快,對挑起這事的甄世成自然沒有好臉色:“不成就不成唄,你不去前邊衙門還在這干什么?”

“珩兒那里——”

“誰挑的頭誰去說。”甄夫人沒好氣道。

甄世成踱步到甄珩書房。

書房門微掩,從縫隙中可以看到甄珩坐在書案前正認真看著什么。

“咳咳。”甄世成用力咳嗽了一聲。

甄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畫卷塞入暗格中,起身走向門口:“父親怎么來了?”

想到某種可能,少年一顆心火熱起來,耳根慢慢紅了。

甄世成看在眼里,千錘百煉的一顆心竟然有些難過。

他似乎把兒子給坑了。

沉默了好一會兒,他才開口:“姜家的事,你就忘了吧。”

甄珩一怔。

甄世成用力拍了拍甄珩的肩膀:“將來會遇到更合適的。咳咳,這事為父不擅長,以后還是讓你娘做主吧。”

第一次牽紅線就把親兒子坑個半死,他還是老實專注破案好了,果然術業有專攻。

甄珩臉上血色漸漸褪去,發白的唇微微彎起:“兒子知道了。”

“珩兒——”

甄珩笑笑:“父親別擔心,兒子無事。”

甄世成還想再勸什么,卻覺得說太多亦無必要,最后摸了摸胡子,背著手飛快走了。

咳咳,還好是皮小子,受點打擊也沒事。

甄珩默默注視著甄世成遠去,直到看不見身影才把書房門一關,默默走回書案處把那幅畫取了出來。

畫中少女栩栩如生,這樣看著她仿佛能嗅到山林間的青草香。

甄珩突然覺得有些難受,說不上撕心裂肺,卻是實實在在的疼。

伸出手,指尖掠過畫中少女精致的眉眼,甄珩無聲苦笑。

看來他還不夠好,入不了人家姑娘的眼。

罷了,既然如此,他也不會強求。

甄珩拿起畫來準備撕碎,可才做出這個動作又停下來。

看了畫卷好一會兒,甄珩終究舍不得撕,默默把畫藏進了暗格最深處。

很快就到了姜似的外祖母宜寧侯老夫人大壽的日子。

這一日,姜安誠收拾妥當,帶著姜似兄妹趕往宜寧侯府。

宜寧侯府世襲罔替,姜似的外祖父在景明帝心中有些分量,風光自是與東平伯府不同。今日宜寧侯府門口熱鬧非凡,前來給宜寧侯老夫人賀壽的車馬都排到了街道上去。

姜似以前常來宜寧侯府小住。

那時候的她嫌棄伯府日漸沒落,艷羨侯府風光,甚至會想她要是宜寧侯府的姑娘就好了。

因為心向往之,所以難免流連。

可是從重生后,姜似卻再沒了這般心情。

盡管外祖母還算疼她,可其他人是什么心思,早已不是天真少女的她許久前就明白了。

臨下馬車,姜湛小聲道:“四妹,今日大姐會來,不知道到時候我有沒有和她說話的機會,你記得先替我給大姐問好。”

“二哥放心,我會的。”

“那行,我與父親先去那邊了,你要有事就讓阿蠻想法子傳話。”

“二哥快去吧,不用擔心我。”

馬車直接駛向二門口,到了二門處馬車停下,姜似一下馬車立刻被侯府侍女領進去,與平輩姐妹聚在一起。

“四妹。”難掩驚喜的溫柔聲音傳來。

姜似循聲望去,一眼就見到了許久未見的長姐姜依。

網站地圖導航:

20122015傲宇閣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