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錦-第251章 逆天霉運
更新時間:2018-06-09  作者: 冬天的柳葉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似錦 | 冬天的柳葉 | 冬天的柳葉 | 似錦 
正文如下:
您可以按"CRTLD"將"傲宇閣"加入收藏夾!方便下次閱讀。

第251章逆天霉運

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這在大周是連販夫走卒都根深蒂固的認知。

錦鱗衛嚇不嚇人?嚇人!誰家要是有個在錦鱗衛當差的,四鄰八舍見了這家人就得夾著尾巴做人。可是畏懼的背后,卻是讓人吐唾沫的。

金吾衛風不風光?當然風光,但能進金吾衛的都是公子哥兒,羨慕不來。

只有讀書一途,那才是正正經經的出路,真正的魚躍龍門,就連勛貴之家的子弟能通過科舉都是舉家歡慶的事,原因很簡單,官場上能攀到權力頂峰的永遠是科舉出身的官員。

至于別的,都是雜魚。

肖氏現在就用姜湛是一條雜魚來安慰自己。

只不過這條雜魚之前還是一灘爛泥,任誰都覺得一輩子扶不上墻去,肖氏這么一想心里就有些酸澀。

再等等,只要等到秋闈結束出了桂榜,誰都不能搶走長子的風光。

“二哥,你的衣裳真好看,你真的是金吾衛了?”四公子姜澤仰頭問。

姜三老爺有一兒一女,女兒是姜俏,兒子是姜澤,今年才剛十歲,正是懂些事又保持著天真的年紀。

姜湛解下腰間佩刀遞給姜澤炫耀:“當然是啊,四弟你看看這刀鞘上的飛鷹,就是金吾衛特有的標志呢。”

一旁的三公子姜源見姜澤摩挲著霸氣十足的佩刀,羨慕不已:“二哥,讓我摸摸唄。”

肖氏看了姜源一眼,暗暗惱怒次子的沒出息,淡淡道:“亂摸什么,別給你二哥摸壞了。你看你二哥都有正經差事了,你以后可要好好讀書。”

姜源一聽垮了臉:“母親,我也不想讀書了——”

“閉嘴!”肖氏聲音揚起,“不讀書你能干什么?也有你二哥的好運進金吾衛嗎?”

姜湛默默翻了個白眼。

他憑本事結交到的余七哥,有個有本事的朋友怎么就是只憑運氣了?這明明是靠人品和實力。

“二哥能進金吾衛,我怎么就進不去?大不了讓父親幫我托托關系。”姜源梗著脖子道。

姜源如今也有十四歲了,和姜湛有一點很相像:都特別厭煩讀書,似乎沒開這一竅。

只不過姜源年紀稍小,上面有作天作地的姜湛長期頂著,一時顯不出來。

“胡鬧!”因為長子自幼就天資聰穎,在肖氏心中沒有什么比讀書更重要。

姜二老爺看著挺拔如一株白楊的姜湛倒是有些意動。

次子與長子截然不同,讀了這么多年書能識幾個字、作兩首歪詩就算不錯了,年紀小的時候當然要讀書磨性子,但大了后確實沒必要在科舉這條道上走到黑。

金吾衛確實是個不錯的選擇。

姜源這個年紀進金吾衛太小,姜二老爺自然不急,淡淡道:“先好好讀書,回頭再給你請個武師學上三年再說。”

“太好了!”姜源揮揮拳頭,看姜湛的眼神越發親近起來。

等幾年后他進了金吾衛,就有二哥罩著了。

肖氏心中不滿姜二老爺的決定,在眾人面前卻什么都沒說。

罷了,次子本來就不是讀書的料,將來當個金吾衛也不錯,一母同胞的兄弟一文一武那才是真正的幫襯呢。

想到長子,肖氏格外惦念起來,回到雅馨苑忍不住對姜二老爺念叨道:“這么熱的天,也不知道滄兒受不受得了,我聽說他們考試的號舍連伸個腳的地方都沒有。”

所謂號舍,就是考生們考試時所在的單獨小矮屋。鄉試共分三場,每一場考三天,這三天考生的吃喝睡覺都在小小的號舍中度過。

姜二老爺經歷過秋闈、春闈,對號舍的惡劣條件當然是清楚的,淡淡道:“都是這么過來的。”

“據說那些號舍有的還漏雨呢,萬一要是分到那樣的號舍——”

“閉嘴!”姜二老爺不悅瞪了肖氏一眼。

真要分到漏雨的號舍,一旦下雨打濕了考卷,那么成績也就作廢了。

肖氏自知失言,忙道:“咱們滄兒從來都是運氣頂好的,肯定會分到最好的號舍,我就是瞎操心呢。”

姜二老爺沒好氣扯了扯面皮。

無知婦人,號舍漏雨算什么,要是分到挨著廁所的“臭號”那才是連考都不用考了。

這么熱的天氣,想想那味道——

姜二老爺回想著他大考那一年,有一個倒霉的同窗分到了臭號,挺了一天就受不住昏倒被抬出去了,格外唏噓。

不過這種臭號是極少數,能分到的人那是十分背運了。

姜二老爺當然不認為兒子會這么倒霉,波瀾微起的思緒很快平復下來。

眨眼就到了八月十一,鄉試首場考試的最后一日,到了黃昏時分參加第一場考試的考生就會出來了,像姜滄這樣離家近的當然不用住客棧,而是回府。

眼看到了下午,伯府上下都緊張又期待起來,姜二老爺夫婦更是心中忐忑。

姜二老爺是參加過科考的人,比誰都清楚首場考試的重要性。

八股取士只重第一場經義,第一場考好了,剩下兩場只要過得去就能中舉,可以說首場才是真正決定考生們前途的。

拿下這一場,就等于拿下了明年春闈的資格。

急促的腳步聲突然響起,好似雷點敲打在人心頭,姜二老爺莫名生出一股不詳的預感。

很快腳步聲的主人就沖了進來,是外院管事,一進門就放聲喊道:“大,大公子回來了!”

姜二老爺咯噔一聲,一顆心沉了下去。

這個時候還沒到交卷的時間,滄兒怎么會回來?

“到底怎么回事?”姜二老爺問話間已經帶上了急迫。

管事慘白著一張臉道:“大公子是昏迷著被抬出來的!”

肖氏先前聽到姜滄回來就情不自禁起身,聽了這話腿一軟跌坐回椅子上。

“書童呢?”

一個瘦小的身影撲通跪了下去,抹淚道:“公子分到了臭號,抬出來時小的才知道公子硬挺了兩日,到了今日嘔吐不已,實在挺不住昏倒了被抬了出來……”

饒是姜二老爺在官場多年,聽到這個眼前亦不由陣陣眩暈。

基礎、經驗、眼界、天賦,他盤算來盤算去都篤定長子中舉十拿九穩,獨獨算漏了長子的運氣。

“大公子人呢?”肖氏腳步倉皇沖了出去。

網站地圖導航:

20122015傲宇閣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