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錦-第304章 棺材
更新時間:2018-07-05  作者: 冬天的柳葉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似錦 | 冬天的柳葉 | 冬天的柳葉 | 似錦 
正文如下:
都市職場第304章棺材

第304章棺材

書迷正在閱讀:、、、、、、、、、、、、

姜似毫不留情打消了阿蠻的念頭:“如今不同往日,一個人出門才不惹眼。倒是你與阿巧要好好守著院子,若有人來便想法子遮掩過去。”

白日里就是這一點不好。

因為紅月鬧鬼的事正在府上傳得熱鬧,姜俏幾個被馮老夫人約束著不準出門,白日里去姐妹那里串門就多了,姜似昨日還招待過姜俏。

她今日不得不出門,倘若又有人來還真是件麻煩事。

知道阿蠻性子急,姜似臨走前特意叮囑阿巧:“海棠居的事就交給你了。”

“姑娘放心吧。”經歷過幾次大半夜等著姑娘回來給開門,阿巧突然覺得面對什么事她都可以淡定了。

不就是扮成小丫鬟白日溜出去嘛,不算個事兒。

想要出門對姜似來說確實不算個事。

她打扮成小丫鬟的樣子,膚色微黑,眉眼平平,讓人一見隱隱覺得面熟,好似府中隨處可見的那種小丫鬟,但要說名字一時又想不起來。

面熟已經足夠,誰會對一個小丫鬟的名字上心呢。

姜似來到角門,塞給門人一串銅錢說是想去貨郎那里挑些頭油脂粉,很順利就出了門。

外面的天空瞬間廣闊起來,不似在伯府中抬頭只能望見巴掌大一塊。

姜似加快了腳步,很快趕到與郁謹約見的地方。

二人見面的地方是一個茶樓,等姜似報出雅室的名號,就被伙計領上了二樓。

龍旦正守在一間雅室的門口。

姜似示意伙計離開,抬腳走了過去。

瞥一眼靠近的小丫頭,龍旦冷著臉趕人:“小姑娘不許靠近喲,不然大哥哥會打人的。”

姜似深深看了龍旦一眼。

沒想到龍旦在陌生姑娘面前是這樣的龍旦!

龍旦被姜似這一眼看得莫名其妙,隱隱有種不祥的預感,而這種感覺讓他越發想把人趕走,眼不見心不煩。

他快速扭頭瞥了一眼房門,確定主子不會知道,對姜似露出一臉奸笑:“小姑娘,要不大哥哥帶你去喝杯茶?”

沒有料想中的驚慌逃跑,小丫鬟居然還杵著不動。

龍旦這下子沒轍了,抬手摸了摸下巴。

莫非見他生得太俊,小丫頭芳心大動了?

這可不行,他不是這么隨便的人!

姜似忍無可忍開口:“龍旦,是我。”

龍旦瞬間瞪大了眼睛。

姜似怕他聽不出來,補充道:“姜姑娘。”

龍旦:“……”

完了,完了,太丟臉了!

這時門開了,郁謹伸手把姜似拉進去,定定看了龍旦一眼,似笑非笑道:“回頭我可以帶你去喝杯茶。”

門重新關上,龍旦靠著門一臉絕望。

郁謹上下打量姜似一眼,笑著道:“原來是打扮成這副模樣混出來的。”

姜似拉拉衣擺,笑問:“是不是挺像的。

郁謹看著她嘆了口氣。

姜似揚眉。

“你說你,早點嫁給我不就沒這么多麻煩了。到時候你想干什么,想去哪兒,我都陪著。”

姜似沒接話,自顧坐下來倒了杯茶水喝,喝了兩口問道:“那人在哪兒?”

郁謹有些失望,可很快又高興起來。

這一次提起這個話題,阿似居然沒反駁。

沒反駁與默認差不多一個意思吧?

“那人是在康平坊一帶活躍的混子,叫老魚,現在正被咱們的人盯著呢。”

康平坊?

姜似琢磨了一下。

郁謹突然道:“倒是去翰林院的必經之地。”

姜似眼皮一跳,看著他。

郁謹若無其事笑笑:“就是隨口這么一說。阿似,我還不知道你找這么個人干什么。”

姜似很想白他一眼。

要不是早就了解這個男人,她定會被他這樣子忽悠過去了。

郁七不是那種心思縝密深沉的人,很多時候都隨著性子肆意,但在某些方面又有驚人的敏銳。

比如現在,她什么都還沒說,他就提到了翰林院。

從白云寺回來她就把朱家給告了,郁七雖然沒有多問,恐怕早已對她的做法有所猜測。

其實也不難猜,長姐若是受害,朱子玉本來就是首當其沖懷疑的對象。任他表現得如何夫妻情深,至少她是這么認為的。

而顯然,郁七也這么認為。

這個時候,姜似已經沒有隱瞞得必要,直言道:“我想看看那個人與朱家有沒有關系。”

“這個很簡單,那種混子最是沒骨氣,抓起來等不到用刑就會有什么說什么。”郁謹說完這話,默默嘆氣。

那個長衫男子到現在都撬不開嘴,還真是不如混混可愛。

“我想親自問問。”

郁謹一怔,很快點頭:“沒問題,我這就安排。”

康平坊聚集著三教九流,眼下正是熱鬧的時候。

老魚從一條暗巷鉆出來,睡眼惺忪往前走,很快就碰見了常在一起混的人。

“喲,老魚,這是去瀟灑了啊,看你眼下青影重的,可要悠著點兒。”

老魚喜滋滋擺手:“去,老子好不容易不用靠手,少咒我!”

搭話的人滿是羨慕打探著:“我說老魚,這些日子你手頭很寬裕啊,在哪兒發財呢?”

老魚白了那人一眼:“少管閑事!”

眼見老魚腳步虛浮往巷口走,那人呸了一聲:“得意什么,要是有錢怎么不去金水河呢——”

后面的話突然就被卡住了。

那人一臉驚恐看著走到巷子口的老魚被人迅速打暈了抗走,好半天才緩過勁來。

左右看看,那人頭一低沖了出去,撒丫子就跑。

至于幫老魚呼救,不可能的,老魚逛窯子的時候也沒叫他一起啊。

老魚清醒過來,發現在一個伸手不見五指的狹窄之地,伸手四處摸摸,觸到的是不冷不熱的硬壁。

這是什么地方?

老魚納悶且驚恐,大聲喊了一句。

發出來的聲音似乎都被憋在這狹小的空間里。

老魚越發恐懼了,一邊大喊一邊手足胡亂揮動,無意間對著上方推了一下,登時傳來響動。

老魚登時嚇得一動不敢動,很快又反應過來,用力推動上方。

隨著縫隙一點點拉開,光線似乎亮了起來。

老魚從困住的地方爬出來,定睛一看,頓時嚇得屁滾尿流。

媽呀,那是一口棺材!

_書迷正在閱讀:、、、、、、、、、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