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錦-第318章 非夢
更新時間:2018-07-12  作者: 冬天的柳葉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似錦 | 冬天的柳葉 | 冬天的柳葉 | 似錦 
正文如下:
第318章非夢

第318章非夢

看到姜依的瞬間,朱子玉眼神閃爍了一下,很快就平靜下來。

姜依推開去扶她的姜似,一步步來到朱子玉面前。

沉默了片刻,姜依問:“夫君,你剛剛說與崔姑娘兩情相悅,是真的么?”

朱子玉沒有吭聲。

“是真的么?”姜依再問。

她竭力控制著顫抖的睫毛,不讓淚珠滾下來。

“你說啊,是不是真的?”第三次問,姜依的音調已經開始失控。

在妻子的一連三問下,朱子玉終于輕輕點了點頭,語氣沉重:“依娘,是我對不住你……”

姜依連連后退,一臉失魂落魄:“不可能,我不信,我不信……”

怎么可能相信呢,明明成親數年來他對她那般溫柔體貼,連大聲爭執都沒有過。

那么多次被婆婆苛責,夫君都會維護她,安慰她,給她最堅定的依靠。

現在,這個男人告訴她,他與別的女子兩情相悅,還求公婆與父親成全……

那她算什么?

姜依眼前陣陣發黑。

她才知道,原來天塌地陷就是這種感覺。

這是一場噩夢吧,一定是一場夢,等她醒來就好了……

姜依轉身,渾渾噩噩往外走。

姜似拉住了姜依的手。

姜依動了動眼珠,對姜似微微一笑:“四妹,我怎么連你都夢到啦——”

姜似用力抓著姜依的手:“大姐,你清醒一下,沒有什么夢,這一切都是真的!”

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她絕不能讓大姐自欺欺人下去。

“真的?”

姜似點頭:“朱子玉與崔姑娘私會是真的,朱子玉親口說與崔姑娘兩情相悅是真的,朱子玉求父親成全也是真的。沒有夢,我們也不可能活在夢里。大姐,你說是嗎?”

姜依的眼神漸漸恢復了清明,清明過后是鋪天蓋地的痛苦與震驚。

姜似反而放下心來。

傷心絕望不怕,這一世她沒有出嫁,會好好陪著大姐,相信大姐早晚會走出來的。

“依兒,你過來。”姜安誠開口。

姜似陪著姜依走了過去。

姜安誠面上是平靜的,眼底好似蘊含了一團火,定定落在長女面上:“站到父親身后來。”

姜依茫然走過去,心口好似破了個洞,空蕩蕩難受。

姜安誠看向朱子玉:“你剛剛說讓我失望了?”

朱子玉態度恭敬,語氣卑微又誠懇:“都是小婿不對。但事已至此,小婿不能再對不住崔姑娘,就求岳父成全小婿吧……”

“我打死你個王八蛋!”姜湛氣得掄起拳頭沖了過去。

眼見朱子玉挨了好幾拳,姜似這才走過去把姜湛拉住:“二哥,還是聽父親的吧,打人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

姜湛黑著臉收回手。

姜安誠大笑:“成全?我活了四十年,寬厚待人,但對待畜生可不知道該怎么成全。”

朱子玉沒想到姜安誠會說出這種刻薄的話來,微微變色。

朱少卿夫婦雖然心疼兒子,但二人都是重規矩的人,萬沒想到向來引以為傲的長子會鬧出這種事來,此刻皆無顏辯駁。

廳內回蕩著姜安誠的笑聲,那笑聲帶著無盡嘲諷與憤怒,令人聞之心頭沉甸甸好似壓了巨石。

笑聲停止,姜安誠看向朱子玉的目光滿是輕蔑:“我女兒是規規矩矩的正經人,怎么能和畜生待在一起呢?放心,我不會讓她留在這個豺狼窩的。不過你要記住,不是我成全你,而是人不能與畜生共處!”

姜湛撫掌:“父親說得好!”

他以前一直覺得父親教訓他時最威風,現在才知道,明明是教訓別人時最威風嘛。

朱少卿連連擦著額頭汗水:“親家公,小畜生只是一時糊涂,不至于如此啊。”

“一時糊涂?我看不見得。”姜似涼涼搭話。

朱少卿擰眉看著姜似,心頭火起:“姜四姑娘,你還小,大人的事還是不摻和為好。”

寧拆一座廟不悔一樁婚,他們這樣的人家怎么能鬧出和離的笑話呢?

再者說,崔大姑娘是什么身份,即便真的和離,還能嫁給長子當填房不成?

兒子真是糊涂!

姜似聞言冷冷一笑:“朱大人這話可說錯了。朱子玉倒是比我癡長數歲,卻能做出謀害妻子,與未出閣的貴女私通的事來呢。”

朱少卿倒吸一口氣:“什么謀害妻子?這話可不能亂說!”

姜似唇角掛著譏誚:“朱大人莫非忘了,前不久我大姐去白云寺遭遇驚馬險些丟了性命,指使車夫的人還沒找出來吧?現在我有理由懷疑,背后主謀就是朱子玉!”

姜似這么一提,姜安誠登時變了臉色。

原本為了外孫女嫣嫣著想,他只打算和離了事。倘若朱子玉早就存了害長女的心,就不能這么便宜了這個畜生!

他要朱子玉身敗名裂,這輩子都別想在官場混下去!

“咱們走!”姜安誠拂袖轉身。

姜依沒有動。

姜安誠停下來,看向長女。

姜依的臉色比紙還要白,攏在袖中的手用力握緊,任由指甲嵌入掌心。

她絲毫感覺不到痛,因為這些都填不滿她此刻心頭的空洞。

姜似的心頓時提了起來。

倘若哪怕朱子玉身敗名裂,一心另娶,長姐也堅持留在朱家該怎么辦?

朱少卿夫婦見狀對視一眼,心下微微一松。

只要兒媳不愿走那一步,事情就有轉圜的余地。

“依兒,你是如何想的?”姜安誠問出這句話,臉色頗難看。

面對著父親,姜依壓抑許久的淚水終于從眼角滾落,輕聲道:“父親,我跟您走。”

姜安誠不由露出個笑容:“好,我們走。”

可姜依低下頭去,聲音更輕:“可是嫣嫣呢?”

他求她父親成全,她不是死皮賴臉的人,可是女兒嫣嫣怎么辦?

嫣嫣才三歲,如何能離開親娘?

這樣一想,姜依就覺有刀子往她心口扎。

這時,榮陽長公主終于開口:“聽各位說了這么多,我還沒問過小女的意思。明月,你與朱公子確實是兩情相悅,非他不嫁了?”

眾人皆向崔明月望去。

崔明月抿了抿唇,突然掩面哭起來。(/book/136374.html)

相關、、、、、、、、、

就在你最值得收藏的閱讀網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