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錦-第254章 醉翁之意
更新時間:2018-06-10  作者: 冬天的柳葉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似錦 | 冬天的柳葉 | 冬天的柳葉 | 似錦 
正文如下:
正文第254章醉翁之意

正文第254章醉翁之意

秋高氣爽的八月對東平伯府大多數人來說是個愁云慘淡的月份,姜二老爺夫婦更是其中之最。

兒子十拿九穩的舉人飛了已經夠苦悶,想為兒子造點勢提升名氣,沒想到新科解元毫不客氣啪啪打臉,把臉都抽腫了。

肖氏頭一次對姜二老爺有了微詞:“早知道不把滄兒的答題傳出去,也不至于把滄兒推到風口浪尖上……”

“你懂什么,這是意外!”姜二老爺本來就窩火,聽肖氏這么一說,越發惱怒。

他不認為順勢替兒子揚名有什么不對,只能說運氣太差,極差。

誰能想到鹿鳴宴上有人吃飽了撐的拿滄兒來踩新科解元呢?誰又能想到新科解元居然連一句酸話都不能忍,當場就寫下自己的對答甩在了挑釁之人的臉上,更是狠狠抽在了東平伯府臉上。

姜二老爺想著這些,臉黑如鍋底,偏偏前不久景明帝對甄世成若有若無的袒護讓他只能默默咽下這份憋屈。

論官職,他沒人家高;論圣眷,他沒人家濃。不忍氣吞聲難道擼袖子算賬嗎?

再者說,這個事情還真沒法找人算賬,越牽扯越讓人看笑話,現在他就盼著事情趕緊冷下去。

肖氏一臉愁云慘霧:“老爺,滄兒要是知道了外邊的事可怎么辦?”

姜滄如今身體雖恢復了,精神上卻大受打擊,這些日子可謂落落寡歡,鮮少踏出院門一步,是以對外頭傳出他有解元之才的風聲并不知情,當然對后面被新科解元打臉的事同樣不知。

肖氏完全不敢想象兒子知道這些后會怎么樣。

她心中忍不住又一次埋怨姜二老爺多事,但瞧著對方難看的臉色卻沒敢再提。

“過段日子再對滄兒說。”姜二老爺想想長子,嘆了口氣。

明明出類拔萃注定會在這屆鄉試一舉成名,偏偏因為運氣不好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想到秋闈之前許多親戚朋友乃至同僚提前向他道喜,姜二老爺就有一種把臉埋起來的沖動。

肖氏的臉腫得比姜二老爺還高。她前幾日還暗諷姜湛爛泥扶不上墻呢,結果轉頭姜湛成了金吾衛,她寄予厚望的長子卻退考了。

“老爺,要不我哪日去白云寺上個香吧,總覺得這些日子諸多不順。”

白云寺是京城有名的大寺之一,就在城外,香火鼎盛。

姜二老爺是讀書人,對神佛不怎么信,但很多時候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肖氏想去上香拜佛當然不會攔著,遂道:“去吧,多添點香油錢。”

夫妻二人滿心煩悶說了幾句不咸不淡的話,就有丫鬟來報:“老爺、太太,大老爺讓人傳話,說接到了甄家的拜帖。”

“甄家?”肖氏一愣,不由看向姜二老爺。

姜二老爺很快反應過來,問丫鬟:“是順天府尹甄家?”

丫鬟回道:“大老爺沒提,就說甄大人要帶著公子過來,問您到時候有沒有時間過去。”

“知道了。”姜二老爺揮揮手讓丫鬟下去。

“老爺,甄世成帶著兒子來咱們家是什么意思?”

姜二老爺想起上次在甄世成那里受到的冷落,這一次上門卻專門知會了他,很快回過味來:“或許是為了鹿鳴宴的事。”

肖氏臉色猛然一變,怒道:“難不成還不依不饒找到咱們家來了?”

姜二老爺瞪肖氏一眼:“什么不依不饒?你以為堂堂正三品大員如你們婦人一般有這個閑工夫?”

“但老爺與他沒什么來往,這個時候他帶著兒子上門干什么?”

姜二老爺心中一動。

這或許是拉近與甄世成關系的好機會,至于兒子被對方兒子打了臉,說到底只是小一輩的事罷了,如何比得上官場人脈重要?

“給我準備一身見客的衣裳。”姜二老爺開始期待甄世成父子的到來。

甄世成送了拜帖后沒多久就接到回帖,很快帶著甄珩登了東平伯府的大門。

再一次走在東平伯府的青石路上,甄珩心中有些激動。

不知道能不能順利見到她呢?

然而這種場合下他即便是才高八斗的解元郎,也只能把見心上人的希望寄托在父親大人身上。

偏偏甄世成好似渾然不覺甄珩的忐忑,連個眼風都沒給他。

少年一顆心就更焦灼了。

失策了,先前只顧著激動,卻忘了問問父親如何才能見到人家姑娘。

聽著甄世成與姜安誠兄弟寒暄,甄珩還有些心思恍惚,直到話題轉移到他身上來。

“姜老弟,姜少卿,這是犬子。今日我帶他來是賠不是的,小畜生年少輕狂,一喝點酒就胡言亂語,給貴府帶來不少麻煩……”

姜二老爺搶過話頭:“甄大人這話就讓我慚愧了,犬子與令公子本來就比不得,誰知外頭竟胡亂傳話。”

甄世成飛快瞥了甄珩一眼。

甄珩忙上前一步,對姜二老爺深深一揖:“小子不懂事,請您勿怪。”

姜二老爺忙把甄珩扶起:“解元郎真是一表人才,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啊。”

世人重傳承,在姜二老爺想來,夸兒子比老子有出息絕對錯不了。

甄世成聽了卻默默翻了個白眼。

他這種辦案嚴謹的人最不喜歡夸大其詞了。

什么叫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他當年讀書的時候到了晚上連油燈都舍不得點,孤身一人闖蕩官場有了如今地位,兒子一開始的條件可比他好太多了,考不好才該拖出去打死。

姜二老爺不知道馬屁拍到了馬腿上,毫不吝嗇夸贊著甄珩。

甄珩十分謙遜:“您過獎了,小子還有許多不足。今日小子隨家父前來是想給姜大公子陪個不是,不知方不方便?”

“呃,犬子考試那日病了,現在還在靜養。解元郎本來也沒有對不住犬子,這點小事就別放在心上了。”姜二老爺婉拒。

放在平時長子能與甄珩這樣的同齡人交往,姜二老爺自然求之不得,可是現在卻只能拒絕。

沒辦法,長子已經飽受打擊,要是見到新科解元被刺激得一蹶不振,那才是得不償失。

甄珩又對姜二老爺一揖:“那就勞煩您替小子轉達歉意了。”

一旁姜安誠不動聲色打量著甄珩,心道:這就是甄老哥當初準備說給他閨女的兒子啊,貌似挺不錯的樣子。

熱門、、、、、、、、、、、、、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