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第729回
更新時間:2018-05-07  作者: 竹子米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都市異能 | 水墨田居小日子 | 竹子米 | 竹子米 | 水墨田居小日子 
正文如下:
您可以按"CRTLD"將"傲宇閣"加入收藏夾!方便下次閱讀。

凌晨兩點多,路通了,年輕人都在客房打牌一夜沒睡,路一通馬上起程。

牌友是有感情的,作為本地人,蘇杏在車上給大家簡單介紹一下附近的景點和交通情況。難免提起自己的村子,那些人問起的,她說了幾項注意事項。

至于他們能否到達,那是他們的事。

而她,在東江橋頭這邊下車,說丈夫會出來接她。

瞧瞧雪封的入村路口,遠處是陰森森的一片黑暗,探出頭來的馬麗看得心驚肉跳。

“你老公真的會出來接你?”她不太相信。

車上其他人也不信,見那村口空蕩蕩的,擔心她一個女人三更半夜進村有危險,紛紛勸她跟大家先到客棧歇一歇,等天亮再說。

蘇杏沖大家揮揮手,“放心,你們走吧。”

見她堅持,眾人不好勉強,丟下她一人孤伶伶地站在路邊,車子往梅林村方向駛去。

車子剛離開,蘇杏聽見身后傳來熟悉的飛翔聲。回頭一看,是小能。

“夫人回來了,新年好。”

“新年好,”蘇杏笑瞇瞇的,伸手摸摸它滑溜溜的腦袋,“等會兒給你發個紅包。”

“謝謝夫人,”小能很高興,伸出小鋼爪拎起她的行李箱,“主人馬上就到,我先把行李拿回去。”

“好。”

等它提行李箱返回村子,蘇杏自己深一腳淺一腳地往村里走,邊走邊給小能、小力士和孩子們分別發一個紅包。

現在已是半夜,孩子們早睡了。

即將到家,這是給親人們的新年見面禮。

小能、小力士在外邊的時候,偶爾要花錢幫主人購買東西。現在到處是手機付款,柏少華便用孩子們的身份證給它們開了銀行帳戶。

遺憾的是,它們不能吃東西。

小力士不咋滴說話,但小能對人類食物挺羨慕的,五花八滿,色彩鮮艷。不像它,天天吸收的陽光無色無味,枯燥得很。

讓機器人擁有吃東西的功能,這恐怕要靠小野這一代和機器人聯手了吧?

她在未來沒見過像人類那樣吃東西的機器人。

一邊想著,蘇杏走過東江橋,抬眸往前邊瞧了一眼,意外發現橋頭那邊站著一道人影。昏黃的燈光下,一身的白衣褲,雙手依舊拄著拐杖,眸色清冷地盯著她。

她遲疑片刻,上前幾步,“少華?我今年多大?”對個暗號先。

柏少華:“……”

沒錯,她就是這樣一個喜歡疑神疑鬼的人。尤其是在老爺子弄個冒牌貨給她看過之后,她的疑心病越發嚴重了。

蘇杏等不到他的回答,只知道自己的雙腳正在不受控制往他跟前走。

這是他的回答。

直接讓她撲在懷里,他淡淡地凝望她瘦削的臉龐,聲音清冷:“玩夠了?”

蘇杏干巴巴地笑兩聲,“哈哈,夠了夠了。”一把抱住他,深深嗅著他身上的氣息,“好累,外邊的酒店怎么看都沒有家里的干凈,害我連澡都沒洗。”

柏少華垂眸看她一眼,左后一抄,把她撈在手臂坐好,轉身回村。

“對了少華,你聽說了嗎?小百合她們在國外出事了。唉,人啊,共患難容易同富貴難。也難怪,別說她們是半路認的姐妹,就算親姐妹也逃不過一個‘利’字……”

她是深有感觸,為了一棟房子和親哥翻臉斷絕親情,更不用說那塑料花般的姐妹情。

社會是很現實的,一廂情愿換來的往往是血與淚的教訓。

說著說著,她盯著眼前這張清雋絕美的臉龐看,一時失了神。

社會是很現實的,在社會里混得好的人更是……

蘇杏不愿深想,伸手攬住他的脖子,頭靠著頭假寐一下下。

猜疑不是好東西,她不是一味追求浪漫的小年輕,不會要求丈夫像忠犬那樣滿心滿眼都是她。

那不現實,小福看見一只田鼠尚且拋下她去追逐,何況是人?人有七情六欲,看到新鮮的東西難免起心動念,包括她在內。

她討厭小百合,因為對方有一個優勢,天生異香。

獵奇貪鮮是男人的本性,正如女人看到漂亮小鮮肉也會流一下口水。

人之所以是人,是既能正視自己的欲.望,又懂得自制自律,不因一時之快而肆意放縱。

她欣賞擁有自己獨特個性,擁有超強自制力的伴侶。

正如他喜歡她的獨立自主,遇事有自己的堅持不愿麻煩別人的性情。

一個眼里只有她是花,其他美女全是渣的男人固然可貴;一個眼里處處美景如畫,卻能一眼看出她有何獨特的男人更討人歡心。

前者偏執,他的愛如此,亦會要求她如此。

時間久了會讓人窒息,累人。

后者自律,他懂得欣賞美的事物,同時知道分寸在哪里,相處起來比較輕松。

若有一天,他的自律被欲.望摧毀,她也沒什么損失。

畢竟兩人輕松地過了一段快樂的生活,不是么……

兩人沉默一路,到家了,蘇杏正要上二樓洗澡,忽然被一張照片擋住視線。

她定眼一瞧,是一張寬敞浴室的圖片。

“干嘛?”

“去這個地方。”柏少華在她的發間嗅了嗅,緩聲道,“一股霉腥味,剛從墓地里爬出來的味道。”

蘇杏默默地斜睨他一眼,忽然往他身上一掛,腦袋使勁在他的脖子間摩擦摩擦。

臭死他……

與此同時,海外一間酒店的豪華套房里傳出一陣爭吵。

“……我收的是他們允諾給的報酬,不是你的賣身錢!”森田氣急敗壞地看著質疑她的小百合,“你要我怎么說才明白?那晚我被關在洗手間里出不來,不信你問柳惠……”

一旁的柳惠猛點頭,“我可以作證!真的,你冷靜點……”

她當時去找森田,結果同樣被困在里邊。

旁邊的兩名記者互相對望一眼,提出質疑,“這么巧?問題是你倆都不在場,本身就是嫌疑哪有資格替另一位作證?”

另有一人說:“而且對方允諾的報酬是八萬,轉帳顯示卻是十萬。你們談的時候百合子小姐又不在場,這樣很難讓人相信你們是無辜的。”

兩個攪屎棍,森田恨不得撕爛這倆老外的嘴,但現在最要緊的是讓小百合相信她們是清白的。

“百合子……”

身心受創的小百合氣恨交加,卻不知道該不該繼續信任森田和柳惠。滿腦子的漿糊,讓她心亂如麻完全聽不進對方的話。

“你們別說了!”小百合抱著頭,歇斯底里地沖兩人哭喊,“我要回家!馬上回家!”

她要回云嶺村,回到那個寧靜祥和的村子。那里有她喜歡的人,喜歡的人會守護她的安全。

“可,可是……”柳惠遲疑地看森田一眼,對方卻忍耐地閉上眼睛,讓她不知如何回答才好。

“我要回家!”她倆一點反應都沒有,小百合惱了,淚眼汪汪地瞪著柳惠,“難道我連回家的權利都沒有嗎?”

見她眼里有著懷疑,柳惠忙結結巴巴地解釋,“不,不是的,可是百合子,你已經回不去了……”

小百合一愣,“為什么?”

“我剛剛收到華夏那邊傳來的消息,”柳惠咽了咽口水,眼里有一絲無措,“說你其實是日本人,那個華夏國籍是在你三歲的時候做的一次違規操作……”

有人向有關部門投了舉報信,說她擁有雙重國籍。

經查屬實,那名違規官員已被查處,她名義上的父母和老師傅都已經身亡,無法追究責任。

而小百合,她被自動注銷華夏國籍,無法入境。

小百合聽罷目瞪口呆,隨即眼前一黑,昏倒了……

網站地圖導航:

20122015傲宇閣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