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又掉線了-第二百七十五章 忽你個悠
更新時間:2018-07-12  作者: 尤前   本書關鍵詞: 仙俠奇緣 | 武俠情緣 | 師父又掉線了 | 尤前 | 尤前 | 師父又掉線了 
正文如下:
歡迎書友訪問

正文第二百七十五章忽你個悠

正文第二百七十五章忽你個悠

孤月一愣,瞅了瞅沈螢,再瞅了瞅笑得更深的宣彤,什么鬼?

“我還是習慣你叫我小矮子。”宣彤帶了些小驕傲的笑了笑,快步走到沈螢面前,“掌門果然還是這么英名,您是什么時候看出來的?虧我還特意封印了記憶,分出了一絲殘魂呢。”

“嗯……”沈螢認真的想了想,“從魔神讓我們找你那會。”

孟婆嘴角一抽,整個人都蔫了蔫,“那不是從一開始你就知道了?掌門你就不能給我點面子?換個時間哄哄我不行嗎?”

“哦。”沈螢點了點頭,繼續道,“那就第一眼看到你,就覺得你魂魄不正常開始吧!”

“……”那不是更早嗎?

“等等!”孤月一臉懵圈的打斷了兩人,“沈螢!小矮子她……她是孟婆。你……你丫一開始就知道,還從來沒跟我說過?”

“我以為你知道啊!”沈螢歪了歪頭。

“知道個鳥啊!”這種事你不說我知道個屁啊,“到底怎么回事?!她不是辰戈分出來的心魔嗎?”

“心魔又不是魂魄?即使有著輪回之力,又怎么可能短短幾世,就生成完整的魂魄!”沈螢還沒開口,宣彤卻先一步解釋道,“當初是我在冥界呆得太過無聊,想去人間走一走,偶然發現忘川之中那縷心魔,一時好奇才拘了一起投生。其實在此之前我已經投生很多次了。”

“你自己去的?那魔神為何又讓我們來找你?”如果她就是孟婆,魔神怎么會看不出來,瞎嗎?

“我投生之事,他并不知道。”她搖了搖頭,他們同屬三大古神,能算盡天下事卻不能算到對方的,“而且當初我將一縷殘魂留在了忘川河邊。他才一直以為我還在冥界。后來我這縷殘魂被鴻宇所獲,他才發現我失蹤。”鴻宇也是發現那縷殘魂不同于其它的魂魄,所以才把她從仙界拉回了神冥界。

“那魔神給我的那些劇情又是怎么回事?”明明是關于她的啊。

“我投生后雖然已是凡人,但氣運自是與別人不同。剛巧他想解決魔界之事,便將我算入計算之中。”那劇情中女主的沖天氣運,也正是因為她是孟婆的關系。

真折騰!難怪之前鴻宇要指使著卞晰晨把她強行拉到了神界,還說她的魂魄特殊,可不就是特殊嗎?她本來就是忘川河的本尊啊。

孤月掃了眼前熟悉又陌生的人一眼,張了張口似是想說什么,又說不出口,緊了緊身側的手半會才道,“那你現在……到底是小矮子,還是孟婆?”

“都是。”

孤月皺了皺眉,并不滿意這個答案,“小矮子,回不來了嗎?”

“……”孟婆沒有回應,似是不知道怎么回答這個問題。

“算了。”孤月嘆了一聲,又不想知道答案了,尼瑪!難道他無敵派就注定沒有劍修弟子嗎?“既然你是孟婆,那些缺了殘魂的人你可有辦法讓他們回去?”

“少了他人的操控,他們的殘魂自會回去。”她笑道,“風娘也已經入了輪回,只是冥界中那些被打散的游魂們需要些時日才能聚合成魂了。”

孤月這才松了口氣,沒事就好。

“只是有一個人到是有些麻煩……”孟婆突然皺了皺眉,似是遇到了什么難題,“他的魂魄已經快要散盡,卻不愿進入輪回。”

孤月一愣瞬間想到了是誰,“鴻宇?!”

她點了點頭,揚手一揮,片刻之間一個白發白須的老者就出現在了兩人面前,他仍舊是那般慈眉善目的樣子,只是眉宇間多了幾分愁苦。原本神力四溢的身形,如今卻分外透明,仿佛下一刻就要碎裂開來一般。

“你……”見到孤月,鴻宇愣了一下,半會又似想到了什么,全身都弓了下來跌坐了下去,仿佛失去了最后一絲氣力般,滿臉的絕望,“沒想到我策劃了這么多年,到頭來還是功虧一簣。”

孤月皺了皺眉,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么好。鴻宇這個人,要說他有多壞談不上。他甚至都沒有什么私心,只是一心想要留住這個世間的一切而已。甚至不惜自己也跳入轉生臺中自爆。白澤說他開壇講道,來者不拒,從不藏私。神界八成以上的生靈都得過他的恩惠。

雖說他這樣做的目的,或許只是為了取得所有人的一絲殘魂,助他攻入冥界,但不可否認他確實有心相授。而且他有著控制魂魄的術法,明明可以像卞晰晨一般,直接抽取主魂提升自己的神力,他卻沒有。甚至在最后,也沒有孤注一擲的讓那些被控制的人,沖進來拼個你死我活。

他確實是個心有大善之人,只是走錯了方向。

“罷了!”鴻宇嘆了一聲,身形越加透明了,魂體上更是開始飄出淡淡的螢光,“命該如此,三界生靈注定不能擺脫輪回之苦,只能在凡世掙扎求生,即使我再努力也仍舊無法與天抗衡。”

“為啥要說輪回是苦?”沈螢突然開口道。

鴻宇愣了一下,看了她一眼,“若是輪回不苦,世人又為何都想求仙問道。我畢生所愿,就是助三界生靈都擺脫這種輪回。”

“可你的畢生所愿,跟三界生靈有什么關系?”

“什么?”鴻宇一愣。

“我說大叔啊……你是不是沒做過人口譜查?求仙問道的人確實多,但世上最多的,還是普通的凡人吧。”

“可又有誰人不想長生?”

“哦,這么說你問過三界生靈了?”

“這……”他語塞。

“你問都沒問,就肯定他們都想長生了?”沈螢嘆了一聲,盤腳坐了下去,一手撐著頭道,“或許長生確實好,但也只是你覺得好,每個人想法都不相同,沒準就有人不想活著呢?”

“我……”他臉色一白,卻找不著話來反駁。

“你不問一聲,就替別人做決定了。選總統還一人有個投票權不是?生也好,死也好!這都是別人的事。你不能一邊剝奪了人家選擇的權力,一邊又說是為了他們好吧?”

“大叔,做神可不能這樣雙標。”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