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錦-第247章 棗子
更新時間:2018-06-07  作者: 冬天的柳葉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似錦 | 冬天的柳葉 | 冬天的柳葉 | 似錦 
正文如下:
第247章棗子

第247章棗子

冬天的柳葉:、、、、、、、、、

景明帝這么一問,站出來的數人頓時傻了眼。

誰不知道順天府尹難當啊,多少任順天府尹都是躊躇滿志上臺,用不了多久就灰頭土臉走人。能順利走人還算好的,最后弄得丟官罷職的可有不少。

相比起來,大周的言官就太舒坦了,只要盯著朝廷內外,但凡有出格的事奏折一寫,任務就算完成了。

見幾人面面相覷誰都不開口,景明帝心中冷笑:就知道這些人只會嘴皮子功夫,真正要他們做實事了,一個個都閉嘴了。

景明帝當然不會換掉甄世成。

在景明帝心中甄世成是能吏,難得的還是孤臣。

在別人看來甄世成寒門出身,沒有家族當大樹乘涼,可對景明帝來說寒門出身正是甄世成最大的優點。

只要甄世成始終如一,他就會當這個寒門能吏的最大靠山。

當然這個心思景明帝從來沒有明顯流露過,而喜怒不形于色本就是一個稱職的帝王應有的素養。

“怎么,諸卿都不愿意?”故意等了好一會兒,景明帝不溫不火問道。

先前站出來的御史忙道:“微臣才疏學淺,難以接任順天府尹一職。”

其他人一聽立刻附和。

景明帝面上依然淡淡的:“既然如此,那么甄世成卸任順天府尹一職后,諸卿心中可有更合適的人選?”

幾人又被問傻了。

合適的人選?當然沒有啊,誰不知道順天府尹是個燙手山芋,坐穩了說得上位高權重,坐不穩那就等著得罪人倒霉吧。

他們要是胡亂舉薦,那才是想不開。

“諸卿怎么又不說話了?人是你們彈劾的,莫非還要朕絞盡腦汁想接任的人選么?”

“臣等不敢。”

“那就好好想想吧,朕等著呢。”

幾人額頭沁出冷汗,這才琢磨過味來:皇上這是力保甄世成啊。

奇怪了,金水河畫舫縱火一案受害者明明是太子的小舅子,甄世成破不了案不該龍顏大怒才對嘛,皇上怎么渾不在意呢?

嘶,莫非皇上對太子有所不滿?

那可真是失策了,他們彈劾得這么起勁,就是想賣禮部尚書府與太子一個好,反正是順水人情,早知道皇上的心思就不趟這個渾水了。

景明帝不是個刻薄的,把幾個讓他糟心的臣子逼得汗流浹背,便決定給個臺階下了:“諸卿要是想不出來,看來這順天府尹一職還是甄世成最合適,各位覺得呢?”

幾人還能說什么,自然連連稱是。

金水河畫舫縱火一案最終以懸案了結,以禮部尚書府為首的幾家自然氣不過。可除了禮部尚書府,其他三家先前還被皇上斥責過,這個時候不敢再鬧騰。更重要的是他們的孩子并沒出事,找不出縱火小倌雖然窩火,但為此再惹皇上不快顯然不明智。

禮部尚書府的一處書房,響起楊父不甘的聲音:“父親,才兒難道就這么白死了?”

禮部尚書已到了花甲之年,往日順心如意瞧著精神矍鑠,此刻看起來卻一臉疲憊,咳嗽一聲道:“不然呢?你忘了太子妃前些日子回來說過的話?”

楊父一聽,臉色越發難看了。

“才兒確實太不像樣子了,平時胡鬧也就罷了,怎么能打伯府公子的主意?這事情傳到了皇上耳中,你以為皇上會憐惜你喪子之痛,憐惜我喪孫之苦?別做夢了,皇上心中不滿著呢!我告訴你,你再不消停就要連累太子妃了……”

楊父一聽,心中一緊。

兒子是心頭肉,而太子妃則是楊家的榮耀。等將來太子登基,楊家就要出一位皇后了,那時候他就可以封沐恩伯。

要說起來,一個伯爺其實遠比不上尚書府的權位,但是尚書府的風光是父親帶來的,等父親致仕,倘若家族十年以內沒有出息的子弟通過科考踏入仕途,楊家就要退出京城上層圈子,到時候誰還記得楊家曾經的風光。

可是封伯就不同了,沐恩伯可是世襲罔替的,哪怕他的子孫再不爭氣,在京城世世代代都有一席之地。

“兒子知道了。”

楊父曾經也是個紈绔少年,現在人到中年當然穩當多了,平日里的囂張不是因為不懂世故,而是因為面對的那些人不值得他收斂脾氣。現在是皇上不滿,那么再大的脾氣當然要收好了,打落牙齒和血吞。

“等明日,我也該上朝了。”禮部尚書疲憊揉了揉太陽穴。

孫子橫死,身體抱恙雖能引起皇上同情,但時間久了萬一皇上覺得他年老體弱,禮部尚書說不定就要換人來當了。

海棠居中的海棠樹已經結了果子,眼看著就要成熟了,墜滿枝頭煞是喜人。

阿蠻蹬蹬蹬跑進屋子,壓低聲音道:“姑娘,那案子已經當懸案結了。”

姜似眼神微閃,唇角露出輕松的笑意:“知道了。”

盡管反復琢磨過每一個細節,自認萬無一失,可是遇到甄世成那樣的對手對姜似來說壓力還是很大的。

案子一日不結,她這顆心終歸放不下來。

“阿彌陀佛,總算可以睡個安穩覺了。”阿蠻雙手合十,喃喃念著。

姜似目光下移,落在阿蠻胳膊上挎著的小籃子上:“這是什么?”

阿蠻這才想起來,忙把蓋在小竹籃上的細布掀開,露出紅燦燦的棗子:“姑娘,余公子家的棗子。”

“誰?”姜似以為聽錯了,又問了一句。

“余公子呀,他家門前不是有棵歪脖子棗樹嘛,這棗子就是從那棵棗樹上摘下來的呢。”

“他是如何給你的?”

“姑娘您還不知道呀,今日余公子來咱們府上找二公子了,這籃棗子就是余公子帶來的。二公子嘗著甜就讓阿吉給您送過來,路上正好遇到婢子,婢子就直接帶回來了。姑娘您嘗嘗,棗子可甜呢。”

姜似抬手扶額。

郁七竟然上他們家來了!

“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你都收。”見小丫鬟美滋滋的,姜似氣不過斥了一句。

阿蠻眨了眨眼,再問:“姑娘,那您嘗不嘗啊?”

一顆顆棗子又大又圓,紅得喜人,一看就是精心挑選后洗過的。

姜似拿起一顆棗子放入口中。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zanghaihuatxt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