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錦-第299章 收網
更新時間:2018-07-03  作者: 冬天的柳葉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似錦 | 冬天的柳葉 | 冬天的柳葉 | 似錦 
正文如下:
第299章收網

第299章收網

冬天的柳葉:、、、、、、、、、

楚楚恨得要死,倘若郁謹就站在她面前,她大概會抽出匕在那張俊美的臉上狠狠劃上七八刀再說。

可不管她怎么恨,那幾個人還是帶著她迅離開了酒館,穿過一條接一條巷子,越走越偏僻。

楚楚心底深處那點希望猶如狂風里的火苗,噗的熄滅了。

她實實在在被那個該死的男人給坑了。

耳邊是呼呼的風聲,夾雜著涼意直往臉上刮,像是鈍刀子割著柔嫩的肌膚。

帶著她的人終于停了下來,把她往地上一扔。

那一刻頭暈目眩,渾身上下無一處不疼。

楚楚還沒緩過勁來,頭頂上方就傳來男子的聲音:“總算把這小娘們抓住了,還真是棘手。”

楚楚下意識抬頭,一個滿臉胡子的漢子映入眼簾,盯著她的眼神兇狠如獸。

絡腮胡子蹲下來,捏住楚楚的下巴:“那天聽到的話,你告訴了誰?”

楚楚瞪著絡腮胡子,眼神如刀,說不出的憤恨。

又是這些莫名其妙的話,她都要瘋了,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說!”絡腮胡子手上加大了力氣,少女白皙的面頰立刻被捏紅了。

長衫男子輕咳一聲:“你這么捏著她,讓她怎么說。”

絡腮胡子這才松手。

楚楚轉頭看向長衫男子。

比之絡腮胡子的兇惡相,長衫男子氣質儒雅,瞧起來是個讀書人,可那眼神陰惻惻猶如毒蛇般冰冷,讓楚楚的心徹底墜了下去。

憑直覺,這是個更加冷酷的男人。

心中沒了僥幸的念頭,楚楚露出冷笑:“我不認識你們,也沒聽到什么話,所以我猜你們是認錯了人吧。只可惜啊,你們在我身上浪費了這么多時間,別想找到那個真正聽到你們話的人了……”

“牙尖嘴利!”絡腮胡子抬手打了楚楚一巴掌。

楚楚反而笑得更肆意:“那個人會把你們擔心的事傳揚出去的,我相信你們這些瘋狗一定會倒霉的……”

只要那個人做的事是他們不愿看到的,那她情愿背鍋,總之不能便宜了這些王八蛋。

絡腮胡子看向長衫男子。

難道真的抓錯了?

長衫男子露出毒蛇般的笑:“先用刑看一看到底是抓錯了還是嘴硬。”

一盆炭火端了過來,絡腮胡子用火鉗夾起一塊燒紅的炭,對著楚楚笑:“真的不說?”

楚楚眼中閃過驚恐,渾身輕顫,卻知道躲不過了。

她也想說啊,可他娘的能說什么?

背了這么多年的鍋,就這次的鍋最沉,扛不住了。

仿佛感受到了灼熱,楚楚閉上了眼。

慘叫聲傳來。

楚楚立刻睜開眼,就見絡腮胡子正抱著腳跳,火鉗掉在了地上。

長衫男子幾乎瞬間就反應過來,轉身便跑。

可惜已經遲了,龍旦如拎小雞般拎住他的衣領,先把下巴卸下來防止自盡,這才笑道:“我還當有多大本事呢。對一個小姑娘這么狠,看把你們能的。”

絡腮胡子無意間瞥見了窗外倒地的那些同伴,臉色驟變。

完了,被一鍋端了!

不甘心坐以待斃,他一聲暴喝,掄起鐵頭棍向冷影打去。

二人瞬間打成一團。

“能起來嗎?”少年清冷的聲音在上方響起。

楚楚愣了愣,瞥見那張五官分明的俊臉,怒火騰騰往上冒,跳起來就甩過去一耳光。

郁謹皺眉躲開,沉聲道:“夠了,你以為我不打女人?”

“你……你個騙子……”楚楚氣得渾身抖。

郁謹冷笑:“這樣才是一勞永逸的辦法。”

楚楚沒了話說,可一想到剛剛的恐懼乃至絕望,就想大哭。

她招誰惹誰了啊!

咔嚓一聲響,絡腮胡子的一只手斷了。

他慘叫一聲,可下一刻掄起的鐵頭棍沒有打向冷影,反而砸在了自己頭上。

就聽噗的一聲,絡腮胡子的腦袋好像西瓜被開了瓢,紅的白的全都涌了出來,渾濁的液體四濺。

楚楚臉色蒼白別開了眼。

冷影低頭看看,對郁謹道:“主子,人死透了。”

郁謹走了過去,避過地面上蔓延開來的鮮血打量著絡腮胡子的尸體。

這是個魁梧的漢子,那般決絕自盡,來歷絕不簡單。

打量片刻,郁謹吩咐道:“把他衣裳剝光了檢查一下。”

冷影一言不開始動手,楚楚看向郁謹的眼神頓時變了。

這是個變態吧,人死了還要扒衣裳?

眼看著冷影已經扒下絡腮胡子的外衣,楚楚咳嗽一聲。

郁謹看了她一眼,毫無誠意道:“抱歉,忘了你是女孩子,你可以先去院子里等。”

楚楚翻了個白眼走出去。

很快絡腮胡子就被扒了個干凈,冷影檢查一番,對郁謹搖頭:“主子,沒有任何標記。”

郁謹有些失望。

追殺楚楚的這批人果然就是阿似不小心惹上的人。這些人知道他傾慕圣女的謠言,定然與南邊有關,而南疆那邊的人大多數都有紋身的習慣,特別是男子,可絡腮胡子身上卻沒有紋身。

郁謹看向被龍旦控制的長衫男子。

還好有個活口,或許能問出些什么。

“把人帶回去好好審問,這里收拾一下。”

交代完,郁謹轉身走出去。

楚楚站在院子里,看著一院子東倒西歪不知死活的人有些茫然。

那個余公子到底是什么身份?

“我讓人送你回松子巷。”

楚楚回過神,迎上少年平靜無波的眼神,心頭一凜。

他剛剛還讓人扒了尸體的衣裳……

“既然麻煩已經解決了,我就不叨擾了。”

“不行。”

楚楚一愣。

“楚楚姑娘就這么走了,我無法向未婚妻交代。”

楚楚皺眉:“余公子可以裝作不知情,就當我不辭而別了。”

她本來就運氣不咋地,離這種一看就是大麻煩的人還是越遠越好。

郁謹一臉詫異:“楚楚姑娘這是教唆我對未婚妻撒謊?”

楚楚:“……”算她倒霉!

姜似記著郁謹的叮囑沒有出門,焦急不安等著消息。

能用的人還是太少了,無論贖走雨兒之人還是雨兒兄長的下落,都只能等郁謹與阿飛的消息傳回來。而找人不是件容易的事,有時還需要一點運氣。

接到郁謹的信兒,姜似急忙收拾出門,卻遇到了麻煩。

陪著二太太肖氏去白云寺上香而失蹤的大丫鬟紅月被人送回來了。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zanghaihuatxt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