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錦-第309章 偷看
更新時間:2018-07-08  作者: 冬天的柳葉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似錦 | 冬天的柳葉 | 冬天的柳葉 | 似錦 
正文如下:
正文卷第309章偷看

離開朱家后,姜似一直在思索。

前世,長姐提到不該救晴兒,說明長姐落到私通被休的絕境與晴兒離不開關系。

而晴兒則是長姐院子里的丫鬟……

一個晴兒,一個雨兒,那個局之所以能設成,關鍵點應該就在她們容貌一模一樣這里。

會是什么局呢?

姜似想得腦袋隱隱作痛,心神不屬上了馬車,坐在郁謹身邊。

郁謹看她神游天外的樣子,想了想,決定由她去。

反正馬車是駛向燕王府的,阿似自己要跟著他回府,哎,他也很苦惱啊。

姜似抓起郁謹衣袖當成了帕子揉,喃喃自語:“兩個長相一樣的人,最適合做什么惡事呢?”

郁謹順口道:“當然是可以互當替身啊。”

許是姜似對“替身”兩個字太過敏感,聞言一個激靈回過神來,緊抓他衣袖問:“你說什么?”

郁謹愣了一下,一雙黑亮的眸子望著她,無辜又無措。

他什么都沒說,阿似一副要把他趕下馬車的架勢干什么?

姜似定了定神,平靜下來,遲疑道:“你剛剛說互當替身……”

郁謹松了口氣。

原來是問這個。

他沒有多想,笑著道:“雙生子嘛,倘若一個人干了壞事,可以推到另一個人身上去啊。”

姜似隱隱想到了什么,下意識問:“假如外人不知道有一對雙生子存在呢?”

那團迷霧好似有陽光灑進來,仿佛再多一些光明就能被驅散。

“那就更好了啊,一個人做了惡事,而另一個人在那個時間段與他人在一起,因為在外人眼里只有一人的存在,另一個人就能給做惡事的人制造最完美的不在場證據啊……”

一道雷在姜似腦海中劈開,瞬間劈散了那片迷霧。

一對雙生子,一個人能為另一個人制造最完美的不在場證據,那么反過來呢?

假如晴兒或雨兒中的一人把長姐引向與人“私通”的死局,她們當中的另一個在那個時候卻出現在眾人眼里,那么當長姐與人“私通”被人撞破后,想要指出是被晴兒設計的,根本百口莫辯。

這樣一來,長姐就坐實了私通的罪名,落得被休回娘家的結果。

姜似如醍醐灌頂,想通了長姐前世落入了什么樣的圈套中。盡管無法驗證前世的事,但她相信這個猜測八九不離十。

而朱子玉……

姜似只覺一顆心浸在了寒冬臘月的冰水里。

一個男人竟能對結發妻子殘忍如斯,心腸委實比蛇蝎還要毒。

少女十指用力,捏緊了郁謹的衣袖。

她發誓,她絕不會放過朱子玉,定要他嘗嘗身敗名裂的滋味。

身敗名裂么?

姜似突然想到了長興侯世子曹興昱。

曹興昱被判了斬立決,秋后問斬,說起來行刑的日子快要到了。

對看曹興昱被砍頭,姜似毫無興趣。

她只負責把人渣從云端打落在地,至于別的,沒必要再惡心自己。

不過這讓姜似有了信心。

她能把長興侯世子曹興昱那樣的惡魔繩之以法,就能揭開朱子玉這種偽君子的真面目。

想通了前世姜依落入的圈套,姜似淡定了許多。

既然朱子玉設那個局離不開晴兒、雨兒一對雙生子,想要破掉那個局就很簡單了,只要晴兒或雨兒中的一個消失就好。

目前來看,當然是解決掉民宅里的雨兒最方便。

但姜似不到萬不得已不打算這么做。

無論是雨兒還是晴兒,不過是一枚棋子,真正的關鍵還是朱子玉。

她現在破掉前世的局又如何,豺狼伴在長姐身邊,有無數辦法能置長姐于死地,解決掉朱子玉才是一勞永逸的辦法。

“阿似……”郁謹終于忍不住開口,“你再揉下去,我的袖子就破了……”

姜似回過神,訕訕收回手。

郁謹湊上來:“你是不是想通了什么?”

“嗯。”姜似點頭。

少年狹長的眼尾揚起,透著絲絲淺笑:“這是我的功勞吧,是不是該有什么獎賞?”

姜似心情確實不錯,見他那死皮賴臉的模樣,笑道:“有的。”

“什么?”

少女柔軟的唇印了上去。

郁謹瞬間怔住,很快鋪天蓋地的喜悅如潮水席卷了他,令他心甘情愿被淹沒。

他用力把少女拉過來,唇齒交纏,熱烈如火。

好一會兒,二人分開,伴隨著吱吱呀呀的車軸轉動聲,是他們急促的呼吸。

郁謹猛然掀開車窗簾,用力吸了幾口冷冽的空氣。

冷靜,越是勝利在望的時候越要冷靜,急于求成乃兵家大忌……

姜似整理了一下微亂的衣衫,恢復了若無其事。

郁謹一看不樂意了。

他還在這火燒火燎、不上不下呢,她憑什么成沒事人了?

不帶這么欺負人的!

“阿似。”他喊了一聲。

姜似看過來。

“你剛剛親我了。”

姜似揚眉,并不否認。

“主動的。”郁謹強調。

姜似依然無動于衷,郁謹有些急了:“阿似,你難道不該負責任嗎?”

姜似靠著車壁,笑道:“不啊。”

郁謹氣結。

能把不負責任說得這么理直氣壯,這丫頭臉皮越來越厚了。

說不過又不能打,他閉上眼睛生悶氣。

姜似悄悄打量著他。

少年的五官日漸凌厲,唇下生出淡淡的茸毛,當閉上眼睛時又有種孩子般的柔軟與傻氣。

眼前的人越來越像她記憶里的樣子。

這一世,他們早認識了一年多,處境與前世已截然不同。

或許……他們可以重新開始?

這個念頭驟然生出,如寒風中的火苗,脆弱又珍貴。

姜似眼角莫名發酸,心口漲得滿滿的。

她真的能與他重新開始嗎,再次走進皇家那場漩渦,即便落得前世死無葬身之地的下場也不后悔?

一滴淚悄然隱沒在眼角。

不可否認,凡夫俗子的她,還是有些怕。

少年突然睜開了眼睛,把眼角微紅的少女拉入懷中。

耳邊是有規律的車軸轉動聲,而不規律的則是二人的心跳聲。

郁謹抵著姜似濃密鴉黑的發,嘆口氣:“好了,不要你負責還不行么,別哭了。”

這個傻丫頭,還真以為他睡著了啊,居然偷看他。

嘿嘿,偷看他。

大文學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