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錦-第205章 搬弄是非
更新時間:2018-05-16  作者: 冬天的柳葉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似錦 | 冬天的柳葉 | 冬天的柳葉 | 似錦 
正文如下:
章節目錄第205章搬弄是非

姜似從姜依的言語中聽不出絲毫異樣來,又不好追問不停,話題一轉道:“正要問大姐,怎么今日沒有帶著嫣嫣來?”

提起愛女,姜依溫柔又惆悵:“嫣嫣這兩日有些腹瀉,就沒帶她過來。”

姜依嫁入朱家數年,只生了一個女兒,如今已經三歲,小名嫣嫣。

“嫣嫣不要緊吧?”姜似不敢放過與姜依有關的任何異常,忙問道。

前世的這時候她來赴宴,是風光無限的安國公府兒媳,身邊圍著不少人與她攀談,并沒有機會與長姐多聊,甚至沒注意到長姐是否帶外甥女過來。

想到這些,姜似不由懊惱。

妹妹的關切令姜依心頭很暖,溫柔笑道:“不要緊,孩子小的時候慣愛鬧病的。大夫說了,嫣嫣底子好,以后慢慢大了就好了。”

“那就好。”聽聞嫣嫣沒有大事,姜似松了口氣。

她剛剛還忍不住琢磨會不會因為嫣嫣病得嚴重才引發了后面一系列變故,如今看來倒是想多了。

這時蘇清霜湊過來:“依表姐與似表妹一說話旁人就擠不進來了,可見嫡親的姐妹與表姐妹就是不一樣。”

她佯作不快,眉梢眼角卻都帶著笑。

姜依柔聲道:“沒有,在我心里霜表妹與四妹都是一樣的。”

姜依是個實在人,蘇清霜聽得出其中真意,嘆了口氣:“依表姐,你這么好的性子,當心被人欺負了去。”

馬善被人騎,人善被人欺,這話是有道理的。

姜依也有些奇怪今日妹妹與表妹總是擔心她吃虧是為哪般,略過這個話題問蘇清霜:“剛剛賀壽時怎么沒見寶哥兒?我瞧著二舅母精神亦不大好,莫不是寶哥兒哪里不舒坦?”

姜似的二舅與二舅母許氏成親多年才得了寶哥兒一個兒子,亦是二房唯一的孩子,今日老夫人大壽沒有不出現的道理。

蘇清霜神色掠過一絲不自然:“寶哥兒病了,二舅母想是照顧寶哥兒累著了。”

姜依一聽不由擔心:“寶哥兒生的什么病?常給嫣嫣看診的大夫挺不錯——”

“依表姐不用擔心了,寶哥兒快好了呢。”

姜似一直沒有做聲,冷眼觀察著蘇清霜的神色,總覺得她有所隱瞞。

這有些說不通,即便寶哥兒生病,霜表姐為何言辭閃爍?難道——寶哥兒患的是時疫?

時疫能傳染,正值外祖母六十大壽的當口若是患了時疫確實不好對外人言。

姜依還想再說,被姜似悄悄拉了拉衣袖。

姜依遂不再提。

宜寧侯府靠近花園的西北角搭了高高的戲臺子,宴席結束后一群人浩浩蕩蕩去聽戲,聽了兩場戲后宜寧侯老夫人發話道:“知道你們小孩子不愛聽這個,都去玩吧,別在這坐著難受了。”

姜依坐著沒動,見姜似亦不動彈,低聲問道:“四妹怎么不與霜表妹她們一起去玩?”

姜似笑道:“我與大姐一起。”

姜依拉著姜似起身:“罷了,咱們一道走走吧,說不定還能遇到二弟。”

男客與女客雖不在一處吃席看戲,卻有可能都去花園里走動,這些人最遠也是表兄弟姐妹,沒有太多避諱。

姜似本來就不愿意坐這里聽戲,只想與姜依呆在一處罷了,見姜依如此說自然不會拒絕。

許是姜湛抱了同樣的打算,姐妹二人才在園中散步不久便迎頭遇上了。

姜湛難掩驚喜,大步走到姜依面前:“大姐!”

與姜湛一同走來的少年見姐弟二人神色激動,識趣沒有打擾,眸光轉向姜似,沖她頷首微笑:“似表妹。”

姜似屈膝見禮:“大表哥。”

少年是宜寧侯府的世孫蘇清詢,以前姜似雖常來侯府小住,卻與這位性情淡然的表兄沒有多少交集,特別是姜似定親以后,表兄妹偶爾見了頂多打個招呼而已。

今日蘇清詢話多了些:“似表妹近來可好?”

“勞煩大表哥掛念,沒有什么不好的。”

“那就好。”蘇清詢目光掃向姜湛,見姜依正在念叨他,又把目光轉回來,“似表妹以后要是遇到什么麻煩不要忘了還有侯府,這里永遠是你外祖家。”

姜似輕輕點了點頭,不再吭聲。

大表哥與霜表姐確實不錯,然而她卻知道那位大舅母可不好相與。前世她守寡后大舅母對她態度的轉變早已讓她領教了什么叫世態炎涼。

姜依平復了見到胞弟的激動,與蘇清詢問好。..

“前邊有幾株梔子花開得不錯,我帶表姐、表妹去看看。”

四人一道往前走去。

蘇清雪從一旁的花架后走出,沖著四人離去的方向撇了撇嘴,對蘇清雨道:“瞧見沒,姜似對大哥多熱絡,還不定存了什么心思。”

“她沒有這個膽子吧?”

“女子后半輩子如何就看嫁到什么樣的人家了。姜似丟了安國公府的親事哪還能尋到什么好親事,要是能嫁進侯府恐怕做夢都要笑醒,你說她有沒有這個膽子?”

蘇清雨不由點頭:“二姐說的不錯,不過大哥對姜似從來都很冷淡,一定不會看上她的。”

蘇清雪嗤笑一聲,沒再搭理蘇清雨。

要不說三妹笨呢,也不想想以前姜似對著大哥那個冷淡勁,大哥那樣自尊心強的人當然不會上趕著,現在姜似要是放低身段,難保大哥不動心。

蘇清雪這般想著,很快找了個借口與蘇清雨分開,去找嫡母賣好。

大太太尤氏正陪著宜寧侯老夫人聽戲,茶水喝多了想去凈房,便帶著丫鬟往外走,恰好遇到了返回來的蘇清雪。

“母親,女兒有話對您說。”在尤氏面前,蘇清雪規規矩矩,連眼簾都不敢抬。

尤氏對兩個庶女向來不冷不熱,但對她們的小意奉迎還算受用,聞言移步不遠處的涼亭,坐定后問道:“什么話?”

蘇清雪掃了四周一眼,上前一步輕聲說起來。

尤氏從一開始的云淡風輕到后來面沉似水,最后一張滿月臉上烏云密布,怒道:“你可看清楚了?”

“女兒不敢欺瞞母親,當時三妹也在呢。”

尤氏一拍桌面,冷笑道:“真是好得很!”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