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錦-第249章 秋闈
更新時間:2018-06-08  作者: 冬天的柳葉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似錦 | 冬天的柳葉 | 冬天的柳葉 | 似錦 
正文如下:
歡迎書友訪問

正文第249章秋闈

正文第249章秋闈

馮老夫人對大房一直窩著火,等到府中主子吃團圓飯的時候,借著這個由頭把火發了出來:“老大,湛兒不去學堂了怎么不和我說一聲?”

姜安誠有些錯愕。

兒子是塊什么材料誰都知道啊,不讀書居然還用說?

“湛兒自從落水后有一陣子沒去學堂了,后來說打算找個差事做,我想著他在讀書上確實沒有天賦就答應了。之所以沒跟母親提,是覺得一點小事沒必要讓您費心。”

馮老夫人目光涼涼從姜湛身上掃過,突然重重一拍桌面:“老大,你莫非忘了前不久皇上賜了什么給湛兒?”

“兒子當然記得,皇上賞賜了一套文房四寶給湛兒。”

馮老夫人恨不得舉起拐杖把長子的腦袋敲開,看看里邊是不是裝滿了稻草:“皇上賜了文房四寶給湛兒,湛兒卻連書都不讀了,這不是天大的笑話嗎?此事一旦傳到御史乃至皇上耳中,你讓皇上對咱們伯府怎么想?”

“祖母,您想多了吧,皇上日理萬機,能記得孫子是誰啊。”姜湛忍不住嘀咕道。

“你給我閉嘴!”馮老夫人板著臉斥了姜湛一句。

金水河一事雖然最后皇上安撫了東平伯府,可到底因為姜湛把幾家高門大戶給得罪了。

姜湛那時候若出了事,馮老夫人肯定會有幾分真心實意的心疼,但現在姜湛活蹦亂跳的,馮老夫人心中就只剩下不滿了。

這個孫子還真是爛泥扶不上墻,將來還不一定給伯府惹出多少禍來。

二太太肖氏接話道:“湛兒,老夫人說得沒錯,你現在不是小孩子了,凡事作出決定前都該考慮一下咱們伯府,可不能全憑著性子來了。”

肖氏此刻的心情有些復雜,一方面姜湛越不成器越能顯出長子姜滄的優秀來,她自然樂見其成,另一方面就是翻江倒海的嫉妒了。

御賜的文房四寶啊,正值秋闈之年,這賞賜要是給滄兒的,那么滄兒通過鄉試就十拿九穩了。

姜滄讀書上很有天賦,年紀輕輕已經中了秀才,這一次的鄉試雖然是第一次下場,但先生與老爺都說問題不大。

問題不大,那還是會有萬一啊,但姜滄要是有了御賜的文房四寶當護身符就不一樣了。

肖氏不由在心中第無數次感嘆:御賜的文房四寶怎么就給了姜滄這個不學無術的蠢貨呢!

“我不讀書怎么就是由著性子來了?我又不是打算從此游手好閑——”

姜似已經從姜湛口中知道了郁謹給他安排進金吾衛的事,雖然相信以郁謹的身份不會出問題,但事無絕對,沒正式入職之前當然低調些才好。

她此時怕兄長忍不住抖出來,遂接過了話頭:“二嬸,您想岔了,我二哥不讀書正是為了咱們伯府著想。”

肖氏撇了撇嘴:“四姑娘,你說說二公子怎么替咱們伯府著想了?”

她本來想刺幾句更難聽的,可是想到姜似手里那柄玉如意,只得把話咽了下去。

一柄玉如意當然不至于讓她一個當嬸子的連話都不敢說,可是她發覺姜似有點邪門。

不久前姜湛落水,姜似卻穿了一條石榴裙,當時所有人都認定落水一夜的姜湛沒有生還希望,只有姜似堅信兄長活著,還扯出什么好人有好報來,結果姜湛真的活蹦亂跳回來了。

再然后,姜似與幾個紈绔子牽扯上,不管誰對誰錯,女方一身腥是惹定了,可是皇上一柄玉如意賜下來,誰都不敢再拿那天的事說話,不然就是與皇上唱反調。

這小蹄子的運氣莫不是要逆天?

面對肖氏的追問,姜似嫣然一笑:“我二哥讀書還要公中出錢呢,找個差事做的話不論薪俸多少都要交給公中,這一進一出,難道不是替伯府著想么?”

姜湛仿佛被打了一悶棍。

他怎么忘了,就算領了俸祿也要老老實實上交,看來欠四妹的錢不知要猴年馬月才能還上了。

馮老夫人淡淡道:“伯府供你們讀書還是讀得起的。再者說,你們小一輩真能賺到錢自己留著就是,公中并不差這些。”

姜湛瞬間精神抖擻起來。

“孫女覺得應該讓二哥做他擅長的事,而不是在不擅長的路上走下去——”

馮老夫人毫不客氣打斷了姜似的話:“他能擅長什么?打架嗎?”

姜湛耳根通紅,用力握拳把憤怒忍了下去。

他不會再沖動了,等他穿上金吾衛的侍衛服,倒要看看祖母怎么說。

肖氏彎了彎唇角,眼底笑意一閃而逝。

老夫人最重視她的長子,嫌棄姜湛不爭氣,這一點眾人心知肚明,不過以往老夫人并沒有這般挑明態度。

姜似暗暗搖頭。

看來祖母對二哥的輕視根深蒂固,她再說什么都沒必要,等二哥去了金吾衛自然能讓大家改觀。

勛貴之家會讀書的子弟少之又少,有資格繼承爵位的更是只有一人,剩下那些子弟能進金吾衛混個資歷算是極好的出路。

至于堂兄——想到姜滄,姜似神情有些微妙。

她這位堂兄確實很會讀書,憑實力通過鄉試問題不大,然而這一屆秋闈注定要讓這些人失望了。

姜滄在考場嘔吐不已,最終是被抬出去的,完美錯過了今年鄉試。

“不要再想些有的沒的,明日就回學堂讀書!”馮老夫人最終下了命令。

姜滄脾氣上來,梗著脖子道:“讀書有大哥就夠了,反正我不去!”

他說完拔腿走了,氣得馮老夫人嘴唇發白,當即吩咐阿福:“去跟管事說一聲,從這個月起停了二公子的月銀!”

肖氏忍著得意勸慰起馮老夫人來。

隨著二公子被停月銀的事傳出去,一邊是大公子緊張備考,一邊是二公子不學無術連書都不讀了,二人可謂形成了鮮明對比,府中下人提起此事俱都搖頭。

“嘖嘖,早就看出來了,二公子不惹禍就是好的,哪是讀書的料啊。”

“可不是嘛,到底比不了大公子。”

“這是當然了,二老爺就是正兒八經的進士出身,大公子能差了?這次下場定然高中的。”

肖氏聽到下人們的私下議論,越發春風得意。

很快景明十八年的鄉試就到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