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錦-第252章 霉上加霉
更新時間:2018-06-09  作者: 冬天的柳葉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似錦 | 冬天的柳葉 | 冬天的柳葉 | 似錦 
正文如下:
歡迎書友訪問

正文第252章霉上加霉

正文第252章霉上加霉

姜滄確實倒霉透了,成百上千的考生,就那么十來個臭號就被他給攤上了。

正如姜二老爺所想,分到臭號的考生別說考試了,能活著出來就不錯了。

姜滄是個不甘平庸的,自小就認準了科考這條道,毅力自然不缺,所以硬生生挺了兩天多才實在受不住臭暈了。

此刻姜滄躺在架子板上被抬著往里走,已經蘇醒過來。

“滄兒——”肖氏跌跌撞撞迎上來,看清兒子的模樣腦袋嗡了一聲。

進考場時意氣風發的兒子此刻臉色白中透黃,豐潤的雙頰深深陷了下去,瞧起來就如病入膏肓的癆病鬼差不多。

她兒子怎么會成了這樣子!

“滄兒,你覺得怎么樣?”

姜滄費力睜著眼睛看著神情惶然的母親,慘淡一笑:“兒子讓您失望了……”

吃力說完這幾個字,姜滄白眼一翻昏了過去。

“滄兒,滄兒——”肖氏撕心裂肺哭喊著,這一刻覺得天都塌了。

這時以馮老夫人為首的眾人都趕了過來。

姜二老爺怒道:“哭有什么用,還不趕緊請大夫來!”

長子是運氣差,并不是沒有實力,如今事情已經成了這樣,只能等三年后再來了,眼下最重要的是把身體養好,身體才是一切的前提。

雖然如此安慰自己,可看著模樣凄慘的長子,姜二老爺心中還是堵得透不過氣來。

有實力沒運氣,這才是最令人窩火的。

姜滄主要是被考場環境折磨的,請來大夫開了幾服藥服下,身體就漸漸緩了過來。

人緩過來后,精神卻一下子萎靡不振。

十年寒窗苦讀,本該在秋闈中一鳴驚人,誰知道卻因為運氣不好連第一場考試都沒堅持完,這怎么能不令人懊惱痛苦。

更讓姜滄痛苦的是他的四書答得極好,別說中舉,就是奪得桂榜前三都有可能。

對于鄉試,有句話是這么說的:三場重首場,首場重四書。

第一場有七道題,四書三道,五經四道,決定首場考試成績的就是三道四書題,所以考生們都會選擇先做這三道題。

姜滄忍著惡臭把三道四書題做得花團錦簇,可惜到了最后一日沒有堅持下來,一切心血付諸東流。難受之余,姜滄情不自禁把答好的題寫了出來,魔怔般念了一遍又一遍。

看了姜滄對答的姜二老爺同樣想吐血。

他可是正兒八經的進士出身,入過翰林院學習的,眼光當然有,哪里瞧不出兒子的答題多么精彩。

越是如此,心中越滴血。

可惜了,太可惜了。

一個人實力不變的情況下,成績的起伏很看運氣,這一次的四書題明顯對了姜滄胃口,再等上三年,誰知道出題人會有什么偏好?

這是到手的舉人飛了啊!

姜二老爺幾日來沒少得到來自同僚的“安慰”,心一橫把姜滄的答題傳了出去。

很快關注科考的人便知道了一件事:東平伯府大公子是個有解元之才的,奈何運氣太差分到了臭號,考試沒有堅持下來。

這樣一來,姜滄退考就成了人們頗覺可惜的一件事。

肖氏的打擊比姜二老爺父子還要大,一連幾日連飯都吃不進幾口,很快就病歪歪起不來床了。

陸陸續續不少人來探病,肖氏從這些人口里聽聞兒子的情況更覺心碎。

等姜二老爺過來,肖氏忍不住啜泣道:“滄兒的答題傳出去了,現在人人都替他可惜,說他有解元之才,這話讓滄兒聽到了可怎么受得了……”

聽著肖氏的抽氣聲姜二老爺就覺得心煩,甚至生出一個荒謬的念頭:那日要不是這婆娘跟他討論號舍的好壞,說不定滄兒還不會這么倒霉。

都是蠢婆娘的一張烏鴉嘴!

“不要哭了,你懂什么!”

肖氏啜泣聲一頓,一張蠟黃的臉吃力抬起看向姜二老爺。

肖氏出身尋常,在大事上向來聽姜二老爺的話。

“每一次秋闈因病退考的考生不知凡幾,滄兒是個有才的,可退考的人姓名不會出現在桂榜上,誰會知道他有才?靠我們自己到處解釋嗎?現在把他的答卷內容傳出去,那些有眼光的人看了就會替他惋惜,進而記住滄兒的才華。等到三年后滄兒再次下場定然會受到關注,這對他是極有利的。”姜二老爺耐著性子解釋道。

說白了,姜二老爺是在最壞的情況下替姜滄造勢,為三年后的鄉試做準備。

慈心堂里,馮老夫人聽到外面的風聲煩悶之余重重嘆了口氣。

說長孫有解元之才,她不覺得是夸大其詞。長孫幼時啟蒙,啟蒙先生就斷言他是塊讀書的料,將來一門父子雙進士定會成為一樁美談。

父子雙進士啊,這是何等的風光!

馮老夫人只要想到這個就犯心絞痛。

要是長孫不成器那是沒辦法,可長孫明明有這樣的能耐卻因為運氣差而與此屆鄉試失之交臂,這就太讓人難受了。

一連十數日東平伯府都氣氛低沉,弄得姜湛都不好意思顯擺了,每日里老老實實前往金吾衛當差,倒是很快適應了新身份。

三場考完,很快就桂榜揭曉,頭名解元立刻躍入世人的視線。

新出爐的解元居然是一位少年,正是名揚京城的如玉公子甄珩。

放榜次日便是宴請新科舉人的鹿鳴宴,甄珩可謂眾星捧月,不知接了多少同科遞過來的美酒。

少年得意,總有人瞧不慣,就有人說酸話道:“可惜東平伯府大公子姜滄沒有考完,他的答對我看過的,確實有解元之才。”

甄珩可不是那種被人堵心了還裝君子的書呆子,從父親那里似乎也沒學過忍氣吞聲,當即微微挑眉笑道:“那我的答對兄臺看過么?”

他說罷招人拿來筆墨紙硯,洋洋灑灑把第一篇四書題默寫出來,隨即把筆一扔,趴在桌子上睡了過去。

少年解元酒后張狂些,誰能不原諒呢?

甄珩默寫出來的答題很快就被在場舉子傳遍,緊跟著又以驚人的速度傳到了外邊去。

如果說姜滄是個讀書的人才,那么甄珩就是個天才,兩份答題放在一起一對比,姜滄那原本被無數人惋惜的答題立刻被甄解元驚才絕艷的答題襯成了渣渣。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