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第730回
更新時間:2018-05-08  作者: 竹子米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都市異能 | 水墨田居小日子 | 竹子米 | 竹子米 | 水墨田居小日子 
正文如下:
作品:《》

柏少華給的號碼不是別的,而是民間組織的人道主義救助中心的電話。

有人收容大街的流浪貓狗,以及各種無家可歸的小動物,也有人救助無家可歸或者有特殊困難的國際人士。

那些人不認識柏少華,待人卻很好,其中還有懂日語的工作人員。

小百合此刻就在這里,并且被安排單獨住一間房。沒辦法,她身上的香太能惹麻煩。

為什么她會在這里?

因為那天她醒來的時候,一不小心聽見森田、柳惠在商量事。

首先是勸她撤訴。

身在海外,又是在別人的地盤,三個姑娘猶如無根的浮萍只能任人擺布,經不起大風浪。

小百合回不了華夏,她倆又擔心回華夏遭拘禁審訊,嚇得只想馬上解決這樁官司,再找其他權貴幫她們三人找個容身之所。

“……喬治先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如果能討他歡心,我們三個就不用愁了。”

“就怕她不肯,這丫頭已經鉆進牛角尖。我給華姐打過電話,想讓她找姓柏的幫幫忙,結果她聽到我的聲音直接掛電話!”提起嚴華華,柳惠相當氣憤。..

森田冷笑道:“華夏最不缺趨炎附勢、落井下石的小人,走著瞧,等過了這次難關看我回去怎么治她。”

心里好恨,原以為柏少華給小百合電話意味著對她有意思,便安心地出來闖江湖。

一來讓自己和柳惠出去露露臉,謀個出路;二來,希望小百合在國際上大放異彩,提高知名度,讓姓柏的產生危機感,清楚她的價值遠超他家那位黃臉妻。

哪怕小百合的國籍出問題,森田依舊對他抱有期望。

直到今天她才明白,這一切不過是自己的臆想。可惜為時已晚,目前當務之急是解決官司。

靠她倆沒用的,只能靠小百合。

那位喬治先生今年五十多,不算太老,是一位看起來特別仁善的長者。三人初來乍到的那一天便受邀到他的私人古堡用晚餐,并在那里度過舒適的一晚。

他說很喜歡小百合,對森田說,如果晚年能有這么一個妙人相陪,他將對她感激涕零并奉以金錢、地位為回禮。

聽完森田這番話,柳惠忐忑不安的心總算安定下來。

而躲在房間門縫里偷聽的小百合,心卻涼了大半截。當面商量,和背后偷聽的感受截然不同。

往日的情誼,被今回的算計消費完了。

那一夜,小百合趁她倆不注意的時候偷偷溜了出去。溜出去之后才發現這里人生地不熟,她除了日、華語,其他語言一竅不通。

更可怕的是,她還聽遠處有槍聲,嚇得魂兒都丟了。

前有狼后有虎,她嚇得淚流滿面躲在一個陰暗的角落,撥通了柏少華給的號碼……沒過多久,她便來到這個所謂的人道主義救助中心。

這個號碼的確有用,卻和他沒有半毛錢關系。

如同一個人要去遠方謀生,親朋給她/他一個當地警局的電話以防萬一。

這個打擊有點大,她一直以為他喜歡自己,原來是自作多情么?本想打個電話問一問他,才發現自己根本沒有他的號碼,而嚴華華已經把她拉黑無從問起。

更可怕的是,她發現自己身上居然沒錢!

華夏國籍沒了,在國內開的帳戶被凍結無法取錢。沒有身份證,沒有戶口本,無法重新開通銀行帳戶,她是偷跑出來的,找柳惠、森田要錢根本不可能。

所以,她如今流落異國他鄉,一無所有。

兩天了,她目光呆滯地坐在房間里一動不動。除了救助中心的職員過來問話才說兩句,其余時間一語不發。

救助中心的人正在替她和日本領事館、大使館那邊溝通,看能不能找到方法讓她返回母國。

而華夏官方保持拒絕的態度,沒有商量的余地。

小百合是希望回華夏的,因為日本那邊她一個親人、熟人都沒有了。原本名利雙收的她,頃刻之間一無所有,親如姐妹的森田和柳惠還一心想算計她。

仿佛人生看不見希望……

一天晚上,有人操著一口蹩腳的日語,推門進來。

“嘿,你還好嗎?”

這是一位化著煙熏妝、染著紫白發色的女人,她不請自入,姿態閑適地倚在窗邊,俯身打量這位名動一時的“香香公主”。

“唉,沒想到你也落到這般田地。”她幸災樂禍地笑了笑,睨小百合一眼,“聽說你那兩位經紀人被粉絲圍堵打得很慘,你不回去看看?”

終究道行淺,小百合聽到森田、柳惠的消息,心中急跳一下,抬眸望她。

“請別告訴她們我在這兒。”

煙熏妝女子望著窗外的夜色,一聲輕笑,“為什么要告訴她們?我可以把你擄走當搖錢樹,干嘛便宜別人?”

小百合聽罷往床里縮了縮,一股寒意襲上心頭。

“呵,我不會這么做的。”像看出她的心思,煙熏妝的黑嘴唇微微翹起,“你的體香讓我妒忌,我想毀掉它。”

小百合先是怔了下,隨即眼神一黯,“如果能甩掉它,我永遠感激你。”

“你確定?”

她點點頭,目光堅定,“我確定。”

失去這股香味,她就能像個普通舞者那般盡情起舞,沒有侵犯,也沒有算計。

煙熏妝聽了,有趣地挑一下眉頭,伸手從領子后邊取出一支如小指般大的針筒。針筒里含有綠色液體,在燈光的照耀下亮晶晶的,散發著詭異的妖嬈晶點。

“這是除臭劑,有效期未定。有可能十年,也可能一輩子無法恢復,你要試試嗎?”

小百合沒想到她居然隨身帶這種東西,但一想到電影里的西方人行事古怪,什么事都可能發生,便釋然了。

她咬了咬唇瓣,目光死死盯住那個針筒。心想,這里是公共場所,諒她也不敢害了自己。

思想斗爭十分鐘,最后,毫無人生經驗的小百合再一次咬咬牙,露出大無畏的精神伸出白皙的右手臂。

“我試!”

煙熏妝魅惑一笑,溫柔抓住她的手臂扎向血管……

約莫一小時之后,小百合在房里發高燒暈倒,被救護車送入醫院。記者鼻子很靈的,很快便知道這個消息并公諸于眾。

得知小百合藏在哪里,森田、柳惠匆匆趕來。

“她體內出現微生物感染以致發高燒,我們已經用藥控制住,暫無生命危險。不過……”醫生目光憐憫地看著兩位姑娘。

“不過什么?”森田、柳惠萬般焦急。

“由于病原微生物基因組和人類基因組產生相互作用,會破壞她的基因結構及功能,以致影響她的體質……”

“請說人話。”森田不耐打斷他。

“她以后可能不香了。”

“……啊?!”

半晌之后,森田失魂落魄地去一趟洗手間。

柳惠在病房里等呀等,忽然察覺不對勁忙跑到洗手間一看,里邊已沒有森田的蹤影……

看書啦(2018)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